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文笀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txt-第五百章 天門之後的世界分享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天门之后的世界跟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
许多人曾用想象力去描绘过:
人氣都市异能 修仙遊戲滿級後 愛下-第五百章 天門之後的世界展示
浓郁到几乎要啊变成液体的灵气;遍地灵植与灵兽;处处都是天地道机,招手即来;浩然正气、玄明紫气遍布天空……那里是一个美好的无与伦比的世界。
但师染所见,并非如此。
越过天门后,她立马感受到自己实现了某种“超脱”,或者说达到了某种“境地”。不是“境界”,而是“境地”,一字之差,显示着完全不同的东西。
这片世界比之天下,表面上并无多大不同。
山是山、水是水、生灵是圣灵。只是,这里的生灵全都不具备修仙悟道化龙的可能性,因为它们的规则枷锁被锁死了。
对了!就是“规则”!
进来后,师染一直在想,到底有什么跟天下是不一样的。
规则,就是规则。
之前在天下,尝试突破大圣人壁垒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一丝抵触。现在想来,那应该就是规则的抵触。而且,她有一种感觉,那是不完整的规则的抵触。
而进入这天门后的世界,那样的抵触再也感觉不到了。规则也变得完整了。
她想了想,眼中泛起一丝红意。随后,她轻而易举地看到了组成生灵的“规则”。那是一种玄妙的存在。
在天下,规则是一种玄明的存在。无法感受到,但其一直存在。
而在这里,她能通过某种方式,去看到规则以及规则的组成。
看上去,规则像是密密麻麻排列整齐的黑线。但师染想了想,认为这种“黑线”应该只是规则的表现形式,而并非真的是黑色的线条,换言之,那是一种被人感受的方式。
师染看向前方。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似乎很小,又似乎大到无边无际。这种感觉很玄妙,让她有些享受。
肩头微垂,师染有些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她想晒晒太阳。
她鬼使神差地心念:“太阳!”
如言出法随。原本没有太阳的天空,果然出现了一个太阳。
“月亮!”她又想。
日月同空的梦幻之景便浮现。
“万物生!”
从她脚底开始,生命气息如潮水荡漾开。
青草与野花簇拥着她,向四周蔓延。一棵棵大树拔地而起,向天空张扬生命的活力;一只只蝴蝶扇动翅膀,在微风中起雾;走兽、飞禽相继出现。这座没有空间概念限制的世界里,上演着万物生长的演出。
接着,她看到初具人形的猿猴出现,它们开始了飞速的进化。繁衍种族,建立文明,战争与和平,灾难与祥和,步入修仙时代……一场场她所熟知的“历史”在这里上演。
她见证了这一切。她知道,这一切因她“心生”。
她心想:
“万物死。”
凋敝于是发生在这座世界的每个地方。文明式微、生命凋敝、万物腐朽。
眨眼之间建立起来的美好世界,又在眨眼之间消失殆尽。
如梦如幻。
师染的眼睛觉得这是假象。但是她心中却有一种感觉,这一切都是真的,都发生了,因自己而起,因自己而消逝……
“这太……玄妙了。”
这就是大圣人之后,所能感受到的一切吗?抬手间,创造一个世界,构建一个文明,抬手间又让这一切消逝。
她心里产生了疑惑。
为何这短暂几个呼吸发生的事,会给自己一种无比真实的感觉?就像,真的经历了一个世界的兴衰。可自己却只感受到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她向前迈步,忽然一脚踩空,如同跌入了深潭之中。
这只是一刹那的感觉。下一刻,她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座书亭前。书亭后面是一间不大的木屋,很干净,但从木头的质感上看,有很久的年岁了。
见到这幅场景,师染先是一恍,随后目光变得冷冽起来。
她记得这里,而且刻骨铭心。
当初,自己正是误入了这里,看到了那不为人知的秘密,才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儒家学宫。
这里是至圣先师的住处。
师染走进书亭,向里面望去。她一眼就看到,那个昏昏欲睡的老夫子。
脚步声,叫醒了老夫子。
老夫子睁大眼睛,看向师染。他看上去普通极了,只是个老年生活丰富清闲的老头。
“小染,是你啊。”
老夫子乐呵呵地笑了声,他看向前面放着一堆书的书案。揉了揉眼睛,像是在自语:
“年纪大了,容易犯困。”他看向师染问:“小染啊,是功课又碰到什么小礼也解决不了的难题吗?”
师染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老夫子挥挥手。
“小染?怎么不说话啊。”
师染咬了咬牙说:
“我已经不是你的学生了!”
老夫子愣了许久。眼中的色彩换了又换。许久后,他才像是彻底醒来了一样。
“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记性不好啊。”
他看着师染,柔和地说:
“你比我预想的要早一点来到这里。”
“你预想的是多久?”
“八十二年之后。”
他说的没错。原本师染觉得自己需要准备大概一百年时间,才能只靠自己开天门。但叶抚的介入,让这个时间提前了。
老夫子笑道:
“有人帮了你。”
师染面无表情。
“你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
老夫子摇头。
“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师染想到他之前表现出的迷糊的样子。那样子似乎是还在学宫里的时候。
“你的记忆停留在四千年前。”
老夫子揉了揉眼睛,说: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聪明。那时候,小以怜巧,你聪慧。你们是学宫最——”
“那是以前的事。”
老夫子露出一种“念旧”般的遗憾。
师染问:
“这四千年,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老夫子看了看眼前的书案,然后笑着说:
“我好像走了个神,就过去四千年了。”
师染一点不怀疑他说的话。来到这里,刚一见到他,她就有一种他还是四千年前那个他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
老夫子撑着腰站了起来。他很高大,看上去也很强壮,但的确是老了,勾着腰,驼着背。
“每一样事物都有自己的归宿,生命的归宿就是死亡。像我这样的人,早就该死了,只不过还在想办法苟延残踹。”
“修仙的尽头不是永生吗?”
“小染,没有人会真的去追寻永生,也没有人真的想获得永生。只是,在没完成心愿之前,不想死罢了。”
優秀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笔趣-第五百章 天門之後的世界熱推
“你的心愿,是什么?”
老夫子笑道:
“搞学问的啊,都想知道世界唯一的真理是什么。”
“你不知道吗?”
老夫子摇头。
“不知道。”
“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
老夫子说:
“唯一的意义就是知道了。小染,这不是矛盾的。”
师染无法理解。她也不曾去想过这些问题。她回想起四千年前,偶然闯进这座书亭后,看到的秘密。
“你心系苍生,却又背叛了天下。这是矛盾的。”
老夫子摇头:
“小染,你该亲自去寻找世界的真相。”
“你在逃避我的话。我亲耳听到,你跟佛祖说,要毁灭这座天下。”
老夫子和蔼地笑着。
“小染,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在外面偷听吗?”
师染想过这个问题,也觉得至圣先师知道自己在外面。
“所以,你们说的就不是事实了吗?”
“小染,你小时候就是急性子,现在还是。你应该多学一学小以。”
师染不承认这一点。
“她就是太善良,才会死。”
老夫子摇头。
“如果你当时愿意多待一会儿,你就会听到更多。”
“所以,你们之后又说了什么?”
老夫子摇头。
“现在我不能告诉你了。我也很遗憾,当初你没听到。如果你听到了,我们更有机会见证世界的真相。”
师染本身就带有对至圣先师的怨气。在她眼里,老夫子这句话就是在逃避,在掩饰。
师染有些愤怒。
“你欺骗了整座天下。他们至今不知道,自己以后会面对什么。”
老夫子看着师染。
“他们会知道的,什么都会知道。东宫会让他们知道一切。”
师染早就从叶抚那里知道了东宫,也就是白薇的打算。她蹙着眉问:
“所以,你们就可以什么都不做吗?”
“小染,你应该自己去思考,世界的真相。”
他第二遍说起这句话。
师染呼出口气。她平静了一些。
“我不想跟你争吵,也没资格要求你什么。你就当我是个怨气很重的人。”
“不,小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师染冷冷地看着他。
“你的话无法令我信服。兴许你知道更多,做着更多的事,但是现在,我无法认同你。”
“小染,你不需要认同我,你有自己的路。”
师染没有告别,转身向外。
踏出书亭的刹那,她回到最开始的地方,再回首看去时,是空地一片。
她明白,刚才只是至圣先师想见她。
这种久别重逢恩师的感觉让她很别扭。她感觉自己明明很痛恨他,却在见到时,依旧忍不住去关心他。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在知道他背叛了天下之后,感到很痛苦难过。
“你说的没错,我要自己去寻找世界的真相!”
师染唯一觉得这是可信。
任何对外力的仪仗,到了某个程度,都那么被动与无力。每个人最大的仪仗,都该是自己本身。
忽然,铃铛声响起,带着“慵懒”与“清闲”。
师染循声望去。长须髯髯的老头,骑着一头青牛缓缓而来。铃铛声来自青牛脖子上的铜铃铛。
能在这里骑着一头青牛的只有道祖。
师染还记得道祖的模样,小时候见过。
道祖的声音很有精神。大概是模样太老了,看上去也跟普通老人一样。
“听说这里来了个新人,是你吗?”
师染只是对至圣先师怀有纠结复杂的情绪,并非是个莽撞无礼的人。她依旧尊敬他们这样的前辈。
“师染见过道祖前辈。”
道祖笑了笑。
“我就是看看你,没什么别的打算。”
他说完,就欲离去。
“等等。道祖前辈。”
师染甚至觉得,用前辈称呼都很不合适。但她想不到什么合适的称呼了,直呼道祖又显得无礼了一些。
道祖笑问:
“师染小姑娘,有何事啊?”
“我有很多疑惑,关于这座世界的,天门之后的世界。”
“这里不是很普通吗?就是硬了点而已,跟天下一样的。”
师染把自己初次进入这里的遭遇说了一遍。
道祖神情不变。但她看到那头一样很老的青牛看了自己一眼。
“大概是做了一场梦吧。”
道祖脸上挂着微笑。
“小姑娘,不如自己去寻找世界的真相?”
他驱使着青牛离开这里。
又是这句话。师染觉得他们可能是话中有话。
师染望着远去的道祖,大声说:
“道祖前辈,你知道佛祖在哪里吗?我想请教一些问题。”
道祖的声音缓缓传来:
“缘落了,没有佛祖了。”
师染愣住。她不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
道祖离开了。
之后,师染独自在这座玄妙的世界里行走。
直到某一刻,她脑海里响起叶抚的声音。
“下来吧,别在上面浪费时间了。他们把你封锁了。”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ptt-第五百章 天門之後的世界熱推
师染又是一愣。什么叫把我封锁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文笀-第五百章 天門之後的世界看書
她发觉越过天门后,想解决的疑惑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更多疑惑了。
她用意识问:
“怎么回事?”
“意料之中的事。总之,他们不会害你的。”
“原本会发生什么?没有我阻扰白薇的话。”
“没有你,白薇会直接把他们扯下来。白薇跟他们理念不同,肯定会发生矛盾的。”
“好复杂。”
“到时候我慢慢给你说。”
“叶抚,我现在问你,你的身份,你会告诉我吗?”
“现在你还理解不了,可以再等等。”
“我总感觉你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呵呵,以前你说这种话,我会忍不住把你灭口的。”
“看来,你的确不是。”
“失望了?”
“有点,想着啊,或许你做完自己的事,就要离开了。”
“不着急,岁月漫长。”
“总会有那一天的。”
“你先下来吧。我还想当面向你道谢呢。”
师染沉默许久。过了一会儿,她问:
“你会突然消失不见吗?”
“不会。”
师染什么都没说了,断开意识联系后,她心至身便至,离开了这里,再出现时,已经在第一重小世界了。
她还以为开天门后,再回到天下很困难,没想到就是一个念头的事。
叶抚将自己的位置给了她,她正打算前往,忽然一道声音叫住了她。
“师染。”
她回头看去,见到白薇站在不远处。
白薇微笑着。她看上去跟最初在黑石城见到的一点差别都没有,还是邻家姑娘的模样。
“白薇姑娘。”
“叶抚是个很危险的人。”
师染目无表情。
“你想表达什么呢?还是说,你知道他的身份。”
“他不说,没人知道他的身份。但他的确是个危险的人。”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就因为联合我算计了你?”
“不,我没那么小气。”
“你说什么与我无关,我有我自己的判断。”
“当然,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事实而已,具体的,需要你自己判断。”
说完,白薇陡然消失。她很强,师染无法捕捉到她的气息痕迹。
师染想不通白薇为何突然出现说这样一番话。
是为了让自己怀疑叶抚吗?还是说是在警告自己远离叶抚?
可能性很多。
但师染都不在乎。她有自己的判断。
……
白薇再次现身,是在一座正在爆发的火山外面。
炙热的岩浆与翻腾的火山灰无法靠近她。她孑然一身立于这片混沌之地。
此刻,她皱着眉。
“无法介入意识,有人在保护她。能毫无痕迹地抵挡我,只有叶抚了。”
她叹了口气。
“叶抚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一直阻止我……”
此刻,她心里又爱又恨。
……
“我认为她是最合适人选。”
“再观察一下吧,我想等等。”
“老和尚已经先一步走了。我们时间不多。”
“总有变数啊。”
“道不就是多变的吗。”
非常不錯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ptt-第五百章 天門之後的世界讀書
“但真理只有一个。”

精品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文笀-第四百九十九章 意識漩渦鑒賞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局势暂且稳定下来。第二重小世界彻底崩坏了,里面的人被送到了第一重小世界来。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在第二重小世界发生了什么,稀里糊涂地就发现自己等人所处的位置换了。
秦三月这边的队伍,在武道山上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暂且躲了起来。秦三月陷入了昏迷,而且气息非常微弱。
鱼木担忧地问:
“她怎么样了?”
秦三月是公子的学生。鱼木有种“爱屋及乌”的感情,不由得担心起来。
井不停的气息在秦三月身体里游走一遍,皱紧眉头。他第一次知道秦三月没有丹田、经脉以及紫府神魂。这种情况让他重新想起,秦三月是“身无命格之人”这个事实。
探知不到神魂,他无法感受意识,也就无法确定秦三月的状态。
他抱歉地摇了摇头:
“可能是我本事不够吧,我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庾合又试了一番,发现秦三月的身体特殊性后,懵了许久后才摇头。
显而易见,他们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居心还未开始修仙,更不提了。她只能感觉到秦三月还有温度,还有微弱的鼻息。
兰采薇皱了皱眉。
“让我试试。”
她握住秦三月的手,神念覆盖住。
按照常规的办法,的确是无法探知到秦三月的意识的。
但兰采薇有不常规的办法。
她尝试着用那种“建立‘存在’小世界”的方式,招来一缕秦三月的气息,然后在意识小世界里感应。
本来只是试试。但她没想到那么顺利,一下子就进入了秦三月的意识海。
但此刻,这座意识海混沌不堪,昏暗、动摇、濒临破碎。
兰采薇依稀在这座昏暗的意识世界里发现了一点微弱的光。她上前一看,见到是发光的秦三月的虚像。虚像摇摇欲坠,看上去随时都可能消失。让她震惊地是,这尊虚像看上去更加像之前见到的“清宫玄女”了。
“该怎么办啊……”
兰采薇蹙起眉,她不是医师,也没见过这种受伤的方式。
她想了想。
“这是意识,意识的薄弱可以用什么恢复呢?”
她尝试着去唤醒。但秦三月并无法给予回应。
“之前,我那一剑帮助了她。现在可不可以呢?”
她想试试。当然不是直接斩出一剑,这肯定是不行的,指不定还会伤到这已经摇摇欲坠的意识空间。
她会使那一剑,不仅仅只会使剑。许久以来对那一剑的研究与琢磨,让她学会了借那一剑去吸取一种奇怪的“存在”。她无法称之为气息,因为不符合气息的本质。总之是一种奇怪的“存在”。
拔出剑,以“建立‘存在’小空间”的方式,用那一剑去吸取奇怪的“存在”。
她无法去明白这种“存在”,但觉得这或许能帮到三月姑娘。
在这种“存在”暴露出来的瞬间。整片意识海出现巨大的漩涡,像暴风一样吸取这种“存在”。
秦三月的虚影更是如同贪婪的饕餮,一把抓住兰采薇的意识化身,疯狂吸取这种“存在”。
“啊!”
兰采薇心中惊惧。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摆脱秦三月。自己就像是一个贯通这种“存在”与秦三月之间的甬道。
她发现,随着吸取,秦三月整个意识虚影发生着改变,一种让她感到害怕的改变。
“不!要停下来!”
兰采薇的本能告诉她,要阻止秦三月。
但此时的她就像是被猛禽抓住的兔子,无法挣扎,无法摆脱。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不要啊!”
兰采薇觉得自己快要被撕碎了。
恰此时,一道光从天上坠落,笼罩住兰采薇,直接切断了她跟秦三月之间的联系。她的意识瞬间从意识海里退出去,回到自己身体了。她踉跄地向后跌倒,坐在地上。
几人连忙问:
“怎么样了?”
兰采薇眼中尚有惊恐之余,愣着没有说话。
鱼木搀扶着她。
“采薇,还好吗?”
兰采薇晃过神来,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吐出:
“好可怕……”
“什么?”
她摇摇头站起来又说:
“三月姑娘的情况有点复杂,虽然是稍微帮了一下,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让她醒过来。”
秦三月的意识海中。
叶抚的虚影看了四下一眼,虚晃而过。
几个呼吸后,秦三月的身体颤抖一下。然后,她猛地睁开眼,如同溺水后苏醒的人,猛地喘了几口气,大口大口呼吸起来。
“三月!”
居心拍了拍秦三月的背。
“你怎么样了,三月?”
秦三月看了看几人,又看了看周围,觉得嗓子很干,艰难地问:
“结束了吗?”
井不停说:
“应该是。”
“天地道机。那些天地道机,你们快去感应捕捉。”
井不停安慰道:
“三月姑娘,别着急,你先好好缓一下。”
秦三月捂住头。她觉得脑袋里面像是要爆炸了一样。她靠着居心站了起来,勉强笑了笑:
“我没事了。”
居心说:
“是采薇姑娘帮助了你。”
秦三月看向兰采薇。
“我还有些迷糊,不过先谢谢你。”
兰采薇眼神躲闪开。她有些不敢看秦三月的眼睛。
“没事,要说,是你救了我们所有人。”
煌激动道:
“是啊!三月你都不知道,刚才你有多厉害,一下子就把猕猴王洞穿了!”
“是吗……我有些记不清了。”
秦三月紧张地向天边看去,见那里没有使徒巨大的黑色虚影后,才稍微放松下来。
鱼木跟着秦三月看了看天边。那里有什么吗?三月姑娘似乎很在意。她问: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应该问题不大。”
秦三月看了看兰采薇。她想知道自己从“观测者空间”里出来后发生了什么。之前,她总感觉自己的意识要被什么东西给抽走了。
兰采薇躲着她的目光。这让她感觉很奇怪,难道采薇是看到了什么吗?
井不停看了看周围,不断有“流星”从天上坠落。他启动自己的罗盘感受了一下,发觉那些“流星”是人。思考了一下后,他得出结论。
“看来第二重小世界也发生了什么事。”
庾合问:
“怎么了?”
“他们全来到第一重小世界了。”
“那些流星?”
庾合看了看天上。
“嗯。”
居心问:
“我们要不要去再去山顶看看?”
井不停看着秦三月,想听听她的意见。
秦三月虽然很累,但还是感受了依稀周围的气息,发觉到不少圣人和大圣人的气息。她想,这下应该安全了吧。
“圣人和大圣人们都下来了,应该安全了。”
她疲惫地呼出一口气。
“好,我们上去。”
井不停一跺脚,脚下立马浮现一座星空一般的气息盘,托着他们去往武道山山顶。
在半空中,他们向山下望去时,赫然发现,那座环形森林变小了很多很多。
井不停说:
“规则枷锁似乎复原了。”
秦三月嘴唇还有些发白。她点点头。
井不停看了她一眼。他没有问是不是你做的。
重新到了山顶后。这里已经有不少人了。猕猴王之前爆出的那河一般的血流因为其规则枷锁复原,也变作小小一滩了,在偌大的山顶上,几乎不引人注意。
年轻的天才们,大抵觉得之前应当是有大圣人出手,解决掉了那猕猴王。如今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局面。
只是,有些人还在想着,猕猴王破体前那胃中密密麻麻的人形虚像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并没有感悟天地道机重要。
井不停说:
“我们找个位置吧,不能被抢了先机。”
众人点头。
庾合极目仰望巨大的武道碑,大声道:
“你们看武道碑最上面!”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那上面刻着排名。如今是:
鱼木高居第一,居心紧随其后。
其他几人看向鱼木和居心。
居心尴尬笑道:
“看我干嘛啊。鱼木姑娘还是第一名呢。”
鱼木摆摆手:
“这怪不得我吧。我只是运气好啦,运气好。说不定等会儿马上就有人超过我。”
“……”
没有人会相信凭借运气好能拿下第一。
几人找了个不错的地方,开始观摩感悟起来。
居心想照顾秦三月,单被拒绝了。
“我没事的,你趁此机会好好感悟天地道机吧。放心。”
“你看上去还很虚弱。”
煌在旁边笑呵呵说:
“要不然我来照顾三月吧。”
居心白了他一眼。她一眼就看出来了煌的小少年心思。
“你自己先好好感悟天地道机吧。你还是个神修,这机会更是不可多见的。”
秦三月笑笑:
“没错,你们都放心吧。”
鱼木在旁边乐呵呵地说: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四百九十九章 意識漩渦展示
“我觉得你们都太敏感啦。三月姑娘能破开猕猴王的肚子,还需要你们照顾吗?照顾你们才是呢。”
想想也是。毕竟之前一直靠着秦三月,根本都没出什么力。
居心说:
“那,三月,你好好的啊,有什么不舒服就立马告诉我。”
“嗯,放心吧。”
居心和煌也就没多说什么,各自挑了个位置,感悟起来。
秦三月看向鱼木问:
“鱼木姑娘不感悟吗?”
鱼木转过身,轻巧地走了几步:
“我啊,还是想看看山上的风景。天地道机嘛,随缘呗。”
“……鱼木姑娘还真是率真啊。”
鱼木回过头,调皮地做了个鬼脸:
“我一点都不率真!”
说完,迈着步子,漫无目的地闲逛起来。
只剩下秦三月和兰采薇。
兰采薇问:
“你不试着感受一下吗?”
秦三月摇头:
“我一缕道机都感应不到的。”
“感应不到。”
“大概是吧,或者说。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去感应。”
兰采薇没多问。
“你呢,你不去吗?”
兰采薇斜着看了看自己背后的木剑:
“我有这一剑就够了,其他的都不需要。”
“呵呵,也是。估计没有什么道机比得上你的一剑。”
两人沉默了一下。
兰采薇认真看着秦三月问:
“你以前认识我吗?”
秦三月摇头: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修仙遊戲滿級後笔趣-第四百九十九章 意識漩渦鑒賞
“不认识。”又问:“怎么了吗?”
兰采薇有些失望。
“我感觉你很了解我,还以为你以前认识我。”
“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四百九十九章 意識漩渦展示
兰采薇牵强一笑。
“可能是三月姑娘特性如此吧,让人觉得你能洞察一切。”
“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兰采薇沉默了。
秦三月心中感慨着。她觉得胡兰真是比以前变了好多,不论是说话还是待人的方式,都变得更加委婉与严谨了。
“听他们,你之前帮了我。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破开猕猴王的身体后,你就晕倒了。”
“你唤醒我的吗?”
“我不确定是不是我。但……”
“你说,没事的。”
兰采薇顿了顿,说:
“可能会涉及到你的特殊性。你的身体跟其他人不一样。”
秦三月笑道:
“是没有丹田经脉和紫府吧。”
“抱歉,我不是有意想探知。”
“没事的。不是多大回事,知道了也没关系。”
兰采薇点头继续说:
“你晕倒了,因为没有神魂,所以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我试着用你的气息建立了意识小空间,然后不知为何,就进入了一片奇怪的意识空间。”
秦三月知道,兰采薇说的应该是自己的意识海。
“嗯,那应该是我的意识空间。”
“这样啊……我在里面看到你的意识虚影,很虚弱。我想,我的那一剑可以被你借去,或许也能帮到你。当然,我没有对你的意识虚影拔剑。”
秦三月笑道:
“你是不是太小心了。没关系的,放心说吧,我不会介意的。”
兰采薇眼神柔和一些。
“你很大度。”她说:“我取出木剑后,用那一剑感应了某种奇怪的‘存在’。我说不清楚,也不了解到底是什么。然后,你的意识空间就凭借那种‘存在’开始修复,你的虚影也慢慢恢复了。”
“这样啊。”
“嗯,这就是全部。”
兰采薇并没有说她差点被秦三月“贪婪”的虚影撕碎。
秦三月仔细想了想,觉得兰采薇说的那种奇怪的“存在”应该就是规则之力。她倒是没想到,自己的意识居然借助规则之力才能恢复。
“总之,谢谢你。”
“不要谢我,你救了我们所有人。”
“我也只是救我自己而已。”
“这是事实。”
“行吧。”
秦三月从山顶往远处望。山顶的风景的确很好。她笑着问:
“要不要一起走走?”
兰采薇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
“嗯,可以。”
“你似乎很小心啊,跟人说话。”
“有吗?”
“嗯,有点。太过委婉和谨慎了吧。”
“这样不好吗?”
“这样会让人觉得你有距离感。”
“我只是……不想惹到一些误会吧。”
“你应该多笑一笑,我感觉你笑起来会很好看。”
“有吗?”
“要不然,你笑一笑我看看?”
“笑不出来。”
“想想开心的事。”
兰采薇想了想。她发现自己记忆里全是师姐那张让人可气的脸。
“想不到开心的事。”
“……”秦三月转移话题:“真漂亮,风景。”
“是啊,居高望远,看得到很远很远的风景。”
“那些人,是从第二重小世界过来的吧。”
“应该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哎,不管了。我只想好好放松一下。”
“之前辛苦你了。”
“呵呵,有你们在不觉得辛苦。”
“呵呵。”
“你笑了。真好看。”
“有吗?没有吧。”
“我看到了,嘴角弯弯,眉毛弯弯。”
“……”
久别相逢的言语,每一句都让秦三月心变得柔软。
……
李命跟莫长安落在了武道山下面。
李命稍稍停顿。
“柯寿的气息。”
“我也感觉到了。”
他们一步跨出,出现在山脚的一棵杉树下。
柯寿一身衣服破破烂烂地站在那里。
李命开口:
“柯寿。”
柯寿笑着转过头。
“长山先生,还有长安老祖。”
“你这是怎么回事?”
柯寿无奈笑着说:
“第一重小世界里发生了很复杂的事,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李命立马抬手做了一番推演。之前在第二重小世界,气息被封闭了并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推演结束后,他神情复杂:
“居然,发生了这种事。”
莫长安也推演完成,皱起眉:
“这是规则枷锁被修改了吗?”
李命想了想:
“差不多是这样。”
“会不会也是那东宫做的?”
李命沉默了一下。
“依照她目前表现出来的立场,没必要这么做才是。具体的,也不清楚。”
“唉,总之这些小辈们没事就是万幸。”
李命看向柯寿:
“你呢,你是怎么回事?”
柯寿叹了口气:
“为了逃脱那猕猴王的追捕,我费尽了心思,就弄得这么狼狈了。”
“你快入圣了。”
柯寿点头:
“所以才勉强逃脱了吧。那猕猴王到底怎么回事啊?”
李命摇摇头:
“之后再慢慢说吧。现在还是去武道山上看看。”
“嗯,听长山先生的。”
李命看着他说:
“这次过后就不要乱跑了,随我回学宫。”
柯寿笑道:
“听长山先生安排。”
随后,三人前往山顶。

精华都市异能 修仙遊戲滿級後 線上看-第四百九十一章 久別離,再相逢展示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在之后的几个时辰里,猕猴王的胃中陆陆续续掉进来不少人。
每每问起遭遇和缘由,大致都是那般。先是被猕猴王制造出的异象吸引,以为有什么了不得去机缘,便前往,随后就被其偷袭吞入腹中。
说来倒也奇怪,猕猴王几乎每次吞咽一个人,都要喝不少水,但从来不见它胃中翻腾的混合物高度上升过。
刚开始大家还会互相寒暄一下,但是人多起来后,就形成了明显的分层。都是差不多身份层次的在沟通交流。
秦三月潜心思考问题和分析猕猴王的气息,基本不参与到沟通中。
倒是居心,见秦三月在认真思考问题,本身又不是腼腆的人,跟不少人都聊得开。虽然她身上没有一点灵气波动,但没有人瞧不起她。大家都心知肚明,能够来到这里的都不是简单人物,没必要去小瞧别人,更没必要草率地得罪人。在找寻离开的办法的同时,相处得还算是融洽。
猕猴王没有排泄口,算是把最大的逃生路给堵死了。
因为武道碑是独立的小世界,这些年轻天才们又无法联系到自家的长辈,所以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拿这猕猴王没有一点办法。
秦三月在持续的观察和感受中发现,众人的保护屏障并非被腐蚀性气体和溶液侵蚀,而是吞噬。她从气息流动变化上发现,那些保护屏障的气息被吞噬后,潜入了胃壁,化作猕猴王的一部分。而且,似乎吞噬的不止是修为气息,还有另一种“息”,这种“息”比较复杂,包含很多,诸如“气运”、“天赋”、“体质潜力”等等。
这像是在“消化”。
起初,她以为猕猴王只是把他们当作“美味的食物”。但现在看来,可能并非如此。
她怀着“阴谋”往坏处想:如今这武道碑小世界几乎汇聚了天底下年轻一代的大多数天才,真正意义上是天下的未来。如果这一代天才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那无意会在以后,表现在整座天下,极可能形成“力量断层”。
一想到这个,秦三月就感觉毛骨悚然。再联系可能存在的“规则枷锁被修改”,就更是觉得骇然。如果真的有人利用这次武道碑做她猜想的事,那毫无疑问,幕后之人的目的一定是整座天下,且有着极长的时间来进行这样一件事。
猕猴王对众人的“消化”非常缓慢,慢到几乎难以察觉。秦三月不认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对气息极度敏感,但像自己这样敏感的人肯定很少。他们或许并无法察觉自己正在被“消化”。
虽然认识到了这个现象,但秦三月没有直接告诉众人。先不论他们会不会信,在这样的情况,贸然说出这件事,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还可能引起慌乱。
想了想,她还是觉得放任这般的话,从某种角度来说是种纵容。她便在暗中尝试着调节控制众人的保护屏障,改变气息流向,不让腐蚀性气体和液体“消化”众人。当然,她并不能做到完全杜绝,只能减缓。
思考到这里,做到这里,秦三月基本都还是游刃有余的,也不慌不乱,静待可能存在的变化。
直到胃壁上部再次传来蠕动和水声。
众人看去,见到先后有三个人掉了下来。
秦三月的目光瞬间锁定在其中一人身上。
胡兰!
起先她就想过,胡兰也可能被吞进来。如今真的见到了,她莫名有些慌张。当然,并不是害怕见到她,而是还没做好准备与全新身份的她相处。
井不停、庾合和居心也一眼看到了胡兰。
几乎是在瞬间,秦三月的声音在他们脑海中响起:
“胡兰现在失忆了,还请你们避免与她相认,把她当成是个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即可。”
三人看向秦三月,皆是皱了皱眉。但没有去追问,而是不约而同点头。
除了现在是“兰采薇”的胡兰以外,秦三月还见到了一个熟人——煌。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煌跟胡兰在一起,但知道煌应该并不认识胡兰。至于另一位姑娘鱼木,她就完全不认识了,猜想着应该是胡兰后来认识的朋友吧。
兰采薇三人掉进胃里后,和之前的人差不多,先是找了个落脚的位置,随后迅速用灵气罩保护好自己。
比较凑巧的是,他们三人落脚的位置就在秦三月几人旁边的肉褶子上。
四个人若有若无地看着兰采薇。她刚进来还在熟悉情况,并未注意到。
居心贴在秦三月旁边小声问:
“要不要去打招呼?”
秦三月双手紧握着。她刚才看到兰采薇目光从她身上扫过了,但后者表现得那么陌生。这让时隔七年之久,再见到的她心里不由得发闷。她很想去和兰采薇拥抱,但并不能。
井不停和庾合都感觉到了秦三月浮动的情绪,不由得纷纷安慰:
“打个招呼应该没事的。”
“嗯,进来的人我们不都跟很多打过招呼吗?”
秦三月呼出口气,微微一笑:
“多谢各位。”
居心推了推秦三月:
“走吧,我陪你一起去。”
居心话刚落,那边忽然响起煌兴高采烈的呼声:
“是三月姑娘吗?是三月姑娘!”
旁边的兰采薇和鱼木看着煌问:
“那位姑娘你认识?”
煌心思还是很单纯的,几乎是脱口而出:
“她是叶先生,也就是你们叫的叶公子。可是他的学生啊!”
瞬间,兰采薇和鱼木目光直勾勾看着秦三月。
兰采薇很好,她只是好奇叶公子的学生是什么样的。至于鱼木,眼神格外使力,夹杂着许多别有说法的情绪。这反倒是弄懵了秦三月,她想着自己跟这位姑娘是第一次见吧,怎么这么看自己?
被煌认了出来,秦三月也就没法再纠结犹豫什么了,深吸口气再吐出,笑着走上前去:
“好久不见啊,煌。”
煌脸色微红,反而没之前那么开心了,有些含蓄地说:
“嗯,好……好久不见。”
鱼木一下子跳出来,笑着打招呼:
“姑娘是煌的朋友吗?”
“算是吧。”
煌小声念叨:“朋友……”他低着头,傻笑一下。
鱼木不愧为戏弄过叶抚的人,一下子就察觉到煌那点小年轻心思。煌对秦三月抱有好感,并不令她意外。秦三月给她一种独特的感觉,又一种神秘的魅力。
“我叫鱼木,也是煌的朋友!”
被两位姑娘说是朋友,煌展现出截然不同的表现。他一脸诧异:
“啊,我们也算朋友啊?”
鱼木大大方方地笑着说:
“朋友之交,点头言语,几分意气多相投。”
煌听得个迷糊,没明白鱼木的意思,但也没有强调什么。她把自己当朋友,也是对自己的认可。
秦三月不由得看向兰采薇。
兰采薇比起鱼木柔和许多。她礼貌地点头笑道:
“三月姑娘好,我叫兰采薇。也算是煌的朋友吧。”
三月姑娘……
秦三月听过很多人这么称呼自己,但头一次听到胡兰这么称呼。她细碎地呢喃:
“采薇……”
兰采薇感到疑惑:
“三月姑娘,我的名字怎么了吗?”
秦三月笑道:
“没什么,挺好听的,念了念。”
“多谢夸奖。”
秦三月这才介绍自己:
“我叫秦三月。”
居心和庾合井不停三人想把空间更多地留给秦三月,就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
井不停和庾合的名头都不小,鱼木还是听过的,不过也仅限于此了。她还是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秦三月身上,之前她听叶抚说过他有几个学生,但并没有详细说多少,现在见着了想更多地去了解。
秦三月心里虽然别扭,但表面情绪调整得还算不错,很自然。她没有急着跟兰采薇说太多,而是从煌那里了解他们之间的经历,毕竟,现在她“只”认识煌。
“也就是说,你们三人是被猕猴王袭击的?”
煌点头:
“是啊,我们都没招惹它,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冒出来吃掉了我们。然后一口咽到肚子里了。”
秦三月皱眉问:
“直接咽下的?”
“是啊,吞人,喝水,咽下一气呵成。”
煌看了看肚子里的众人,小声问:
“这里的人不会都是这样被咽下的吧?”
秦三月摇头:
“我们之前还在嘴巴里挣扎了一会儿。不过现在看来,猕猴王已经学聪明了。”
“那你们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我们也不知道。”
鱼木问:
“那有出去的办法吗?”
“没有,猕猴王甚至连排泄口都没有。体魄强大,恢复力极强,我们无法破坏它的肉体。直白点说,这里就是个封闭空间。”
兰采薇皱起眉:
“锋利的武器无法割开吗?”
秦三月下意识看向她背后的木剑,说:
“能割开。但恢复得很快,没法开出能通人的缺口来。”
鱼木低声说: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煌问:
“三月你有没有跟叶先生说这个情况呢?”
秦三月摇头:
“我联系不到他。”
煌表面失望,但心中暗喜。因为他发现自己直呼“三月”,秦三月没有感到任何不满。
鱼木打趣笑道:
“公子平常可不就是嘛,只有他找别人的,没有别人找到他的。”
秦三月很诧异。她听得出来鱼木说的“公子”就是指叶抚。虽然不理解为何这么称呼,但显然鱼木应该是认识叶抚的。她好奇问:
“鱼木姑娘认识我家老师?”
虽然自己已经决定毕业,叶抚也答应了,两人并非老师跟学生的关系。但在跟别人说时,秦三月还是称呼“自家老师”。
鱼木笑着说:
“是啊,我就是跟他一起来这里的。”
秦三月心里颤了颤,问: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她其实想问你们是什么关系。但说出口就还是退而求其次了。
“要说认识的话,挺早的,八年前,快九年前了吧。挺难说的,大概上就是公子曾经帮助过我。后来嘛,又遇到了,我就跟着他一起到处游历了。”
秦三月心里算了算。快九年前认识的,也就是跟自己差不多。她笑道:
“也没听老师说过。”
“公子倒是跟我说起过你们几个学生,但也没说多少,名字都没说过呢。”
秦三月对鱼木跟叶抚之间的经历很好奇,但又没法直接问起。她只能叹息,都怪叶抚之前走的太快了,自己明明一大堆问题都还没问,三味书屋去哪儿了?白薇姐姐和雪衣呢?自己闭关五年里在做些什么呢?她想,下次再见时先问完了再说其他,免得又一下子不见了。
“这么说来,鱼木姑娘也是东土人士?”
鱼木笑着点头:
“是的。照云宗有听说过吗?”
“嗯,听过,是灵泽之地的。”
“我就是照云宗的弟子。大概三四年前吧,我在执行宗门委托时遇到了公子,之后就一直跟着他了。”
秦三月有些惊讶:
“这么久?”
“久吗?”
秦三月在心里算了算,自己跟叶抚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似乎都只是接近三年……三四年的确不算就,但对于她而言,够久了。这一下子,她就不好确认鱼木跟叶抚是什么关系了。
果然,直接问才是王道吧。
如果在以前,她绝对问不出口。但是现在,似乎有了底气和理由那样去问。
“鱼木姑娘跟老师是什么关系呢?”
鱼木眼睛微微眯起。心道,果然问起这个了。
一看到鱼木的眼神,秦三月瞬间意识到她就等着自己问呢,心想自己果然还是唐突了。
鱼木正准备好生回答,旁边的煌忽然插嘴:
“是老乡。”
鱼木和秦三月皆是一愣。
鱼木心里一阵恼火,自己明明正打算逗逗秦三月,没想到这煌憨头巴脑的打断了自己思路!她瞪了煌一眼。后者不明就里,自己怎么了吗?
秦三月看着煌说:
“老乡是旧识的意思吧。”
煌乐呵呵地说:
“就是以前住同一个地方。”
秦三月立马又看向鱼木:
“你跟老师住在同一个地方啊。是哪里,是哪里?我从来没听他说过!”
鱼木无法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她一脸认真,意味深长地说:
“这个说来话长啊。”
“啊……”
“我也没法明说,毕竟,那种地方,跟别人说了也不懂。真正懂的,也不用我多说。”
秦三月迷糊了: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反正,三月姑娘啊,我也不好多说。具体的,还是你自己去问公子吧。”
“这样啊。”
鱼木说话一套一套的,倒真的把秦三月糊弄住了。
兰采薇看不下去了,鱼木之前是跟她说过“老乡”一事的。在某些地方,鱼木给她一种跟自己师姐叶扶摇很相似的感觉。她叹了口气,无奈说:
“三月姑娘莫要在意。她自己也不知道,糊弄你呢。”
“啊?”
鱼木吐了吐舌头:
“别拆穿我嘛。”
兰采薇继续说:
“是公子说跟她是‘老乡’,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她就是逗你呢。”
鱼木连忙说:
“抱歉抱歉,小小的玩笑。”
秦三月莞尔:
“没什么。总的来说也没有在骗我嘛。想来也是老师自己的问题。”
鱼木点头:
“没错!罪魁祸首肯定还是公子!是他在糊弄我们呢!”
在这个方面,鱼木和秦三月达成惊人的一致。
秦三月笑问:
“不过我很好奇,鱼木姑娘原本是想说什呢?就是在煌说话之前,打算说什么呢?”
鱼木笑容微微一滞,但立马回答:
“肯定也是老乡啊。”
秦三月眼神意味深长。
“是吗?”
鱼木丝毫不露怯:
“那可不是。”
秦三月呵呵一笑:
“也是。”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她们默契地从这个话题上跳过去。
这种表现就给兰采薇一种她们认识了很久的感觉。
秦三月放松下来,看向兰采薇,下意识说:
“说起来,你的——”
说到一般,她猛地停住。因为她本来想问“你的提灯呢”。但立马意识到自己现在“不认识”兰采薇。
兰采薇问:
“我的什么?”
“你的剑很特别啊。”
秦三月改口后,在心里怪罪自己实在是太不小心了,一定要控制,控制!
兰采薇笑着说:
“这是木剑。不过能用。”
她想,只是问剑的话,为什么突然停住了呢?
秦三月保持自然地说:
“那想必你应该是很厉害的剑修吧。听说厉害的剑修一草一木皆可作神兵呢。”
兰采薇自谦道:
“我哪里厉害,只是寻常剑修罢了,比我厉害的数不胜数,在场的就有不少呢。”
“呵呵,过谦了。”
兰采薇摇摇头,没多说什么。她看着秦三月的脸,稍微想了想,笑道:
“秦姑娘倒是有些像我以前见过的某个人呢。”
秦三月表面镇定,内心实则已经呼啸了。莫非她还有以前的记忆?
“谁?”
兰采薇轻声说:
“清宫玄女。”
说着,她立马尴尬一笑:
“我也没真的见过清宫玄女,不过是意外知道了相貌而已。跟秦姑娘神似,但还是有明显区别的。”
秦三月摸了摸自己的脸:
“像吗?”
兰采薇也不确定:
“你这么一问,我又觉得不太像了。”
秦三月呼出口气,略微有些失望。她以为兰采薇还保留着对自己的些许印象。
现在看来,应该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唉。
她在心里叹息一声。
想着,要是有一天,曲姐姐回来,见到这样的胡兰,会是怎样的心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