標籤: 一九八一年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一九八一年 愛下-第七百六十章:又聽到尸位素餐熱推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作风严谨的秦老爷子也难免俗。
他知道八千万美金的化工设备对于国内的两个大型化工厂有多重要。
更加知道女儿的公司如果做失手了这笔买卖,将要面临几千万美金的合同赔偿。
黄瀚家是秦淑洁公司的主要出资人,秦老爷子去年就知道了,但是他不知道女儿、外孙女也是大股东,只知道她们俩有股份。
女儿、外孙女的股金来源老爷子也知道,是她们搞乐队写歌挣来的美金。
这些当然都是秦淑洁主动说的,这跟那时黄瀚花钱买房子、买股票都说来自于稿费、出专辑的盈利异曲同工。
秦老爷子经历过太多运动,心思缜密,不可能轻易相信一个圈外人。
为此他还特意调查了黄瀚家,发现黄瀚家开了那么多“事竟成饭店”和“风牌专卖店”后放心了。
因为老爷子认为开饭店、卖衣服赚来的钱十有八九是干净的,官商勾结的可能性很小。
既然黄瀚家的钱来路正,愿意投资给女儿运作贸易公司,他不是个食古不化的迂腐之辈,选择了默认。
女儿打电话说十万火急,要黄瀚立刻马上去香港处理报关事宜。
秦老爷子果然中计,随即给老部下打电话说了情况。
因此秦小妹这才很顺利地把黄瀚从军营里弄了出来。
接下来秦小妹陪着黄瀚直奔虹桥机场,两个小时后,就见到了亲自来接机的秦淑洁。
三十出头的女人正是一树繁花的好年纪,用海棠正艳,牡丹欲绽,春事还深来比喻最是恰当。
秦淑洁以前没有那方面的经历,一旦有了如同食髓知味欲罢不能,为了这个约会居然算计了老爷子,足可见急切的程度。
黄瀚具备大叔的心态、大叔的经验,血气方刚的身体,当然要尽可能留下美好。
事实证明好得不能再好,被连续浇灌后的秦淑洁更舔妩媚,如胶似漆……
只可惜时光短暂,只能用“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来互相宽慰。
从香港回来后没几天,军训结束,当天沈建华就亲自来接。
他现在的职务很高,比较忙,特意抽时间找黄瀚谈谈。
于是乎,黄瀚把投资房地产开发拉动内需的想法一一跟沈建华讲明白了,并且强调,一定要坚决打击囤地行为,严格执行开发时间的最高上限。
土地增值的利润让炒地皮的赚走了,对一个城市的杀伤力太大。
长时间屯地坐等升值也会直接影响城市现代化的进度!
沈建华属于一点就透的聪明人,意识到大拆大建将要拉动很大产值,在这特殊时期尤为重要。
他以肯定的语气告诉黄瀚,在他管理的范围内,谁都不可能触动拿地的最高时限。
到了时限,他真的会出手没收那些没开工的土地。
沈建华意气风发,原本他们这一代中,大舅哥职务最高,然他属于一匹黑马,居然追上了比他大九岁的大舅哥,成为了小一辈中最有成就的。
他不贪腐,也用不着贪腐,他要政绩希望做实事,甚至于希望名垂青史。
这个世界上无非两种人,不是追名就是逐利的。
但是黄瀚认为如果世界上还有圣人,那么追名的人应该离圣人最近。
沈建华自己行的正坐的端,还就真的敢下手没收违规的土地!
这当然也跟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息息相关,他背后的秦老爷子、老首长、大舅哥、自己家老爷子、宋家老爷子,哪一个都不会眼看着沈建华被谁恶意打击。
黄瀚心里叹息,如果每一个城市都能够有沈建华这样的,李老儿也就拿不到政府为了吸引投资给予的最优惠价地块。
老儿也就赚不着海量黑心钱拿去孝敬英国主子了。
如今香港的房价高得离谱,年轻人觉得压力山大,看不到未来,很大原因就是因为被李老儿这种奸商攫取了暴利。
黄瀚坚定不移地相信,资本是贪得无厌的。
别指望资本爱国,那是说的比唱的好听。
政府必须打击投机行为,打击金融寡头,严防产生新寡头。
因此他每一次都跟沈建华分析投机行为和投资的本质区别。
建议他给予投资实业的合资公司更多优惠,严厉监管土地交易,防止腐败滋生。
俩人谈了拉动内需,谈了国际形势,甚至于还谈了宋解放喜得贵子。
最后黄瀚特意问了一句:“叔叔,你还记得八二年在当时的三水县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吗?”
“当然记得,那次行动过后,三水县的治安状况大为改观社会风气为之一振。”
“治安状况好不好每一个老百姓都能感觉得到,治安良好才能够保障商业繁荣。
我发现沪城街头、公园里总是聚集着一群骗子,是警察不作为还是你们这些大干部尸位素餐?”
尸位素餐?
沈建华笑了,他知道黄瀚是故意这么说。
“唉!九年了,记忆犹新啊!你以后在我面前要经常这么说!免得我真退化成尸位素餐。”
“你的职位越来越高,以后我也未必敢在你面前放肆。”
“不行,我们俩说好了,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你一定要想啥说啥,和我称兄道弟都没关系!”
“我就姑且当真吧!”
“你什么意思?还姑且?是认为我做不到?”
“那我就真的当真?”
沈建华半开玩笑道:“娘希匹,我怎么总觉着你的表态听着不舒服呢?”
“呵呵……,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叔叔,一手抓稳定一手抓发展很重要!”
“确实如此!”
“那些在公园、街头宣称自己是什么大师诱惑群众上当的都是骗子,你别小瞧那些骗子,说不定他们中有人能成了气候,能够危害社会。”
“就那些人?有可能吗?”
“怪不得,连你都不重视,也难怪派出所不作为了。”
沈建华老脸一红,道:“那些传授气功的未必全都是骗子,要鉴定谁是骗子,不太容易。”
“你这还是不作为的托词,揭露骗术有什么难度?你让去执法的警察带上一块板儿砖,气功大师说他有真功夫,那就让他把板儿砖捏碎试试,捏不碎,就是骗子!”
“你这也太武断了,人家如果说他练的不是硬气功,是身轻如燕的轻功呢?”
“狗屁的身轻如燕,直接拉气功大师过秤,不要他身轻如燕,只要他能够在发功后身体轻五斤,我立马去跪拜!”
“啊!还可以这样?”
“有什么不可以?人家不是灭了大兴安岭的火吗?执法民警直接拎一个燃着的蜂窝煤炉让他隔空灭了,灭不了,直接灭了他!”
“噗!”正在喝水的沈建华把一口水笑得喷了出来。
他哪里知道黄瀚这是故意给他送政绩。
原本轨迹没多久,这个功、那个法污染神州大地,沪城也是如此,居然有不少高级知识分子被洗脑了。
既然沈建华在沪城领导班子里的位置排名进入前十,能够参与决策,何不如让他率先打击各种功、法?
名义现成的,揭发骗子强化治安。
沈建华道:“重拳出击仅仅是打击那些混江湖的小骗子,简直是杀鸡用牛刀啊!”
“绝不是,只有我们两人,我跟你明说,也是我的浅见,但凡不是政府、单位组织的群众大规模聚集,都存在极大的隐患。
一定要监管不能任其自由发展!发展到最后肯定是危害社会。”
见沈建华邹起眉头思考,黄瀚继续道:“想想历史上洪秀全的拜上帝教、白莲教、五斗米教等等,你就应该明白防患于未然的必要性!”
沈建华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基层派出所一定要深入群众,民不举官不究不应是他们的作风,应该主动出击。
那些混江湖的就在公园、街头招摇撞骗都公开化了,民警早早地介入,那些人就成不了气候!”
“你说得有一定道理,我明天在常委会上提出来,全市进行一次大整顿,不仅仅打击刑事犯罪,打黑除恶,也要把诈骗团伙作为重点打击范围!”
“反正强化治安很重要,经常保持高压态势,能够更好的震慑犯罪分子。但是监管执法者也很重要,万万不能把打黑弄成“黑打”!”
“这个我知道,执法者犯罪危害更加大,加强队伍建设一直都在进行中!”
俩人可聊的话题太多了,不知不觉中天黑了,黄瀚开玩笑道:
“你不留我吃饭就算了,要不我请你,咱们俩去虹口公园那一边的“事竟成饭店”小酌几杯!”
“哈哈……,小人之心了!”
“怎么个意思?”
“我今天准备好了请你吃饭,已经在锦江饭店定了包厢,届时还有我的几个同事介绍给你认识,当然了,他们都认识你这个名人!”
“这不是你的作风啊!”
“怎么了?”
“请客吃饭还安排在锦江饭店,不要作风建设了?”
“我私人请客,又不是吃公款。不影响作风建设。”
黄瀚故意搞笑道:“你一个月工资够吃这一顿吗?你说私人请客,同事们相信吗?”
“我情况不一样,同事们知道,经常起哄让我请客。这还得感谢你呢!”
“这话从何说起啊?”
“小蓉早就跟我说了,她写的那些歌都是跟你合作的,已经卖了好几百万美金。
我家两个孩子在美国留学的情况组织上知道,还知道他们搞乐队、写歌挣了很多美金。
所以同事们经常嚷嚷着打土豪,要我请客,还选最贵的地方!”
“怪不得,这个搞法,你的工资也仅仅够请同事们喝几顿酒。”
“你别小瞧人,我有美金,好几万呢!是儿女们孝敬的!”
“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锦江饭店去也。”
大概六点多,黄瀚和沈建华来到定好的包厢,七八个沪城领导已经恭候多时,见到他们俩都起身相迎。
由此可见这些领导应该都是沈建华的下级,至多是平级,不可能有上级。
果然领导们都认识黄瀚,根本用不着介绍,都笑着跟黄瀚握手寒暄。
宴席上,大家天南海北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燕舞收录机的销量。
几个领导感叹飞乐牌收录机居然卖不过燕舞,满肚子不服气。
飞乐?飞乐股份、飞乐音响都是上海交易所的老八股。
黄瀚记得自己应该通过李俊买了不少他们的股份,有可能占股接近百分之五。
他道:“我小时候就听说过飞乐收音机,这可是老牌子了。飞乐收录机的质量应该比燕舞牌好。”
一位姓谢的领导道:“谁说不是呢!可是燕舞广告铺天盖地,飞乐的销量直线下降。”
“创新很重要,沪城有这么多高校,复旦大学就有微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飞乐音响为什么不跟高校共同研发新产品?”
“研发新产品?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太容易啊!”
谢领导虽然认识黄瀚这位名人,但是没瞧得起他,保持礼貌仅仅是因为上级领导沈建华把黄瀚待如上宾罢了。
见黄瀚随口一说,就是一副叫人家怎么做事的口吻,很反感这种见人挑担子不吃力的态度。
然沈建华截然不同,他觉得黄瀚应该是有办法,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思路?”
“飞乐音响应该是股份制公司吧?”黄瀚明知故问道。
谢领导道:“飞乐音响是我们市首家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的公司。
邓大人接见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长约翰·凡尔霖率领的美国证券代表团时,曾经将一张面额五十块的飞乐音响公司股票送给凡尔霖。”
这个典故黄瀚当然知道,相信知道这件事的中国人不在少数。
但是黄瀚却故意道:“由此可见岂不是意味着飞乐音响有了外国股东。”
“理论上是!”
“那么做大做强飞乐音响意义不同凡响啊!”
沈建华笑了,道:“黄瀚,别卖关子了,你有什么金点子赶紧说。”
“我听晓蓉说过,您这几年都在恶补英语对不对?”
谢领导奉承道:“沈书记现在的英语水平已经比翻译都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