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大唐:八歲大將軍


优美都市异能 大唐:八歲大將軍 線上看-第四百一十九章 下官不服推薦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属下遵命。”典韦与严杰再次踏步而去。
严杰本就是大理寺捕头,有他在,大理寺牢狱不会扣人不放。
加之典韦在侧,大理寺牢狱想不放人,也要掂量掂量,他们是否抗得住典韦的双锏。
此时情绪激烈的百姓,随着棣王李琰被擒,也冷静了下来,望着李易的双眸,冲满了信仰。
唐王果真没有欺他们,唐王真的有能力解决棣王李琰。
使得他们更为了解,唐王李易的恐怖。
麾下之将,皆是万将之中取敌首级的猛将。
不得不让他们惊叹。
“雪龙,回来吧。”看着雪龙还在敌视棣王家将,獒脸凶狠狰狞,李易朝着雪龙招手。
“吼……”雪龙闻声,摇晃着硕大的头颅,低吼着走回李易的身边,用他那柔软的白毛,蹭蹭李易的小脸。
“表现不错。”李易也同时摸摸雪龙的头颅,夸赞着雪龙。
随后又看着棣王的家将道,“本王不是小肚鸡肠之人,今日之事本王不会与尔等计较。”
“不过,这混乱的公堂是因尔等而乱,那便由尔等清理干净。”
棣王家将良心犹在,这也本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是听令而行的士卒,为难他们的话。
反而会给人一种,李易心胸狭隘的感觉。
“我等多谢唐王殿下不罚之恩。”棣王家将齐齐单膝而拜,内心却是极为复杂。
毕竟他们的主上,还在李易的脚下,怎么说也是他们保护不利,这是他们身为士卒之耻。
也算是败军之士。
一股羞愧之意,夹杂着无奈之感,让棣王的家将神情萎靡。
有些机械的清理公堂内的箭矢。
少时。
大理寺的公堂箭矢全无,落地的兵锋,与伤亡昏迷的棣王家将,被同伴抬出公堂。
只留下地面与四处沾染的血迹,还有那箭矢留下的孔洞,印证着这里发生了血的冲突。
就在众人陌声无言时,百姓的身后,传来气喘吁吁的大呼,“大理寺寺卿南宫,叩见唐王殿下。”
哗!
除却李易与典韦之外,所有人皆是将目光寻向,大理寺寺卿南宫的出声之处。
百姓发现在自己的身后之时,立马向两边站列,留出一条三尺宽的通道,使得跪在他们身后的南宫,出现在李易的眼眸中。
“南宫大人,你舍得从宫中回来了。”李易看着伏地叩首的南宫,意有所指的询问。
“这……”南宫被李易的话,给问的有些尴尬,缓缓的抬起头,苦笑道,“唐王殿下有所不知,下官心急的在回时路上,不小心崴到脚了,没有及时回到大理寺,还请唐王殿下恕罪。”
寺卿南宫自然知道,李易的意思,不由的急中生智,想出了崴脚逃避责罚。
从烟火信号发射,到现在已过去多时,以正常的速度算,南宫不可能这么慢赶回大理寺。
“既然南宫大人脚崴了,那便起身吧。”李易怎么可能相信这个老梆子,看他微闪的眼眸,李易就知道这家伙在诓骗他。
“多谢唐王殿下。”南宫叩拜的起身,正在想用那条腿,来假装崴了脚,行动不便之时。
李易的声音,突兀的又响起,“不知南宫大人崴的是那只脚?”
“右脚。”南宫踏出一步,下意识的回应李易。
“那为何南宫大人迈的是右脚,且踏步稳健,不似受伤的样子啊。”李易戏谑的声音传出。
使得准备在迈出右腿的南宫,顿时慌神了,想收回左腿,又想迈出右腿……
“砰!”
结果嘛,寺卿南宫被自己的左右腿给绊倒在地,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他真的崴了右脚。
剧烈的刺疼,让南宫瞬间清醒,面容抖动的倒吸凉气。
其内心已是破口大骂李易,非人哉!
太特么的损了!
活生生的让他自己崴折了脚。
“哎呀,原来是本王没有分清左右,让南宫大人摔了一跤,真是不好意思。”教训一番南宫的李易,坐在公堂上首,拖着淡然的小脸,哪有一丝不好意思之色?
“是下官脚受了脚,没有站稳,不关唐王殿下的事。”南宫强行露出淡笑,忍着剧痛,再次站起身,刚想迈出腿,他却有些懵头了。
那只脚是右脚?
此刻,他被李易弄得分不清左右……
还好,南宫摊开双手看看,伸出吃饭的右手,让他重新找回了左右,迈出腿颤的右脚。
一步下去,如同挣扎。
那酸爽,何以用呜呼(卧槽)来表达。
“唐王殿下,这里怎会这样?你这是?…”好不容易走过百姓站列两侧的通道,来到公堂之中。
南宫却被眼前的一幕,震惊的胡须颤抖,瞪大着眼眸。
不说血迹斑斑的公堂,就说被李易擒住棣王李琰,此刻他看上去有些凄惨。
一身朱色王袍污血斑驳,朱冠歪斜,头发凌乱,面容也是被灰与血弄的脏兮兮。
像极了城外的乞儿。
“没多大的事儿。”李易摇头晃脑道,“就是棣王小孩子脾气范了,舞上了刀箭。本王怕他伤了自己,也伤了无辜之人,所以将他教训了一顿。”
“啊啥?”南宫以为自己出了幻听。
棣王小孩子脾气范了?
这棣王都快四十了,还有小孩子脾气?
就算是模样看上去不像四十,但那怎么看也是成熟的不能再成熟的大人了吧?
还被你个小孩子“教训”了一顿?
南宫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只有将目光移向少卿钱英,想要找他给自己一个答案。
谁知钱英也是浑身污浊,低头着数手指。
又看到钱英头上少了点啥,不由的开口问道,“钱英,你的瑁子呢?”
“回寺卿大人,草民已经辞官。”钱英躬身回应,始终没有将头抬起。
他是怕南宫那质问的眼神,也有些内疚,不敢面对南宫。
“辞官!!”南宫声贝提高了好几分,不敢置信的正头看着李易,恭声道,“请问唐王殿下,你要的是高仙芝,何苦将我大理寺弄成这般,下官不服。”
南宫一腔不甘,他想要个解释。
虽然他已经料到,大理寺会出现各种情况,少卿钱英也可能被喝骂。却未想到真实的现实,比他的猜想更为凄惨。
“你随便找个捕快问问。”李易看着公堂外,隐隐出现三个人的身影,朝南宫不耐烦的摆手。
随着人影的越发清晰,李易双眸变得冷冽,浑身散发出一股铁血煞气,压抑着众人的心。
“罪将,高仙芝带到!”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三百四十六章 終滅鐵勒風雷相伴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铁勒四部武士兴奋的发狂。
李易被一部首领射杀。
这就相当于大唐铁骑,此时群龙无首。
士气肯定会低迷下去,仿如猛虎掉入水中,威信全无。
他们不趁机痛打一番落水虎吗?
“大将军!!”
许诸与典韦惊呼,见到李易中箭,也是吓得一愣。
虽然有准备,知道这是李易之计。
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三百四十六章 終滅鐵勒風雷讀書
也忍不住心惊。
刚刚那一箭,真的是扎中了大将军。
“李易!!”
比他俩更惊愕是阿史那若雅。
只见她嘶声呼喝,连忙朝李易策马靠去。
“突厥可汗,请止步!”却被许诸持锏拦住。
此时李易情况未定,许诸怎敢放阿史那若雅进身。
而且阿史那若雅,若是知道李易是假中箭矢,万一出现什么情绪化,让铁勒风雷看出端倪。
此引诱之计,岂不是落空?
“本将无碍。”爬倒在战马的李易,低声的对身边典韦说道,“将本将抱起,紧随重甲骑兵之后,表现出惊慌一个色。”
“末将明白。”典韦微微颔首,双眸赤红一片,含着悲伤的感情波动,将李易翻身抱起。
这时被许诸阻拦的阿史那若雅,终于看清李易的状况。
只见李易心口上,插着一支箭羽,明显的已经破甲,
李易是真的中箭了。
一时间,阿史那若雅目光呆滞起来。
“大将军!!”许诸回眸,也愣住几个呼吸,随即发出震天的悲呼。
“老许,走,带着大将军回家!”典韦见此,暗使眼色,策马紧随重甲骑兵之后。
“该死的铁勒风雷,此仇不报,吾不配为大将军麾下之将!”许诸回悟过来,怒声的放出一句狠话,拽起旁边阿史那若雅的战马缰绳,跟随典韦其后。
与此同时。
躲在铁勒四部武士身后的铁勒风雷,看着典韦抱起心中插着箭的李易,终于从部族武士身后,显露出身影。
面容狞笑的仰天大吼,“东图,西图,风雨,你们看到了吗,李易死了,他终于被我给射杀!!”
可就在他的话音未落时。
“咻!咻!”
两道箭矢的破空音,在他的耳边猛然的炸响。
“噗嗤!”
“噗嗤!”
没有丝毫防备之心的铁勒风雷,被两道箭矢,瞬间刺中脖颈与心口,面容上的狞笑戛然而止。
一手捂住脖颈上的箭矢,眼眸中浮现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居然被人给射杀。
是谁射杀的他!!
气息微微稍存的铁勒风雷,抬眸望去,瞬间瞪大眼眸,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砰!”的一声,重重的摔落在地。
他看到,重甲骑兵之中,那名使着丈八蛇矛的唐将,持着弓箭显露出身形。
朝着他蔑视一眼。
就算如此,他不会有多大的不甘。
不过。
他又看到,李易居然在典韦怀中,翻身而起,一把扯掉心口的箭矢,这让铁勒风雷彻底的惊愕。
心中的怒血瞬间涌动,直接倒灌其口鼻。
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口鼻溢出股股猩红的血液。
也使得,他身边的铁勒四部武士,惊惧的瞪大眼眸,嘶声吼道,“不,风雷首领!!”
他们局势大好,李易被射杀,大唐铁骑的覆灭,在他们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现在,铁勒风雷居然被唐将射杀?
这突来的变故。
让铁勒四部武士惊慌失措。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三百四十六章 終滅鐵勒風雷
铁勒四部首领全灭,群狼已经失去头狼,他们还怎能团结一致,去捕杀猎物?
“该死,该死,风雷首领被唐将射杀,我等该怎么办?!”
“不好,那李易未死,他是诈死!!”
“这…这该如何,大唐铁骑战阵无敌,我等不是其对手!!”
“乱了,全乱了,四部武士已经没有战意。”
“不,都给我站住,不要退!!”
“我四部武士人数比大唐多四倍,我们能赢!!”
铁勒风雷的死,带起一连串的反应。
铁勒四部武士士气不存,如同散乱的孤狼,开始退却,他们需要首领凝心。
尽管四部的精锐武士,不停的嘶吼,也拦不住其部族中的武士退却,只能在原地嘶吼。
他们不是一部族的首领,权位与威望少的可怜,怎么指挥的动部族武士的行动。
相比于西凉铁骑与重甲骑兵,他们的军队结构是有问题的。
突厥的所有部族,都是一人集权。
不会设立什么副首领这些仅次于自己的权位。
那样的话,很容易导致政权的变动。
部族会分裂,会出现敌对相杀的场面。
不同于大唐将卒结构。
有主将,有副将,有偏将,有旗官。
细分还有万夫长,千夫长,百夫长,什长,伍长。
主将战死,或许会影响气势,但还有副将可统兵,继续作战。
要是副将战死,那就是偏将与万夫长,千夫长等各级权位者,进行统御麾下战斗。
特别是死战,更能体现大唐将卒的凝聚力。
“大将军,末将不负众望,成功射杀铁勒风雷!”张飞背弓持矛来到李易身边,坐骑战马低头拍击战甲。
“干的不错。”李易小脸苍白的露出笑意。
他之前在接铁勒风雷那一箭,可谓是极其的凶险。
在他劈砍飞来的箭矢时,只是一个晃子,实际上他是用右手抓住箭身,减去一丝力道,插在自己的心口。
要不是他的战甲,是器阁特制的,他还真没把握承受卸力的箭矢。
“大将军,你的伤势是时候处理了,再拖下去恐有变故。”许诸看着李易不停沁血的胳膊,还那心口的小伤,面露焦急之色。
“暂时不用。”李易却摇头道,“此刻铁勒四部的武士士气不存,正是痛打他们的时机,所以吾想让你们带领西凉铁骑,狠狠的杀伐他们一番。”
“至于本将,有两千重甲骑兵再身即可。”
闻言,典韦主动请缨道,“那末将留下保护大将军吧。”
“也可。”李易这次没有拒绝,点头答应下来。
典韦虽猛,步战无敌。
骑射不行,跟在他身边保护也行。
“末将遵令。”三将齐喝。
当即许诸与张飞策马离去。
此时他们已经与西凉铁骑汇合,已经无后顾之忧。
“李易,你再一次骗了本汗!!”在许诸二将离去,腾出李易身边的空位,使得阿史那若雅踏马上前,微红着眼眸。
“本将又怎么骗你了?”突如其来的一问,让李易都有些摸不住头脑,疑惑的看着阿史那若雅。。

精品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起點-第三百二十九章 毫無遮掩的馳聘鑒賞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我等不敢。”
五名部族首领惊惧的摇头摆手。
至少他们此时是不敢有任何不轨之心。
“那尔等便与本将走一遭。”张颌满意的颔首,“尔等部族,自会有人前去整顿,只不过需要尔等书一封信函,或者取一信物,免得到时候出现不必要的杀戮。”
之所以张颌如此说,是因为他心中早有决断。
这五名部族首领,是不可能留在此地,必须很随他一道去与大将军汇合。
若是留之,搞不好会生变故。
虽然他们现在的部族,已无部族武士,皆尽灭于此地,但是这五名部族首领,却不值得信任。
而张颌又没有时间,去彻底安抚收心。
他必须要尽快赶往汇合之地。
“我等皆有族长之令,将军可让将士拿去。只要到我等部族,亮出族长之令,全族会听令而行。”
各部族首领,从怀中摸出族长之令,恭敬的放在双手之上,深低着头颅。
但张颌看着他们手中,形色不同的族长令时,眼眸却瞬间冷冽起来,怒喝道,“看来尔等是在戏耍本将,留尔不得!”
突厥部族族长之令,是代表族长的身份,但却没有实际用处。
如果真能得了族长之令,就能令其部族臣服听令,那张颌他们又怎会如此麻烦的收服他们。
只有他们身上的首领之令,才能让其部族听从。
毕竟兵权者为大,许多部族族长与首领是一体的。
但这首领之令,或者是信物,相当于兵符,却是各部族的秘密,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就算是张颌击杀部族首领,也只能得族长之令。
对于首领之令,却不得而知。
“将军,请息怒,息怒啊。”五名部族首领被张颌的话,吓得浑身一哆嗦。
连忙说道,“将军,我等的族长之令,其实就是首领之令,只要捏碎其外壳,里面就是首领之令。”
说着五名部族首领,立马捏碎其族长之令,去除残渣后,一尊尊白色卧狼休憩。
这时五名部族首领言道,“将军,我等是突厥小部族,只能用汉白玉的卧狼为符。而像黑水这种大部族,则是以墨玉立狼为符。”
听到此处,张颌蹙眉道,“那铁勒四部的兵符呢?”
“这……”五名部族首领有些犹豫道,“铁勒四部的兵符,也就是铁勒九部,他们为一整体,好像是九狼啸月的金符。这也是我们听说的,但并不能保证是否为真。”
“还有将军,除了王族以外,我等这些小部族,弄的这些兵符,只不过是邯郸学步,实际上没有传言那么厉害。”
“各部族武士大多认人不认符,就比如这黑水部族的武士,将军先前也观之,他们认人不认符。”
“原来如此。”张颌与张辽对视,眸中闪过明了之色。
紧接着,张颌喝道,“来人,收取他们的兵符!”
“得令。”五名部族首领身后的北庭铁骑,当即翻身下马,收取五名部族首领手中的汉白玉卧狼。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討論-第三百二十九章 毫無遮掩的馳聘閲讀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大唐:八歲大將軍 可愛嫩哈哥-第三百二十九章 毫無遮掩的馳聘相伴
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笔趣-第三百二十九章 毫無遮掩的馳聘鑒賞
张颌观了一眼,将目光移向黑水格格道,“黑水格格,你部族近三万武士,也得随我等出发,不得留在此地!”
“你想让我部族武士,随你们征伐突厥部族?”黑水格格瞥眼五名部族首领,回眸紧盯着张颌。
“尔等既然已经臣服大唐,应为大唐而想,不在为突厥而忧。”张颌挑眉道,“再说,本将也从未想过让他们为吾征战,本将今日就要离开此处,他们留下吾不放心,你可懂?”
“好!”黑水格格微微一思索,当下应道,“我部族武士不参与你等征伐突厥部族之事,也不会背后反叛你等,他们只是看客。”
“随你。”张颌深深的看了一眼黑水格格,随即又喝道,“刘启听令,吾命尔为左偏将,给尔留下一万余北庭铁骑,由尔去收服各个部落,等待王尚武将军的到达!”
“末将领命!”
“其余众将士听令,整顿队形,随吾即可出发!”
“吾等领命!”
轰!
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三百二十九章 毫無遮掩的馳聘看書
将令下达,九万余北庭铁骑,开始策马行动起来,快速的分离出一万余铁骑。
这一万余将士,或多或少是受了点轻伤的。
他们明白,张颌等人此去汇合李易,必定是凶险重重。
他们虽然很想跟着去征伐,但是有伤的他们,却不愿拖累战友,影响整个北庭铁骑的站力。
所以不用多说,自动的脱离出大军,选择留下来处理后事。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線上看-第三百二十九章 毫無遮掩的馳聘相伴
其余八万北庭铁骑,则是重新整顿队形。
而不到三万的黑水部落武士,则是重新上了战马,手握战刀,跟随在黑水格格身后。
这也是张颌与张辽交流意见,才做出让他们持刀的赌注,只是希望他们不要找死。
“黑水格格,带好你的部族武士,你族人我已交代刘启善待,希望你不要自误!”张辽对着黑水格格轻语,然后举起长枪大喝道,“北庭铁骑,随本将踏行!”
话音未落,张辽与张颌两马当先,向着汇合之地而去。
身后八万北庭铁骑,纷纷马奔而出,跟随其后。
“黑水武士,踏行跟随!”黑水格格见此,也下达了将令。
就此八万北庭铁骑,与不足三万的黑水武士,向一股洪流似的,在草原上滚动。
而距离他们很远的李易,此时早已过了聚合之地,离铁勒四部已是不远。
战马驰聘在草原上,没有一丝遮掩之意。
其身后的许诸,亲自手持李字战旗,战旗之上,则是串着铁勒族子的头颅。
这次李易前来铁勒四部是为了降伏他们,不是前来做客,所以他就要以高姿态降临铁勒四部。
不是畏手畏脚,生怕惹怒铁勒四部。
然而。
李易这种大方的举动,瞬间引起铁勒四部斥候的注意。
“兄弟,你看那是什么!!”
“我的狼神,那是大唐铁骑!!”
“不好,敌袭,快回部族通知四位首领!!”
“你们快去通知,我等上前喝问一番!!”
一队铁勒四部武士,震惊之后连忙做出决断。
他们铁勒九部,与大唐关系还算好,所以铁勒四部的斥候,这才敢上前喝问。
待传寻同伴离去,剩余的三名铁勒斥候,踏马上前喝问道,“前方大唐铁骑勒马,此乃我铁勒四部之地,不可放肆!”
“呔!”
谁知张飞策马大吼道,“尔小小斥候,也配阻挡我大将军前路,给吾滚开,否则杀无赦!!”

k4vjv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大唐:八歲大將軍討論-第二百九十章 朝堂風向又變了相伴-ijfq0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什么?!”
李隆基大惊失色。
当即便从龙椅上站立了来,神色急切道,“唐王身受重伤,岂能如此着急率军前往突厥,难道李大郎(李承忠)他就没有阻拦唐王吗?!”
“回陛下,李承忠将军阻拦了啊。”北庭将士装着一副呆愣,然后说道,“可是唐王殿下说,如果不趁机攻入突厥,破他们的王庭,等突厥反应了过来,挥军再次袭来,会耗费大唐钱粮,也会侵扰陛下安康。”
“所以就拉着棺材,连夜兵进突厥,就是身死也要为大唐,永绝突厥之患。”
“李承忠将军本想也跟着去,可奈何同样身受重伤,唐王殿下便劝解到,他们一脉只剩下了他与李承忠将军两人,万一此去突厥,都出了事,无颜下黄泉面见先祖太宗。”
“于是,李承忠将军便被唐王殿下,强行留在了黄沙塞。”
“无颜下黄泉面见先祖太宗……”
就这一句话,让李隆基神色巨变,连退两步,重重的坐在了龙椅之上,目光陷入了呆滞。
而下方群臣听闻以后,也皆是猛的一哆嗦。
背后顿时冒出了冷汗。
太宗是李易的先祖,也就是说李易有李唐血脉!
可能是太宗某个皇子的后代。
但这也是皇室之人啊?!
这么隐匿之事,为何他们连一点风都未曾听过?
李唐一家,那怕在深的秘密,那也有野传啊?
如此,也就说的通,为何李隆基有意要封李易为唐王了。
李林甫脸皮抽动,双眸微闪,眼底深处的杀意,不减反增,笼在朝服内的手,握拳捏得发白。
杨国忠也变换了两下脸色,便恢复了平静,将头低了低。
“尔等都听清楚了吧?…”呆滞片刻的李隆基,回神了过来,这次是真的疲惫了。
目视一圈群臣,淡漠的问道,“尔等还要朕罢黜唐王吗?”
“这……”群臣哑然失色,不敢再进言了。
也不知怎么进言。
先前不知李易大胜突厥,还以为他在北庭与突厥周旋,那时以大义,以百姓,进言罢黜李易权位,可言他们心为大唐。
可是现在,如果再次进言罢黜李易权位,那就是真的不知死活了。
毕竟李易刚大胜突厥,后脚就群起言议罢黜李易,那天下人怎么看他们这群大臣?
恐怕会激怒长安百姓,落得个千夫所指,门前泼粪的下场。
不过,还有一人,却无法后退,只能继续进言。
那就是张岩。
他是第一个提出罢黜李易,安抚各国巨贾的人,与第一个捅破草纸,引出李易的王潘一样,生死早有定论。
如果李易真的被罢黜了,他们会被李隆基用借口杀之,给予李易与其麾下将士,以及百姓一个交代。
所以,不管李易会如何,他们的下场只有死。
只见张岩抬头拜道,“陛下,唐王殿下虽然大胜突厥,该贺是喜,可通商之事关乎大唐国运,百姓生计,同样是国之大事,必须尽快解决,否则大唐危矣。”
“臣死谏,罢黜唐王,恢复通商之事。”
武逆破天
“你个王八蛋说什么!!”
李隆基还未开口呵斥张岩,一旁跪着的北庭将士,突然怒骂张岩,并且斥声暴喝道,“你这衣冠禽兽,在这里放什么狗屁!”
“若是现在罢黜唐王殿下,你可知入突厥的十数万同袍,将会军心受损,甚至会被突厥屠灭。”
“劳资们在外戍守边疆,舍身忘死的迎战敌国,你这膘满肠肥的吸血虫,却在这里死谏罢黜唐王殿下,想要害死我十数万同袍,你其心可诛,你莫不是敌国细作!”
“你……放肆!”张岩被北庭将士呵斥的怒火中烧,他乃世家之人,出身文儒之家,岂能被小小的一兵卒斥骂?
当即喝斥道,“你这痞兵,不知尊卑,我乃大唐礼部郎中,官居五品,岂是你这粗鄙之人喝骂的!”
北庭将士,不屑的蔑视道,“劳资看你就不是好东西,满脑子的油膏,铁定贪腐了不少,百姓银钱。”
“你混账!”张岩抬手指着北庭将士,发出尖锐的声音。
“都给朕住嘴!”
正在回击时,李隆基却怒拍龙椅,怒喝道,“此乃大唐议家国大事之地,不是你们俩互骂的街口!”
说完,李隆基朝大明宫外大喝起来,“来人,将张岩拖下去,关入大理寺彻查!”
却未罪罚北庭将士。
张岩瞬间愣了,不是这套路啊?!
随后,连忙反应过来,嘶声呼道,“陛下,臣不服啊!!”
“不服?”李隆基怒气横生道,“你在朝堂大方厥词,明知唐王大功于大唐,明知唐王重伤率军进入突厥,却还再这儿进言罢黜,不顾唐王生死,不顾十数万将士生死,不顾北庭安危,你是何居心?!”
“朕看你就如同这名小将所言,你乃是敌国细作!”
最后,李隆基更是厌恶的挥袖道,“拖下去,朕看他的脑满肠肥的样子,就厌烦!”
但看在群臣眼中,内心皆是一咯噔。
风向又变了。
李三郎这又是铁了心,站在了李易身后。
“陛下。”李林甫看着张岩被拖了下去,终于忍不住了,亲自向李隆基施压道,“郎中张岩,虽说心有不诡,但其话也说到了点子上。”
“如今大唐通商局势,不能不解决啊。这可是事关国运,不得不重视其危。”
“唐王不罢黜,那如今之计,只有赔偿银钱给大唐商人与百姓,可如此国库就真的空了,或许还不够,就算我等侵尽身家,补齐所需,但也只能解燃眉之急。”
“不通商,后事危矣,具体如何抉择,还请陛下定夺。”
“容朕想想。”李隆基也头疼啊,该如何解决,他是真的毫无头绪,甚至想怒杀了那些胡商巨贾。
思索片刻,李隆基越发的烦躁,心知大唐不容有失,心又偏向了罢黜李易,解决了通商之事,再说。
可刚才他已经表明了态度,唐王李易动不得。
这就让李隆基有点骑虎难下了。
而在下方的李林甫,见李隆基眉宇纠结,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丝冷笑,与得意。
他的无形施压成功了。
只要李易被罢黜,他想玩死李易,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
正在李林甫感觉,李易要完蛋了时,大明宫外,又响起了太监的传报声,“启禀陛下,燕一统领求见,言道有一人可解决通商之事,并且还可反击各国巨贾,让他们损失惨重。”

d7ele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可愛嫩哈哥-第二百八十二章 我真不餓-5cseu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你会看到的。”李易捋了捋白发,便不在去理会骨力克吉,只是对着燕九说道,“燕九,束缚他的手即可。”
“本汗不会感激你的,我只会更恨你。”对于李易的解开束缚,骨力克吉没有丝毫领情,反而是怨恨的看着李易。
鬼夫在身后
因为这个孩童,让他内心很不安。
如此之龄,就能有神一样的理念,突厥有可能会灭不说,他很可能会颠覆整个世界。
只要不夭折,时间对他来说,完全是足够的。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忘记呼吸的猫
想此,骨力克吉打了一个哆嗦。
他似乎看了,不一样的世界,他很害怕,是对未知的恐惧。
而李易对骨力克吉的话,充耳不闻,目视前方,他看到了灯会辉煌的黄沙塞。
越发的临近,他终于看清了,塞外无数百姓,举着火把站列两边,面容上充斥着喜悦。
下一刻,他们弯下了腰身,朗声喝道,“吾等拜见唐王殿下,恭贺唐王殿下,大胜而归!”
见此,李易勒马而停,举起小手握拳,重重的锤在战甲之上,回喝道,“大唐荣耀,万世昌盛!”
“嚯!嚯!嚯!”
“大唐荣耀,万世昌盛!”
十万北庭步卒,与五万西凉铁骑,皆是战刀拍甲,齐齐大喝。
声之大,直冲云霄,传遍了整个黄沙塞。
让百姓听之,脸色涨红,情绪激动的跟着呼喝道。
“大唐荣耀,万世昌盛。”
“大唐荣耀,万世昌盛。”
“大唐荣耀,万世昌盛。”
这一刻,军民同心,无所畏惧。
随后,当黄沙塞百姓的情绪缓和下来,李易再次大喝道,“张颌听令,北庭将士皆不进城,就地驻扎塞外。”
“末将得令!”张颌接令,策马而出。
李易便翻身下了马,朝着李承忠等人走去。
“侄儿拜见伯父。”李易朝李承忠微躬身,侧目向着李玉娘三女,微微点头问好。
“哈哈,好小子,此番你全灭突厥铁骑,可是为我黄沙塞除了心头之患啊。”李承忠闻言,甚是喜悦的拍了拍李易的肩膀。
紧接着,拉起了李易的手腕,又道,“走,随伯父回府,说说你是如何大败突厥铁骑的。”
“伯父想听,侄儿自然言无不尽。”李易随着李承忠向着城门里走去,一路上细说着,此番斗将之事,与他的布局。
直到回了将军府,这才道完。
“你小子,居然瞒着伯父,提前派了一支铁骑,穿过死亡戈壁,去往了横断草原。”
“伯父都不知说你胆子大,还是运气好。”
不闻浊海泛清歌
“你也知道,一旦他们迷失在死亡戈壁,那这五万将士,可就完了啊。”
坐在椅子上的李承忠唏嘘不已,双眸盯着李易,似乎看到了他弟弟李承业的影子。
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怀念。
“这个侄儿当然知道,不过他们本来就是沙匪,熟悉沙漠与半戈壁。否则侄儿也是不会拿他们的性命,用来戏玩的。”李易笑着解释了一句。
而后又道,“也是侄儿运气好,如果不是那次偶然之机,侄儿收服了他们,给他们提供了石国财帛兵锋,让他们变成了无敌铁骑。恐怕逃出去的突厥铁骑,会生报复之心,从而骚扰我大唐边疆。”
李易之所以,要与李承忠细说战局之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张飞们的身份,给个合理的解释。
但皆是一言带过。
“如此,易儿你便派人八百里加急,给长安那位送去捷报吧。”李承忠也微微点头的说道。
自从突厥入侵北庭已有月余,长安那位可是派人来了三次,询问李承忠战事如何。
听来话的言语中,似乎是长安又生了变故,想要李承忠尽快解决突厥。
至于不催促李易,而催促李承忠,用意让人似懂非懂,只能猜测一半。
那就是催促李承忠他,就是催促李易,因为李易是李承忠的侄儿,而其他的意思,却让李承忠难以揣测。
“伯父,侄儿以为,这捷报还是伯父来着手上报,就说侄儿入了横断草原。”李易眼眸微闪的摇头,话出意有所指。
“好,那就伯父来。”李承忠一愣,随即回悟了过来,笑道,“易儿,果然聪慧,伯父不及你也。”
田园小医妃
“是伯父故意提出这事儿,来考验易儿的吧。”李易嘴角浮现笑,内心微叹。
果然自己的伯父,也是个老狐狸啊。
守护甜心之变异的心 凌雨琪
演技不错。
“没有。”李承忠怎会承认,当即矢口否认道,“伯父一介武夫,那会想到这里。”
说着,李承忠也站起了身,“今日晚了,易儿早点休息,我去安排人送报回长安。”
“伯父慢走。”李易起身相送。
站在门口,看着李承忠离去的身影,微微一思索,门外的许诸等人道,“老许,去将樱雪雅美带来。”
“末将马上就去。”许诸应声,转身踏步而去。
“你们也都进来吧。”李易看着典韦等将说道,便转身回了房门中。
这才刚一坐下,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外就传来了李玉娘三女的脚步声,与欢笑细语。
进门。
只见她们各自手中,都端着一份食物,直径走到李易身边。
李玉娘率先开口问道,“小弟,阿爹回去了吗?”
“嗯,伯父要去写捷报传回长安。”李易颔首,目光却盯着三女手中的食物,小脸微微抽动,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因为三女手中的食物,太特殊了,闻着还有股焦糊味儿。
这就是她们说去给自己弄的食物?
这能吃吗?
“那可惜阿爹没那个口福了,我还特意给他做了一份。”李玉娘有些惋惜,并且将食物放在了李易身边的茶桌上,笑道,“那小弟就全吃了吧。”
“啊!!”李易吓得一愣,小脸微微一白的说道,“姐,我好像不饿,这东西我觉得你便给伯父送去吧。”
此刻李易终于明白,李承忠为什么走的那么急了,还有临走时那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感情他早就尝试过了,李玉娘的厨艺。
“对啊,玉娘,我觉得你还是送点吃的去给老李将军,李易吃我们做的就可以了,反正这么多,足够他吃饱的了。”青舞出言帮腔李易,让李易觉得还是青舞好时,却把她做的东西,往李易面前一送。
某许愿的木叶忍者
顿时李易不淡定了,“那个,我真不饿。”

aihxc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愛下-第二百八十一章 物競天擇分享-c97h5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而在塞上的李玉娘几人,也是更加的欣喜。
“阿爹,你听到了吗,小弟胜利了,并且活捉了突厥可汗。”
抹茶 曲 奇 小說
这时李玉娘,摇着李承忠的胳膊,俏脸欢笑起来,如同芙蓉盛开,美得让人着迷。
“听到了,听到了,阿爹的胳膊都被你摇散了。”李承忠笑着拍了拍自家女儿的手。
嘴中砸吧的说道,“易儿,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那是,小弟一出,谁与争锋。”李玉娘傲娇的说道,内心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别看她安慰颜如初,语气非常的肯定,实则内心比她还要担忧,只不过她不能表现出来。
如果她与身边两女,同时面露忧色,会让身边两女更加忧心,乱了方寸。
天堂 放逐 者
毕竟李玉娘要大两女一岁,性子也要沉稳一些。
“小将军,果真是不败军神。”颜如初喃喃的吐出一口气,柔和的露出了微笑。
青舞则是松开了拳头,却依旧气鼓鼓的哼道,“总算他还知道承诺,没有这么轻易的死掉,肯定是怕了我去黄泉找他。”
動漫 遊戲
说着强硬的话,双眸却闪烁着欢喜。
这时,李承忠示意李玉娘放开他的胳膊,踏步上前,看着塞下传令兵,问道,“尔可知唐王何时归来?”
“回将军,唐王殿下此刻正在返回的路上,不出一个时辰,必到黄沙塞。”传令兵见是李承忠问话,连忙恭声回道。
“好。”李承忠喜喝,随即朝着身边的将领,大喝道,“来人,开城门,泼水扫地,迎接唐王大捷回归!”
“末将得令!”
留守的北庭将领,立刻转身下了城楼,亲自带领北庭将士,打开了城门,泼水扫地。
甚至有许多百姓,也自发的参与了进来。
不久,便清理好了。
兴奋的等待李易的归来。
而此时的李易,也越发的离黄沙塞近了,悠哉悠哉的坐在战马上,踏马前行。
红名榜 防仁
在脑中思索着,下一步计划。
刚有了点想法时,却被燕九的到来,给打断了。
“启禀大将军,骨力克吉说他要和你做交易。”
“做交易?”李易疑惑的蹙眉,心想这骨力克吉,不会是想用财帛作为交换,让自己放了他吧?
你是我的唯一幸福 凡心无界
想此,李易便对着燕九说道,“把他带过来,本将倒想知道,他想如何与本将做交易。”
“遵命!”
燕九策马离去,很快的将骨力克吉带了过来。
依旧是困绑着的。
不过他现在可没战车可坐,而是横爬在了战马之上。
在见到李易的那一刻,骨力克吉愤怒的说道,“李易,你快放开本汗,本汗发誓不逃跑,这种姿势太难受了,本汗有点想吐。”
黎明战歌 叶下秋城
想吐是假的,其实是骨力克吉,爬在马鞍上,一路的颠簸,让他的胸疼,难以呼吸。
“放开你也不是不可能。”李易看着骨力克吉倾城的脸,变得有些惨白,没有一口回绝。
而是说道,“先说说,你找本将做何交易?”
“能单独交谈吗?”骨力克吉仰头望了望李易周边的许诸等人,暗示李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
M的世界
然而李易却直接说道,“他们皆是本将的心腹大将,以命相交之人,你尽可道来,无需单独言语。”
此话一出,可把许诸等人,感动的不行。
不由的挺了挺胸膛,铁面下的面容,带着无比的自豪。
“这……”骨力克吉迟疑了,但见李易眼眸坚定,当下吞吞吐吐的说道,“李易,本汗愿用十万匹战马,换取本将一命如何?”
“十万匹战马……骨力克吉你真的很舍得啊。”李易听了都有些心动了。
但是这还不够。
紧接着,李易玩味的盯着骨力克吉说道,“可本将却觉得这很不值,毕竟我破了突厥,草原上的战马,岂不全是本将的?”
“你真的很狂妄自大!”骨力克吉双眸不屑,继续说道,“再加一万牛羊,百名突厥美女,如何?!”
斗 羅 大陸 龍王 傳說
“不行,牛羊对我无用,我吃素。”李易摇头道,“而且我才八岁,你给我百名突厥美女,也没用啊。”
“我……”骨力克吉被李易的话给哽到了,眼眸一转,认真的说道,“那你投靠我突厥,本汗封你为左汗王,突厥之物可任意索取,并且本汗将自己的妹妹许配给你,如何?”
“左汗王…”李易笑了,然后反问道,“如今本将贵为大唐唐王,虽然不说一人之下,但好歹地位崇高,比起你那什么左汗王要好的多吧。”
“还有,你突厥有我大唐物资丰富?而且本将已经说过了,我还小,对你妹妹不感兴趣。”
“那你想要如何?!”骨力克吉怒声询问。
他已经给出了最大的价码,可李易都不为所动,这让骨力克吉内心烦躁,恨不能暴打一顿李易。
闻言,李易轻道,“我想要整个突厥,彻底臣服于我大唐,从此突厥为大唐疆土,并且突厥之内的所有部落,移民三分之二到大唐各地,接受大唐教化。”
“当然本将也会让大唐百姓,去往突厥草原进行放牧,改造整个突厥草原。”
“而身为可汗的你,必须待在大唐,你等王族,世代居于大唐,本将可保证你们不会遭受大唐百姓的异眼,你能答应吗。”
“不可能!!”骨力克吉怒吼,双眸血红的看着李易,语气愤恨的喝道,“按照你的说法,我突厥人还能有自己的自由吗?!大唐人不异眼相待,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你这是想要唐化我突厥,那我突厥岂不是灭种了!”
“我突厥人情愿战死,岂能为你大唐之奴民,我们皆是狼神的孩子,草原就是我们的家!”
骨力克吉越说越激动,在战马上挣扎了起来,状如疯魔。
“骨力克吉,你可知道我曾梦有一国,数十民族亲如一家,没有纷争,没有战乱,也从未有过高低之分。”
“我李易,也期望大唐也有这么一天,与各族共同扶持,共同为百姓谋划幸福,天下安康。”听到骨力克吉的疯狂怒吼,李易却轻声细语,也不管骨力克吉是否能听到。
这只是李易的期望,并且努力的去实行。
“这不可能,这个世界上,从未有过真正的安定,就算是有,那也只是神的世界。”骨力克吉听到了,但却无法认知李易说所话。
毕竟在他的记忆里,从未有过这种理念。
財 色 無邊
只有一辈一辈,以血的经历,留下来的八个大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ynnh4超棒的都市异能 大唐:八歲大將軍笔趣-第二百七十五章 可憐人一個閲讀-kelbq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
“大将军必胜!”
燕九语气冷冽而又自信。
他们燕云十八骑,自从宁远城跟随李易以来,那一次不是危险重重,但他们都从未生出过会败的念头。
只有胜利,或者马革裹尸。
“你很自信。”骨力克吉冷笑道,“可自信代表不了实力,李易在阿史那云的疯狂攻击下,最终只有被斩杀的下场。”
此时的骨力克吉,是在引动燕九,让他去解救李易,从而让自己脱离燕九的看管。
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寻找机会,混在这些鹰骑的尸骨中,看是否能有一线生机,逃出这里。
但是他低估了燕九,对于将令如山的遵循,他们是真正的将者,或者是李易的死士,一切以令而行。
只见燕九冷漠的盯着骨力克吉,寒声的说道,“你当我是傻子吗?收起你那可笑的想法。”
“本汗没什么想法,只不过是想着,李易若是死在了阿史那云手上,着实有些可惜罢了,毕竟他只有八岁,还是个孩子。”骨力克吉见自己的引动失败,假装摇头叹息,为李易感到不值。
可在燕九的眼里,却是小丑在那里表现丑戏,让燕九不由得冷笑道,“难怪你会被人背叛。”
说完,燕九不在开口,冷冽的双眸注释着骨力克吉,
甚至有鹰骑武士向他杀来,他都是反手一刀,目光始终不离骨力克吉,因为他知道,这突厥可汗心怀不诡,必须得防着。
“你什么意思!”听见燕九的话,骨力克吉向燕九质问起来,双拳握得死死的。
燕九这一句话,深深刺痛了骨力克吉的心。
桃緣漫
什么叫难怪会被人背叛?
阿史那云本身就是他父汗,暗中布在自己身边的后手,这能怪他吗?
至于那些突厥将领,本身就是父汗的旧部,从未真心臣服自己,他们背叛了他,这关他何事?
骨力克吉陷入了自我安慰中。
不过,他的问题,燕九却没有回答他,是不屑,也是燕九本身不善于言辞。
骨力克吉见燕九久久不言,恨声的再次喝问道,“你回答我,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公主嫁到:绝色医妃倾天下 薇薇云
“……”燕九依旧不言,站在那里冷得让人发寒。
而此刻的李易,在阿史那云疯狂的攻击下,拿握唐刀的小手虎口,都被震出了一丝裂口,血液染红了整个刀柄。
但李易却从未惊慌,小脸依旧平静,冷眸的看着如同疯兽的阿史那云,开口道,“阿史那云,你现在弃刀而降,或许本将能留你一命。”
“李易,原来你也害怕死亡!”阿史那云狂笑,他觉得是李易,在他的杀伐下,快坚持不住了,所以出言寻求活命。
当下,挥舞战刀的速度更快了,似乎他已经看到了,李易即将被他斩杀马上。
口中也暴虐的说道,“李易,今日你必死!!”
然而,李易却是摇头道,“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本将也没必要留你一命!”
说着,李易聚起全身之力,猛的与阿史那云对劈了一刀,喝道,“许诸动手!”
“得令!”
生命延续 简单平凡
一道暴喝响起,许诸的大锏突然的出现在了阿史那云的弯刀上,猛的一挑。
不等阿史那云回神,又一锏打在了阿史那云的腹部上,顿时将吹史那云打飞了出去。
“噗嗤!”
从战马上飞离的阿史那云,仰天吐血,眼眸惊恐的看着许诸。
他怎么来了!
他不是被其他首领拦住了吗!!
还未搞清楚怎么回事的阿史那云,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重重的砸在了地面。
剧烈的撞击,让阿史那云再次吐出血液,他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被许诸的那一锏,给震碎了。
终极行动
这时,他才看清了周围,却立马双目瞪圆了,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死灰,双眸空中的看向了天空。
因为他看到了,那些突厥将领,不是身首异处,就是举刀而降,涩涩发抖的跪在地面上。
而李易的麾下将领,除了身染敌血外,无一损伤,就连一名轻伤的将领都没有。
纷纷策马围在了他与李易的周围。
这让阿史那云绝望了,李易麾下将领如此凶猛,他还打什么,他还反抗个锤子。
躺在地面,等死。
至于他麾下鹰骑,不想去看也知道,恐怕没剩下几人了。
就在阿史那云生机渐渐消散时,李易策马来到了他的身边。
而后翻身下马,看着出气多进气少的阿史那云,眼眸微闪的问道,“阿史那云,你都要死了,可否告诉我骨力克吉的秘密?”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阿史那云眼球微动,原本空洞的眼眸,浮现出了一丝嗤笑。
见此,李易眼眸微眯,悠悠的说道,“你不告诉我也行,反正你死了骨力克吉会活得好好的,而且还是会成为突厥的可汗,至于你则会被宣扬成恶魔,受突厥万世唾弃,可怜可叹。”
命不低头 长良
说完,李易战起了身,最后看了一眼阿史那云。
其实李易也只是好奇,骨力克吉有什么秘密,所以才来询问阿史那云,看看他能否道来。
并没有抱着,非要知道的心态。
但阿史那云听了李易的话后,情绪开始激动了起来,在地面上奋力的挣扎。
对着李易嘶吼道,“我告诉你,他是突厥…突厥…的若…雅,是月……”
隨身山河圖
豪門禁寵夜歡妻
可是阿史那云,说到这儿时,他就气绝了,瞪目睁圆,张大了嘴巴,却再也说不出话了。
落跑皇娘
这让正听得起劲的李易,连忙转身看去,见到阿史那云死后狰狞的模样,蹙眉的捋了捋肩头白发。
“若雅,月什么……”喃喃一句,李易便转身说道,“燕十,找人给他立个碑墓,阿史那云也是一个可怜人。”
“末将领命。”燕十点了点头,一把抓起了地上的阿史那云,放在了自己的战马上。
而李易也翻身上了战马,目视了一圈,此刻鹰骑武士已经全部被灭,北庭铁骑正在重新集结。
二十四小
王尚武与燕九,也朝着李易奔来。
“末将拜见唐王殿下。”王尚武来到李易身边,恭敬的一拜,然后说道,“唐王殿下,鹰骑以灭,北庭男儿,随时可以出发,踏破敌营。”
“嗯。”李易点了点头,看向了停在自己面前的燕九,随即将目光移到了阿史那云身上。
“骨力克吉,不,应该叫你若雅,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