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何千葉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爲民不悔討論-第192章 走親戚相伴

爲民不悔
小說推薦爲民不悔为民不悔
瞥见杨晴梅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夏云杰也没怎么在意。
他以为杨晴梅是感情上起了一些波澜。
异地分居的年轻男女,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就好像自己和子萱,有时候打电话还会拌拌嘴呢。
杨晴梅并不知道夏云杰会错了意。
看着对方这位好友平静、淡然的样子,她就默默想道:云杰,舅舅发了火,一定要我回去解释一下。没法子,我只能把你推出去了。
……
赣西省的省委大院,坐落在人民路上。
这里距离市区有一定距离,却又不太远。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爲民不悔 愛下-第192章 走親戚推薦
位置算不上偏僻,但是环境很不错。
安静、宜居。
杨晴梅过来之后,早有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美妇在大院门口等着了。
看到她从前面拐角口走过来,中年美妇连忙迎了过去。
“晴梅,半年了,你可算是舍得看舅母了。”
杨晴梅被这位像牵小孩一样拉住了手,就无奈地说道:“舅母,我这不是工作忙嘛。基层工作的忙碌程度,您又不是不知道。”
中年美妇叫徐丽芬,是杨晴梅的舅母。
徐丽芬的儿子在一家国企工作,两年之前被外派,平时一年都难得回家一趟。
杨晴梅这个从小看着长起来的外甥女,就成了她的心头好。
女人和女人之间也容易有共同话题,徐丽芬对杨晴梅自然是千好万好。
之前上大学的时候,杨晴梅每年假期都会来舅舅、舅母家住一段时间。
可自从这个外甥女工作之后,徐丽芬见到她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
等杨晴梅去到下面县里工作之后,就更难见到她了。
这次还是丈夫因为其他事情发了火,这才将外甥女给支使了过来。
回自家屋子的路上,杨晴梅就忍不住向舅母先咨询一声。
“舅母,舅舅这次真的发了大火吗?我这会儿过去,会不会被他痛骂一顿啊?”
听了杨晴梅的话,徐丽芬就宽慰地说道,“放心吧,晴梅,没那么严重。”
“你舅舅啊,是在办公室看了报纸之后,回来发的火。”
“这事儿啊,我后来多少也听说了一些,和你真没什么关系。所以,放心吧。”
舅母这么一说,杨晴梅总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杨晴梅的舅舅,是赣西省委副书记赵荣起。
赵荣起在省委班子里排名第四,分管经济工作。
排名上,仅次于书记、省长,以及分管党群、组织工作的副书记。
前些日子,赵书记在一份省内的经济日报上看到了苍南县的那起事件。
当时这位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后来第一时间了解了情况之后,赵荣起亲自给宜州地委书记陈世醒打了电话,言辞十分严厉。
赵书记要求宜州地委、苍南县一定要对这起诈骗事件高度重视起来。
作案人顾旭文,第一时间全国协查,防止其走脱国外。
好看的都市小说 爲民不悔笔趣-第192章 走親戚相伴
熱門都市异能 爲民不悔 線上看-第192章 走親戚推薦
另外对地区和苍南县的所有投资项目,也要重新审核一遍、自查自醒。
作为省委分管经济的副书记,赵荣起的这番话对宜州地委来说,可谓是石破天惊。
地委和陈书记几次将县委领导叫过去开会、批评的事儿,杨晴梅是最清楚个中缘由的。
事实上,舅舅训完了宜州地委、行署的主要领导之后,又将自己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通。
舅舅认为,厚桥镇在这次宏达硫磺厂事件中的独善其身,是没有集体主义观念的作法,是要严厉批评的。
被舅舅无缘无故地训斥了一通,杨晴梅心中实在委屈。
后来舅舅又勒令自己尽快回省城一趟,给他详细解释一下事情的经过。
那天杨晴梅向夏云杰请假时候的意兴阑珊,原因就在于此了。
终于到了家。
打开门之后,徐丽芬就热情地招呼杨晴梅进屋。
“来,晴梅,你的拖鞋在这呢,上周刚刚刷洗过!”
“谢谢舅母。”杨晴梅低声说道。
“你这丫头,和舅母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
徐丽芬埋怨了一句,径自往里面走。
“丽芬,是晴梅回来了吧?让她先来我书房谈一下工作。”
徐丽芬闻言,就转头对杨晴梅吐槽道:“看,你舅舅就是这样,成天把工作放在第一位。”
说完之后,徐丽芬将杨晴梅往前一推,“行了,你先进去陪他说话吧。我去忙活饭菜,待会儿叫你们!”
“是~”
杨晴梅应了一声,讷讷地走向了书房。
她这边站在门口犹豫半晌,里面舅舅赵荣起的声音就传来过来。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爲民不悔 起點-第192章 走親戚分享
“进来吧,电话里你不是哭哭啼啼说自己没错吗?没错的话,怕个啥?”
杨晴梅咬了咬牙,推开门走了进去。
书房内,一名五十出头中年男子用炯炯的眼神看着杨晴梅。
这位气度不凡,看着很有一股子学者气质的中年男子,就是赣西省省委副书记赵荣起了。
赵副书记扎根赣西省已经有十余年之久。
当初从部委调任某地级市担任常委副市长的时候,他就是全省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
本来大家都以为,这位空降干部在赣西省这样的穷省干上一阵子,混一下资历之后,会很快调离的。
谁知道摆明了背景深厚的赵市长,却偏偏在这片土地上待了下去。
精华玄幻小說 爲民不悔 ptt-第192章 走親戚
而且这一待,就是十多个年头。
从常委副市长,到常务副市长,再到市长。
赵副书记在赣西省的每一步,走得都非常顺利。
四年前出任赣西省省会昌州市市委书记的时候,赵荣起刚刚四十七岁。
而半年之后,他就更进一步,进入了省委常委班子。
一年前,他卸任昌州市市委书记之后,更是升任了省委副书记,成了省里最有分量的领导之一。
在整个赣西省,赵副书记的工作认真、严谨,是出了名的。
他也是省委班子里,被认为是未来接任省长的第一人选。
面对这样一位大人物,即便对方是自己的舅舅,杨晴梅还是有些畏惧。
原因很简单,自己现在同样是体制里的干部。
虽然和舅舅的级别差了十万八千里,工作上也不可能有交集。
但是体制内的干部,有这样的畏上心理,是避免不了的。
杨晴梅,自然也不例外。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爲民不悔 txt-第188章 暗流涌動推薦

爲民不悔
小說推薦爲民不悔为民不悔
陈书记这一句话,再次让孙康迷惑不解起来。
难道说这小小的厚桥镇,莫非真有人才,只不过是自己并未发现?
陈世醒没有让孙康猜太久,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这个人,就是夏云杰!”
“啊,夏云杰?就是厚桥镇那个最年轻的镇党委书记?”
孙康好奇道。
“嗯。”陈世醒微微颔首道。
对于夏云杰,孙康之前就有所耳闻了。
对这个年轻人的能力,孙康也有所了解。
要知道,正泽公司的投资引进,不光是对苍南县,对整个宜州地区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儿。
夏云杰作为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孙康当然会有所关注。
知道了是这个能力出众的年轻人,对他能这么快识破顾旭文,孙康也就不意外了。
毕竟,他知道夏云杰是京城大学的毕业生,见识比下面县区的领导们,可能都要大上一些。
能第一时间发现顾旭文的猫腻,不算什么难以理解的事儿。
二人交换了几句意见,陈世醒的眉头依旧不展。
顾旭文这一次的跑路,无异于给苍南县的经济埋下了巨大的祸根,时间不等人啊,最后一个季度的经济指标,还需得马不停蹄地完成,这可让他们如何是好?
那么多投资建筑商找上门上,他们可以一时含糊过去,但却并不是长久之计。
作为宜州第一书记,陈世醒肩上的担子还很沉重,自从国家部委空降之后,他将大量的现今理念和工作经验带入了宜州。
整个干部队伍的风气得到了明显的转变,为家乡脱贫致富的理念逐渐形成,每个工作岗位上都能涌现出一批劳动模范,精英人才。
可这苍南县着实让他吃了一惊,在前所未有的投资大环境来到之前,他们需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能在千军万马之中,找到适合宜州发展的新思路。
宏达硫磺厂顾旭文的出逃,为他们下一步的发展埋下了祸根,二百八十多万的投资款,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如果投资商长时间拿不到钱,会直接去省委告状,到那个时候,他这个地委第一书记,真是颜面无存。
“老孙,光有一个调查组是行不通的,顾旭文现在还没有跑远,将宜州全地区的公安机关联合起来,共同破案,一定要将这些欠款追回来!”
“具体的协商行动事宜,就由你亲自指挥,派遣干部走访车间,询问此人的情况,做成详细资料,分发给各个县委,切勿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明白,陈书记,我都记下了!”
孙康点了点头:“行署这边,我回头就让下面人发文,督促各地一定要做好投资商的审核工作。”
……
苍南县委办公室。
郑西坡和姜浩然二人相对而坐、愁眉不展。
虽然陈书记已经做出了指示,马上就会展开行动,抓捕顾旭文,可若是此人销声匿迹,等待他们的,将是万丈深渊。
去了贵港市的调查组暂时还没有消息传来,对于顾旭文这种惯犯,反侦查手段极强,一般不会轻易露出马脚。
省委省Z府那边,还暂时没有新的指示,说明事情还没有扩大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但就算不让媒体人员介入此次事故,那些建筑公司的老板们,恐怕已经将消息散播了出去,整个赣西省的招商投资,都会陷入一段低迷期。
经济环境本来就不是很好,如今再出了一档子事,让陈世醒之前所做的努力,可能会付之一炬。
宏达硫磺厂顾旭文出逃,一时间成了各地争相谈论的矛盾焦点。
更有甚者,本想带着政策红利,前来苍南县投资的商人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人心惶惶,纷纷离开了宜州市。
上午在地委办公室,二人已经被陈书记、孙专员严厉批评,现在的他们早已经是悔不当初。
二人本以为靠全县的经济优势,可以抚平这次顾旭文出逃带来的创伤。
但现实是,顾旭文骗了这么多投资商,而且都是以县委县Z府的名义加盖公章。
冤有头债有主,过不了几日,这些人就会齐聚县Z府门前,让他们二人给一个交代。
可如此他们已经离开了县委,马上就会有新的干部顶替上来,照样得管这个烂摊子。
这个网撒的还真是大,顾旭文居然可以将他们所有人捉弄,而且让常务副县长刘启志那么死心塌地的,将此事推向谷底。
默然半晌,终于还是郑西坡先开声了。
“县长,这次我们苍南县一定要好好检讨,深刻认识这次出现的问题,不要对一些干部抱有幻想。如果动作稍有迟缓,后果将十分严重,造成的损失将不可估量!”
姜浩然闻言,轻轻点了点头:“书记的话一针见血,我们一定吸取教训,将此事力争圆满解决!”
“圆满解决……”
听着这个词,郑西坡脸上露出了惨然的笑容。
虽然顾旭文事件未必没有解决的机会……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政治生涯无疑遭遇了滑铁卢。
不管最终事情如何解决,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是肯定要挪窝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爲民不悔-第188章 暗流涌動分享
背负了一个识人不明的标签,自己未来想更进一步,几乎没有了可能。
思忖至此,郑西坡不禁有些后悔。
他后悔当初没有听梁庆发的意见,对顾旭文太轻信了。
……
地委、县委大佬们伤透脑筋的时候,厚桥镇这边,倒是显得比较平静。
夏云杰虽然早已经估计到了此事的严重性,只不过他实在帮不上什么忙,也没处插手。
梁书记和姚芳那边,虽然表现出了震惊,但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全县其他乡镇因为顾旭文,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
只有厚桥镇,没有让这个骗子捞着半点好处。
从这一点来说,厚桥镇算是全县做得最好的。
至于张郭村的锂矿,也都在夏云杰的掌握之中。
开发单位的每个人,具体的项目流程,他都做过了详细的调查。
虽然有些地方还略显模糊,但再过几日,等自己和杨镇长走访完毕,一切都会好的。
夏云杰已经预料到,在本次顾旭文诈骗事件中,厚桥镇是苍南县唯一幸免于难的乡镇。
而自己当时力排众议,将顾旭文摒除在厚桥镇投资商之外,使他没有任何可趁之机,来对厚桥镇进行任何程度上的伤害。
如今宏达硫磺厂是一张空头支票,经过那么多社会主流媒体的宣传造势,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下一步得不到妥善解决,可能会出现更加可怕的影响。
这一次,常务副县长刘启志栽的跟头,可是不会小。
之前几次碰面的时候,这位就对自己有些不客气的言论,看来是对自己积怨甚深。
前段时间,这位刘县长主抓了几个资源项目开发,想做一些成绩出来。
其目的,无疑是不想让厚桥镇一家独大。
可惜啊,聪明反被聪明误,如今已经被停职的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着,早一天能将顾旭文这个诈骗惯犯抓回来。
这件事在县里已经是惊涛骇浪,那些建筑公司恐怕不会坐以待毙,等到合适的时机出手,他们必须让自己的利益得到保障。
毕竟有县Z府的公章在,他们也不算惊慌。
现在看来,在合同上用上县委、县Z府的公章,可能是顾旭文之前就打好的如意算盘。

brej7笔下生花的小說 爲民不悔-第171章 閨蜜展示-wysfh

爲民不悔
小說推薦爲民不悔为民不悔
对于刘华明的提醒,夏云杰还是挺感激的。
这说明对方是在从厚桥镇整体来考虑问题,而不是单单为了自己。
要知道,这个顾旭文可是常务副县长请来的“大投资商”。
刘华明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说明他立场的改变。
不过,虚与委蛇这种事情,夏云杰觉得还是没必要做的。
毕竟县委常委会上,梁庆发书记已经明确表明了态度。
就连郑西坡书记都知道,也就不在乎刘启发怎么想了。
……
一晃就是十天的时间过去了。
这十天的时间里,夏云杰一直没闲着。
因为下个月初要参加纺织工业产品博览会,他这边肯定要着手准备一下资料。
不仅是自家厚桥镇这边的推广资料,包括参展厂家的信息、全省各市各地区纺织产业的规模,这些都要有所了解。
对于夏云杰工作的严谨,杨青梅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心中却是啧啧称奇、很有些佩服的。
在她看来,夏云杰比同龄的机关人员成熟了不知道多少倍。
关键是,人家能力还强。
过去杨青梅一直觉得自己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至少同龄人中,能超过自己的并不多。
可是和夏云杰这一比较起来,自己的差距就凸显出来了。
能够和夏云杰共事一场,确实是自己一个很好的提高机会。
夏云杰和杨青梅一起认真准备的时候,苍南县那边,顾老板也没闲着。
这些天,他实地考察了县里不少乡镇,收获很是不小。
据说在白马乡、罗塘镇,他也都有投资的意向。
慕爱成瘾:高冷总裁强索欢 温煦依依
对于这位顾老板的商业足迹,夏云杰并没有太过关注。
自己的担忧,他早就已经向姜县长电话说明了。
姜县长对自己的顾虑,还是比较认同的。
当然了,县里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需要考虑的问题很多。
姜浩然这个县长,有时候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九天傲魂 极品水牛
鬼胎十月 魔女雪儿
比如说顾旭文这件事情吧。
虽然姜县长已经有了一些疑惑,但是在县委郑书记的全力支持、常务副县长刘启志亲自把关的情况下,姜浩然出来泼冷水就很不适宜了。
不说郑书记会不会有所误会吧,其他干部也可能因此有顾虑。
毕竟县里的一二把手意见不一致,是很容易引起下面混乱的。
再加上现在下面各乡镇为了争夺“顾老板”的青睐,都已经火急火燎了。
姜县长自己突然叫停,很容易破坏了县里招商引资的良好氛围。
有着这样的考量,姜县长最终也没有从明面上约束顾旭文下乡考察的动作。
只是在对顾老板投资意向的审核上,他提出了一些要求,也更加谨慎了。
姜县长的难处,夏云杰当然知道。
可他在这个问题上,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不说,光是县里的那些大佬们,就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能够一一说服的。
目前得到的消息,好像除了姜县长、邱梅副书记,以及自家厚桥镇的梁书记之外,其余常委都很期盼着这位顾老板能够厚桥镇带来一笔巨额的投资。
这种大势之下,夏云杰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静观其变。
“喂,还在担心那个顾旭文的事儿?”
怡然居的一个包厢内,看着夏云杰默默喝茶的样子,杨晴梅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听了这位好友的问题,夏云杰就回过神来。
他无奈地点了点头,表示道:“虽然咱们厚桥镇这边把关很紧,没有给这位顾老板太多的机会。但是咱们整个苍南县如果都陷进去了,咱们有怎么可能不占身?最后受到影响,可以说是一定的!”
听着夏云杰的喃喃之语,杨晴梅也是收起了笑容。
确实,从厚桥镇的角度来说,夏云杰这边已经说服了梁书记和姚芳镇长。
其余镇党委委员虽然可能心中有一些不认同,但是在这种大势之下,是不可能背着梁庆发书记、姚芳镇长贸然去和那个顾旭文接触的。
但是厚桥镇说到底毕竟是苍南县下面的一个乡镇。
苍南县如果真的被对方骗了,整个县的经济发展势头都会受到影响。
厚桥镇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沉默了一会儿,杨晴梅就忍不住开声发问了。
她抬起头,认真地看向夏云杰道:“云杰,这事儿你说咱们能不能向地区、行署那边做个汇报?”
杨晴梅是知道地委书记陈世醒对夏云杰看好的,所以才有此一问。
听了她的发问,夏云杰就苦笑着摇了摇头。
“虽说我有陈书记的联系方式,但是这个电话也是不可能打的。越级汇报,这事儿可不是开玩笑的。不符合规矩不说,也很容易让人抓住把柄……”
听着夏云杰的喟叹,杨晴梅也只能默默点了点头。
其实这些道理她不是不懂,只是因为实在没办法,也只能向夏云杰提一下。
现在夏云杰明确否定了这个可能性,杨晴梅也只能暗暗祈祷夏云杰和自己的推测是错的——人家顾老板,是真的要在苍南县好好投资一把。
意外之军旅 橙子乐
正沉默之际,杨晴梅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的小迷妹
看着这位好友从手包里拿出那台漂亮的摩托罗拉,夏云杰就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她请便。
杨晴梅的家境不错,这个夏云杰一早就猜到了。
她能轻松买得起大几千块钱的摩托罗拉,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儿。
电话很快接通。
听得电话那端清晰婉转的女声,夏云杰就有些疑惑。
按说今天是周末,鞠丽娜、杨红苕二人应该没工作烦杨镇长才对。
那么这个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夏云杰这边正疑惑的时候,杨晴梅已经结束了和人的通话。
按下电话之后,杨晴梅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四平乡副乡长赵子菁。”
洪荒之孔宣道君
听了杨晴梅的解释,夏云杰顿时恍然大悟起来。
自从上次一起去县里开过会之后,好像四平乡这位赵乡长和杨晴梅一直就联系得比较勤快。
看这个趋势,二人说不定已经发展成闺蜜了。
只是不知道这位闺蜜今天打过来,是有什么事儿?
幽幽
夏云杰这边正疑惑不已的时候,杨晴梅就笑着开声了。

3oh8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爲民不悔討論-第170章 劉華明的擔心推薦-znen3

爲民不悔
小說推薦爲民不悔为民不悔
“只要时间能空出来,应该没问题!”
饭桌上,听了王巧云的邀请,夏云杰很快给出了回应。
晋宫
转过头,夏云杰又看向杨晴梅:“杨镇长,你觉得呢?”
杨晴梅唔了一声,笑盈盈地示意道:“云杰书记百忙之中都能抽出空,我当然也没问题。”
小鱼儿,你好 喵喵汪
听说夏云杰、杨晴梅二人都能去参加这个纺织工业产品博览会,王巧云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她之前和正泽公司昌州经销点经理周明坤联系过,了解了一下这个纺织工业产品博览会的相关情况。
听周经理说,这次的博览会,不光有内地、香江、宝岛的一些大型服装企业、纺织品企业加盟。
甚至欧美一些知名品牌,也可能会有出场。
这要是能和这些知名品牌达成合作的话,对自家这个新成立的桑蚕养殖公司来说,绝对是个大大的利好。
当然了,这事儿现在周经理那边也只是道听途说,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因此王巧云对夏云杰、杨晴梅这两位镇领导,也不会轻易说出来。
后续要是有了定论,再给二位知会一声也不迟。
重生之贵女心计
王巧云的心思,夏云杰自然是不知道的。
对于这个纺织工业产品博览会,他更多的想法是带镇上几个分管经济的干部去见识一下。
像镇长助理刘华明、经发办主任鞠丽娜,外出参加这类展览会的机会很少,见识就显得浅了点儿。
名门小妻——宠你上瘾 花卷儿
如果能多参加几次类似的展览会,对他们未来处理一些相关事务,是很有帮助的。
就好像这些天苍南县里非常热门的那个投资商顾旭文。
他能忽悠住县里和下面各乡镇的很多领导干部,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大家缺乏和大老板、大投资商们打交道的经验。
厚桥镇这边,因为有自己和杨晴梅把关,这才避免了掉到坑里。
可自己和杨晴梅如果不在呢?
那谁能把好这个关?
有着这样的顾虑,夏云杰当下就微笑着向刘华明、鞠丽娜发声道:“刘助理、鞠主任,回头你们也看一下时间表。如果得空的话,咱们一起去省城走一趟,增长一下见识。”
刘华明、鞠丽娜对此求之不得,当下连连点头,应和不已。
和这两位说完话之后,夏云杰就笑呵呵地看向了身边的杨晴梅。
仙因魔缘传奇 巾庸
“晴梅镇长,到了省城,你这个‘地头蛇’可得好好招待我们一番哦。”
夏云杰这话说完之后,大家的目光就“唰”的一声,同时看向了杨晴梅。
被好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刨了底,杨晴梅倒也不生气。
她当然能猜到夏云杰的用意。
不用说,这位好友是想借这个机会,将自己的背景稍稍透露出来一些。
省城人,这样一个身份看似没什么,实际上是很容易惹人遐思的。
再加上自己20出头的年龄,就更容易震慑住一些人。
当然了,夏云杰想帮杨晴梅镇住的人,肯定不是刘华明、鞠丽娜。
而是希望借他们的口,让镇里其他部门的干部心里有个数。
不管这些干部能猜到什么,至少能让他们面对自己交代的事儿,做得更认真一些。
对于夏云杰的好意,杨晴梅还是有些感激的。
面对大家看过来的目光,她微笑着点头道:“等到时候,我请大家吃一顿家乡菜——昌州市最正宗的栗子豆腐。”
听了这话,夏云杰的嘴角不禁一扬。
栗子豆腐这道菜,他重生之前就十分喜欢。
但是因为后来生意的重心一直在华东地区,昌州市这边来的机会实在太少。
往往来了之后,也是匆匆就走,根本没什么机会坐下来吃一口。
现在突然有机会尝一尝,当然是好事儿。
夏云杰、杨晴梅说话的时候,刘华明、鞠丽娜都是笑着附和,没有主动引开话题的意思。
至于杨红苕,她这个财政所长毕竟资历还是差了点,就更不会多说什么。
倒是王巧云,现在已非吴下阿蒙。
在夏云杰、杨晴梅说话的间隙,她偶尔插科打诨一两句。
不破坏气氛,却又恰到好处,很是难得。
夏云杰仔细观察了一下,杨晴梅对她也是颇有好感。
想到这位王经理一年之前还只是个个体户,现在却渐渐蜕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年轻企业家,夏云杰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是啊,每个人在从事某一个行当的时候,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能做成什么样子。
但只要大家认定了一条路,然后尽力去做,终究会有见到光亮的一天。
王巧云的经历,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饭局结束之后,王巧云笑盈盈地拉住了杨红苕。
据说她是有一些财务报表的问题,要请教杨所长。
说起来,桑蚕养殖合作社,现在已经改制成公司了。
财政方面的问题,和乡镇一级的财政所,已经没有关系。
但公司毕竟是刚刚成立,加上这个年代,财务审查也没那么严格,夏云杰也就没执意阻拦什么。
回镇Z府的路上,刘华明趁机向夏云杰问了一个早就想问的问题。
“夏书记,关于那个顾旭文,咱们厚桥镇真的不去搭理吗?”
刘华明有些不解地发问道,“这事情要是发酵的话,会不会被人利用啊?”
神通万象
刘华明虽然没有说得很直白,但是其言下之意夏云杰还是听出来了。
不用说,他是担心顾旭文在苍南县各个乡镇都有所动作之后,自家厚桥镇被凸显出来。
万一县领导因此而对镇里有意见,那就不好办了。
其实刘华明最担心的人,无疑就是他的本家——常务副县长刘启志了。
因为阮福贵的关系,刘华明对这位县领导也是比较熟悉的。
他很清楚,刘县长为人心胸狭窄,很是记仇。
之前这位对夏书记好像就不太得意。
这次的事情之后,其不满怕是就更强烈了。
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刘华明觉得还是和那个顾老板接触一下。
穿越之意外皇妃 铭羽
做个样子,也没什么嘛。
听了刘华明担心的话语,夏云杰就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ia1uc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爲民不悔 何千葉-第169章 紡織工業產品博覽會讀書-lwjmk

爲民不悔
小說推薦爲民不悔
“云杰书记,我再敬您一杯,感谢您对咱们合作社一直以来的大力支持。”
怡然居内,王巧云飞红着脸站起身,对夏云杰举杯道。
夏云杰当然不会却她的面子,就笑呵呵地站起身道:“巧云经理太客气了!”
王巧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正色说道:“云杰书记,我是认真的。”
“没有您,就没有桑蚕养殖公司的今天!”
听着王巧云言之凿凿的话语,旁边的杨晴梅就忍不住深深看了夏云杰一眼。
来到厚桥镇工作的这几个月,她算是真正了解了夏云杰对整个镇子带来的改变。
打败魔王的我,只好自己当魔王了 秋风忽忆
这个改变,不单单是厚桥镇的经济数据,更是厚桥镇人们的观念。
像王巧云这样有一定学历的年轻企业家,如果不是夏云杰的提点,是不可能这么快走到这一步的。
宅门贺九 何甘蓝
从这一点来说,王巧云她们对夏云杰的推崇,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夏云杰也看出了王巧云语出至诚。
对此,他也只能谦逊地表示道:“巧云经理,成绩从来不是个人的。咱们厚桥镇桑蚕养殖合作社能有今天的成绩,更多是你和社员们的努力。而我,最多只是给你们稍微提供了一点帮助而已……”
停顿了一下,夏云杰继续说道:“如今合作社顺利地完成了体制的过度,成立了新的桑蚕养殖公司。”
珈藍之夜 桃大白
“在这里,我祝愿咱们桑蚕养殖公司在巧云经理你率领之下,越来越红火。为咱们厚桥镇经济的腾飞,做出更大贡献!”
夏云杰这番话说完之后,一旁的杨晴梅、刘华明、鞠丽娜、杨红苕三人都是鼓掌叫好。
这段时间,镇长助理刘华明向夏云杰、杨晴梅的靠拢越来越紧。
毫无疑问,他已经完全摆脱了前任镇长阮福贵的控制,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处事空间。
对于刘华明靠拢,夏云杰和杨晴梅自然是欣然接受。
在整个厚桥镇班子里,刘华明的年龄只比夏云杰、杨晴梅二人大一些。
三十出头的他,在这个年代,绝对算是不折不扣的年轻干部。
加上这位本身也有着职高的学历,能力上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之所以刘华明没有向镇长姚芳靠拢,其实是有原因的。
他是阮福贵任镇长的时候一手提拔上来的,算是阮福贵的嫡系。
当初他在提为镇党委委员、镇长助理的时候,阮福贵和分管经济的副书记姚芳,是有过一番较量的。
即便姚芳对刘华明个人没有意见,心中也会有些疙瘩。
现在阮镇长调离之后,姚镇长固然不会对刘华明有什么小动作。
男二号 黄思朝
但是对他不冷不热,那也是有的。
刘华明本身就是有抱负的人。
当初向阮福贵靠拢,也是因为阮镇长搞经济方面是有一定建树的。
相比之下,姚芳在搞活经济这一块,比之阮福贵多少有些差距。
比起夏云杰、杨晴梅这样学历派的政治新星,那就差得更远了。
两厢一对比,刘华明做出这样的选择也就在情理之中。
对于这位刘助理的靠拢,夏云杰还是采取了比较积极的态度。
他从未想过和姚镇长针锋相对。
但在用人方面,夏云杰是有自己原则的。
刘华明有能力,有干劲,把他用起来,对整个厚桥镇未来的发展,都是有益无害的。
因此杨晴梅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时不时地让刘华明分担一些,夏云杰就采取了默认的态度。
就像今天这顿饭,杨晴梅就是征询过自己的意见之后,才通知了刘华明。
重新落座之后,夏云杰左右四顾了一下,心中多少有些释然。
这幸好自己让杨晴梅叫来了刘华明陪同。
这要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话,整个桌上就只有自己一个男同志了,实在不太好。
给夏云杰敬了酒之后,王巧云又和杨晴梅、刘华明、鞠丽娜等镇领导都喝了一杯。
她虽然是女同志,但却是海量。
寻常一斤白酒下肚,跟没事儿人一样。
轮到杨红苕的时候,王巧云更是满含感激地说了好一通话。
千年一吻
桑蚕养殖合作社能有今天,确实杨红苕在其中给与了很大的帮助。
别的不说,光是她给王巧云介绍了财会人员,就是非常大的支持了。
王巧云对她格外敬重,也就是这个道理。
和王巧云碰杯的时候,杨红苕的目光不经意地瞥了瞥夏云杰。
杨红苕心里很清楚,前不久的换届,自己能顺利提为财政所所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夏云杰的力挺。
对这个年轻了自己几岁的镇党委副书记,杨红苕实在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方面,作为同僚、下属,她很敬服夏云杰的能力,甚至有一些崇拜的情绪。
另一方面,作为朋友,杨红苕心中对挺拔、帅气的夏云杰,又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情绪。
加上自己本身的婚姻就不太幸福,长期和丈夫分居两地,这种情绪就更有些抑制不住。
不过杨红苕也知道,人家小夏书记看重自己,可没有夹杂任何私人的情绪。
他是真的将工作放在了第一位。
自己心中的那一抹异样情绪,也只能暗藏于心了。
这顿饭吃下来,自然是宾主尽欢。
整个吃饭的过程中,王巧云还提到了苍南县来了个大老板的事儿。
这一年的时间里,这位王经理走南闯北,见识实在不浅。
对于顾旭文这个牛皮吹得震天响的大老板,她并不怎么感冒。
听她似笑非笑地说起这事儿,夏云杰就暗暗点了点头。
他当然能听出来,王巧云是在暗中提醒自己和杨晴梅。
这要是私下里说话,或许她会说得更直接一些。
然而饭局上毕竟人数不少。
虽然鞠丽娜、杨红苕都可以算是自己一手提拔的自己人。
因此权衡一番之后,王巧云就选择了一个委婉的方法来提醒自己。
对于这位王经理越来越老连、沉稳的行事风格,夏云杰还是很欣慰的。
逆转绝境
想想前世的自己,大概也得到她这个年纪,才能这样干练吧。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王巧云突然提起了一件事。
“云杰书记,下个月有个纺织工业产品博览会在咱们省会昌州市召开。正泽公司,也是参展单位之一。咱们公司这边,肯定也要派人过去……您看,到时候要不要一起?”
听了她的提醒,夏云杰唔了一声,顿时有了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