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李鴻天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第一百四十二章 瞳生一株蓮【求月票】分享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夜空,黑云层层堆叠,带来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像是摧城般的黑云,盖压着整座人间天下。
朝小剑周身悬停着二剑,背负着手,白衣飞扬,放荡不羁。
一招撕裂了大道宗那位超脱强者的手段,却是让整个天下都为之寂静似的。
通天山,大坪之上,大道宗的每一位弟子都是陷入了震撼和不可思议中。
朝小剑一剑斩碎两土龙。
竟是撕裂了超脱境界的老祖的攻伐!
这二人的交锋,简直犹如神仙打架!
山巅之上,老人却是淡淡一笑,不惊不急。
“以九品战超脱,好一个狂妄的后生,好胆。”
朝小剑他并不认得,两百年时光,亦是称的上沧海桑田。
应该是两百年里崛起的后生。
不过,对于老人而言,不是大唐那位圣皇,亦或者当年那位女剑仙亲至,问题都不大。
能够威胁超脱强者的,唯有超脱。
想要杀死超脱强者的,亦是唯有超脱!
唯有超脱强者,才能真正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看到天地的伟岸,探寻天地的真理!
老人平静的看着朝小剑。
他的神念如流水般流淌而出,使得身躯周围的空间开始如涟漪泛起褶皱般波动着。
老人抬起手,一个术阵瞬间成型。
猛地一握。
黑夜上空,似乎有一道雷龙,于浓厚黑云中若隐若现。
老人手掌上提,身上的气势陡然攀升,像是沸腾的开水,一抹天公怒吼的雷弧自天穹砸落而下,在大道宗之巅,炸开绚烂的白光。
当雷光尽散,老人的手中便出现了一柄雷弧长矛,滋滋的雷光在跳动不断。
老人眸光平静的看着那悬浮于黑夜中的放浪不羁的朝小剑。
拧动老迈的腰肢,将那柄雷弧长矛,抛射而出。
……
……
帝京,长安。
一场冬日里的大雨,来的突然,噼里啪啦的雨水,拍打在长安街巷的每一个角落。
让长安城外的护城河,沸腾起来,一个个涟漪互相碰撞,有水珠似是滚沸的跳动。
长安城内。
马车的车轱辘在不断的转动,碾碎满地的雨水,在街巷上,拉扯出涟漪划痕。
一辆又一辆搭载着朝中大臣的马车,像是百舸争流,朝着皇城中汇聚而去。
砸朱雀门前,马车纷纷停下,帘布掀开。
穿着整齐官袍的大臣们接过了车夫递来的油纸伞,撑开伞,油亮的伞面承载着天地呼啸而下的雨珠的拍打。
他们提着衣袍,匆匆踏足御道,朝着太极宫行走而去。
一个又一个油纸伞,在御道上,像是一朵朵绽放的雨中寒梅。
而太极殿前的长廊。
老宦官高公公伫立在门前,朱红色的雕花木门被封闭的死死。
高公公看着眼前逐渐汇聚而来的诸多官员,面容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高公公,我等欲要求见陛下!”
“三皇子违背圣意,私离冷宫,汇入西域阿思荦山大军之中,如今,阿思荦山的大军,离开了西域妖阙,正朝着大唐内陆进军,此乃谋逆之状!”
“阿思荦山大军来势汹汹,势如破竹,更有三皇子坐镇,势如破竹,连破数城,朝着长安大军压来!”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阿思荦山发檄文,说要还大唐一片清明,说圣皇出了变故,惹得人心惶惶。”
“吾等恳请陛下现身与世人一个说法,安抚世人之心。”
……
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
使得太极宫前,叽叽喳喳嘈杂不休,声音甚至盖过了外面的暴雨轰鸣之声!
而高公公却是默然不语,只是臂弯中垂落着拂尘,举目眺望盯着皇城上空,盯着暴雨交织出珠帘的上空。
蓦地,高公公的眼眸一缩。
便见得夜空中的雨幕似乎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给撕烂。
每一颗雨珠都在爆碎,炸成朦胧的水雾。
随后,一股恢弘的古老钟声至皇城深处响彻,长安城外,一座座古刹都传出钟响。
那些叽叽喳喳的大臣们,蓦地不言语。
一个个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似的,瞪大了眼,一点一点的转动脖子,看向了皇城上空。
“噹——”
似乎有古老的钟声敲响,声音持续了许久,持续了八九个呼吸,才是渐渐逸散于天地之间!
随后,那自资源战之后,便沉寂了多日的铁律,竟然自皇城深处升空而起。
许多大臣身躯不由微微颤抖起来。
“铁律被引动,世间有人触犯了铁律?何人?”
有大臣开口问道。
“铁律声响八九呼吸,这不是皇族血脉受创,而是……有未曾获得铁律准许的超脱力量现世!”
一时间,一个个大臣皆是毛骨悚然,寒意遍体。
阿思荦山起兵,大军压境。
如今,又有铁律动荡,有超脱境界强者出世!
这一切种种,像是乱世来临之象,太平了两百多年的大唐,似乎要有大乱迹象!
高公公眸光深邃,长叹一口气。
果然,太极宫前。
有一位御史跪伏在地,磕头叩首。
“铁律当空,已经两百年不曾有超脱力量现世,请圣皇陛下携铁律征伐,镇压这位违背铁律的罪人!”
一位位御史叩首,一位位官员高呼。
阿思荦山的散播的谣言,传遍了天下,当谣言传的越来越广,便亦是足以引起天下的震动。
哪怕是百官,心也开始动摇。
他们需要圣皇做出一些举措来安抚他们的心。
不过。
就在他们纷纷跪伏于地的时候,有太监的声音高声传来。
“裴娘娘,到!”
“五公主,到!”
声音尖锐,但却是盖压过雨声与诸大臣的高呼声。
大臣们跪伏于地的动作,顿时一僵。
扭头看去,便看到一位身着华贵袍服,头戴凤冠的女子雍容华贵的行走而来。
她的身边,跟着一脸病态,时不时咳嗽一声的五公主,以及憨笑痴傻的二皇子。
女子华贵而冷漠,伫立着,注视着那悬浮着的铁律。
许久。
女子才是淡淡开口:“让圣皇携铁律镇压……他也配。”
大臣们鸦雀无声,四周只剩下了风声,雨声。
……
……
黑云骤然压下,哪怕是黑夜也无法撕裂这股沉闷。
黑云带来的压迫,无比的可怖,让人完全无法喘过气来。
朝小剑悬浮于空中,歪了歪脑袋,扫了一眼远处握着莲回剑,悬浮在空中的方浪。
方浪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大了,像是一头沉睡的可怕雄狮,在缓缓的睁开眼眸。
天穹之上,云海翻涌。
赵桢士得到了初代道首的神念支持,实力变得愈发的强大和可怖,一些曾经无法参悟透的对护山术阵的掌控难点,在这一刻,皆是融会贯通。
本来还能压制着赵桢士打的黄芝鹤,此刻竟是只能与这赵桢士不相上下的对抗!
朝小剑收回目光,眉头依旧紧皱。
通天山之巅的老人腰肢一扭,随后,猛地甩出了那柄汇聚天地雷霆的雷矛,雷矛震颤空间,撕裂黑夜!
犹如一道撕裂天地的流星,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朝小剑飙射而来。
朝小剑悬浮于空,徐徐抬起手,缓缓叩下。
随后,两柄剑交叠在了一起,最后被朝小剑攥在了手中,面对飙射而来的雷矛,缓缓往前递出。
剑与矛碰撞!
随后炸开的可怕能量在四处宣泄着。
朝小剑的身躯在空中倒飞拉扯出了一条白浪,横亘数十丈远!
“后生,对力量,要心存敬畏。”
山巅之上,老道人徐徐道。
随后,老人的五指攥拢,那逸散开来的雷霆能量,犹如万箭齐发一般,飞速朝着朝小剑洞穿而来,要洞穿朝小剑身躯的每一个角落。
朝小剑肺腑中喷薄出一股剑气,手指弯曲轻叩,那柄布满裂痕的青钢剑微微一颤。
随后,呼啸在他的身躯周围,速度快到了极致,每一次闪烁,便可抵挡下一缕雷霆。
朝小剑握住剑,虚空中只剩下一抹衣袂飘扬的衣角。
而朝小剑的身躯却已然消失。
他握着剑,在虚空中狂奔,在奔走!
剑平平抬起,遥指那山巅的老人!
“老道,我有一剑,可敢接否?”
朝小剑在奔跑的过程中,亦是发出了高声。
老道一手负于身后,淡淡一笑:“若非铁律的力量压制,否则,超脱的力量真正展现,你这后生……怕是早已死去。”
朝小剑闻言,眸光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递出一剑,身形随着剑一同闪烁,连续闪烁!
几个闪烁之后,便出现在了老道人的面前。
而另一边,正在和黄芝鹤激战的赵桢士,于云海之中显现出身形,见着不自量力杀向老祖赵太丰的朝小剑,流露出一抹嗤笑。
火熱都市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起點-第一百四十二章 瞳生一株蓮【求月票】鑒賞
随后,他看向了底下五位呆呆关注着战斗的大道宗长老,眼眸一凝,高声喝道:“还愣着干什么!”
“擒拿方浪,拿下莲回剑!”
随着赵桢士的话语响彻。
天穹的死寂瞬间被打破!
黄芝鹤的身形显现,怒骂出声:“不要脸的玩意!”
而闪烁到赵太丰身侧十丈范围内的朝小剑亦是面色微微一变。
正欲转身离去,支援方浪,可是那老道却是笑了。
一步踏出,第一次飘然出了大道陵。
大道陵内,有如星辉一般的灵念席卷而出,犹如瀚海,犹如飞泄直下的瀑布!
轰!
老人衣袍飞扬,双臂扬起,无数的灵念力量宣泄,似是凝滞了时间空间!
朝小剑只感觉身躯似是陷入了泥沼中,根本动弹不得,空间剑意亦是被压制住。
仿佛大道山之巅,有一尊庞大无比的道人法相,由灵念凝聚而成,道人法相双掌拍下,将朝小剑覆盖在其中。
朝小剑想要回援方浪,根本没有机会!
……
……
咻咻咻!
五位大道宗的长老瞬间反应了过来。
他们周身术阵浮现,飙射而起,朝着那悬浮在空中,不知道在做什么的方浪,驰骋而去。
五位长老,一人掌控一行术阵,五行术阵化作了五行牢笼,朝着方浪盖压而来!
封锁了方浪的每一个角落。
通天山上的大坪广场。
安梵,李元真等大道宗的弟子神色复杂无比。
看着被五位长老包围的方浪,他们明白,结束了,方浪这一次绝对是在劫难逃。
方浪的实力毕竟还是太弱了,只是三品剑罡境,想要对抗五位七品天咒境的长老,根本不可能!
天才的确能够越境而战,但是,三品战七品,已经不是越境了。
哪怕是轩辕太华当年,也不可能做到三品战七品!
五位长老重整旗鼓所凝聚而成的术阵,朝着方浪封困而来。
他们脸上流露出冷笑。
先前若非有朝小剑插手,他们已经彻底封印了方浪,将此子擒拿。
此时此刻,朝小剑被老祖所封困,这方浪,最终的结果,还是难逃封印!
“认命吧,小家伙。”
一位长老冰冷的开口。
大道宗超脱境界的老祖出现,这意味着,大道宗即将迎来巨大的变革。
或许将重新回归八朝乱世时候的荣光,能摆脱朝廷的桎梏,甚至,能够反过来压制朝廷!
他们知道方浪的身份。
轩辕太华的弟子,剑蜀宗的小师叔,大唐天下科考状元!
若是没有老祖这个底气在,他们或许还会稍稍客气些。
但是,有老祖在,方浪的这些身份在他们眼中,都是浮云!
超脱境界的强者坐镇大道宗,大道宗的崛起,势不可挡!
金木水火土,五座术阵盘旋着,其上的阵纹玄奇而深奥。
从各个方向,封锁了方浪任何逃脱的可能!
轰!
五位长老手掌平推,五个术阵飘荡而出,天地间的能量都被抽离,被不断压缩,牢笼在缩小,仿佛要将方浪囚禁在方寸之内!
不过,一阵清风徐徐吹拂而来。
被封禁在术阵之内的方浪却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眸。
那眼眸深处,瞳孔之中,有一朵莲花在悄然盛放。
瞳生一株莲!
随后,有剑气绽放。
那柄在方浪手中颤抖不已的莲回剑,陡然安静了下来。
在方浪睁开眼的刹那。
老神在在的压制着朝小剑的赵太丰,蓦地神色一变。
而发丝飞扬的方浪,弯曲手指,于悬停的莲回剑上轻轻一叩,莲回剑吸收了大道宗千年的道蕴,于此刻迸发而出,如银河飞泄。
五位大道宗的长老瞳孔一缩。
低头一看,便发现他们的脚下有剑气一点一点的滋生,滋生的剑气盘旋间,化作了一朵剑气莲花!
五朵剑气莲花,悬浮五位大道宗的长老脚下。
随后,瞳生一株莲的方浪,扬起修长的五指,五指微微攥拢。
五位长老惨嚎声响彻天地,被从脚底下蔓延的剑气所搅动,吞噬。
陨落,瞬杀!
天地变得死寂。
夜,倏地无声。
只剩下五朵血色的剑气莲花如礼花般于黑暗夜空中绽放。
方浪握住莲回剑,望向了那伫立山巅的老道赵太丰,微微一笑。
“老家伙,超脱打九品,打的爽了吧?”
PS:两更到,近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

好看的都市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討論-第一百一十七章   十年飼劍,一朝出籠分享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长安。
大雪纷飞。
白玉广场之上,气氛愈发的严峻,甚至有几分肃杀。
随着展露出的证据越来越多,三皇子李连城就像是被困入瓮中似的,找不到任何的出路逃脱。
一双双眼眸注视着三皇子李连城,让他不由的攥住了自己的拳头,而三皇子李连城的眸光则是盯着宗门宗主队列中的南业火。
就在所有人都盯着三皇子的时候,白发白衣的朝小剑笑了起来。
他自风雪中走出,踏着白玉阶梯而下,迈一步逸散一缕剑气,到最后,剑气如火焰般升腾!
朝小剑盯着南业火。
三皇子是不是主谋,朝小剑不知道,他只知道,剑蜀宗的弟子们在这次资源战中,受尽了委屈。
掌门师姐不在,那剑蜀宗他朝小剑便是最大,而他朝小剑……就应当为这些孩子讨回公道,让他们不受委屈!
谁让他们受委屈,他朝小剑就要将这委屈,加倍奉还!
主谋是谁不晓得,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东鲁剑宗绝对是跑不了!
林幕遮使用驱兽珠,引动兽潮,欲要让剑蜀宗的弟子们全部死在资源战中,这点是证据确凿,毋庸置疑,尽管林幕遮死了,而且死的很惨,但是,朝小剑依旧觉得方浪等人受了天大的委屈!
朝小剑向着太极殿方向拱手作揖。
随后冰冷厉喝。
“南业火,出来!”
声音激荡在白玉广场之上,让无数的白色雪花都炸裂开。
“你若不敢跟来,你信不信我朝小剑,今日便往东三千里,屠尽你东鲁剑宗所有弟子。”
话语落下。
惊得整个白玉广场皆是陷入死寂。
屠了整座东鲁剑宗,这事情若是别的人开口,大家只会嗤鼻一笑,但是,白发剑魔朝小剑……或许还真做的到!
随后,在诸多宗主复杂的目光中,朝小剑便化作一道流光,撕裂大雪,冲入云霄。
林幕遮的死,让南业火心头悲恸欲绝。
而林幕遮的死,让东鲁剑宗再也无法摘出自身,南业火作为东鲁剑宗的宗主,如今没有太多的选择,亦是御剑而起,追逐而去。
两人冲上九天云霄。
……
……
幽州妖阙。
第四资源驿站。
驿站楼阁中,大皇子李天麟安静端坐,身旁炉火中烧,水壶的壶嘴在嘟嘟冒着热气。
李天麟很享受这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玩弄一切于鼓掌之内,他就像是观佛海典籍中所记载的佛祖,翻掌便可镇压所有。
就像是在下一盘棋,黑子与白子的厮杀,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
他喜欢看到对手那种绝望的面容。
就像当年被他击溃了内心的君子剑温庭。
他和三皇子李连城不一样,在李天麟眼中,李连城太傻,太蠢,和那些野蛮的异族呆久了的李连城也变得只会用霸道而蛮横的行径来解决问题。
这样很容易失手,而且很容易让自己万劫不复。
李天麟眸光深邃,他饮尽了茶杯中的茶水,徐徐站起身。
暴雨在下个不休,所掀起的微风气浪,吹荡着他的四爪蟒袍。
李天麟眸光有些深远和深邃,看向长安方向。
李天麟觉得,唯有他才是继承了唐皇的血脉,他才是真正像唐皇年轻的时候,那种算无遗策,那种一切尽在掌握。
储君,他李天麟最适合,未来大唐的皇,他李天麟最适合。
但是,李天麟知道……他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成为储君,成为下一代大唐的皇。
所谓的储君之争,实际上只是一个笑话。
甚至,三皇子李连城因为与异族牵扯太深,也不为父皇所喜。
父皇喜欢的……只有那个傻傻的老二!
李天麟觉得很可笑,等了这么多年,父皇终于愿意立储君了,结果……不是他。
他这么努力,可是唐皇却是视而不见,偏偏一个傻老二,什么都不会,却是得到了唐皇的青睐。
大唐天下未来的主人,怎能是一个傻子?!
李天麟胸中有一团火在燃烧。
望着连珠雨幕,李天麟的眼底闪烁过画面,那是他一步一步靠近铁律时候的画面。
在皇城深处,悬着一张铁律,那是大唐的铁律。
用皇族子弟的鲜血浇筑的铁律。
强大,威严,象征着力量。
铁律延续了无尽的岁月,是各代皇朝的皇所掌握的至宝!
亦是他李天麟所追求的力量!
每一次李天麟将自己的鲜血浇灌入铁律中,李天麟甚至可以感受到铁律迸发出惊人的心脏跳动声,像是铁律化作了真正的人似的!
李天麟感觉在铁律面前,自己似乎变得无比的渺小。
正是这种渺小,才让李天麟越发的渴望拥有和掌控铁律。
唯有成为大唐天下真正的皇,才有资格掌控铁律。
李天麟看着滴落的雨滴,逐渐朦胧的天地,他眼眸亦是朦胧。
父皇,铁律……
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年前,轩辕太华迷失在楼兰妖阙,而从妖阙内狼狈归来的姜武王,将自己封禁在府邸中,十年不曾出。
而在这件震惊整个大唐天下的大事情的背后,唐皇冲击那超越人间极限的力量成功与否,似乎关注的人就变得没那么多了。
可是他李天麟依旧关注着,这些年他不断的试探,可是都未查出任何蛛丝马迹。
是成功了?亦或者……失败了?
若是成功了,那他这辈子都没有任何的机会登临皇座。
可若是失败了……那这便是他李天麟的机会,掀起轩然大波,改变既定命运的机会。
所以,李天麟不管如何,这一次一定要试探出来!
哪怕……乱了这天下又何妨?
……
……
方浪平静的看着大皇子李天麟。
实际上,在驿站之内,听得大理寺的官员乃是奉大皇子的命令来拘拿他们的时候,方浪就知道他错了。
从一开始就猜错了,指使林幕遮引动兽潮对他们出手的,并不是三皇子!
或者说,三皇子只是一个背锅的,亦或者被算计的。
真正的主使,林幕遮背后真正的贵人,乃至东鲁剑宗背后的贵人,是大皇子李天麟。
因而,方浪没有拒绝,亲自来见一见大皇子。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杀死林幕遮,或许也有些出乎大皇子的意料,这算是一个意外的变故。
方浪一身血衣,斗笠下的面容没有太过热切,对于大皇子李天麟,方浪发自内心深处涌动起一抹厌恶和不喜。
“你能杀林幕遮,的确出乎吾之预料。”
大皇子笑道。
“上次吾与你所说之事,你可思量好?”
那一次,大皇子和方浪在礼部宫阙内的谈话,方浪拒绝了大皇子的招揽。
方浪摇了摇头:“在下的想法一直未曾变过。”
大皇子眉毛一挑,随后,倒了一杯茶,徐徐一抛。
这杯茶,竟是稳定无比的破开了雨幕,朝着方浪飘来。
“喝杯茶,再好好思考一下。”
“吾再给你一次机会。”
茶杯飘至方浪的身前。
然而,方浪徐徐抬起手,被染成血色的袖子中手掌探出,拇指抵中指,屈指一弹。
嗡!
四周的雨幕瞬间炸开,无形的剑波扩散,那飘来的茶杯瞬间被方浪给弹的爆碎炸裂!
“道不同,不吃茶。”
方浪道。
四分五裂的茶水化作水雾迷蒙在了雨幕中。
这一弹指,表明了方浪的态度。
大皇子脸上的笑容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
“林幕遮应该是殿下派遣来的吧。”
方浪甩掉手上沾染的水渍,眼帘低垂,淡淡道。
话语一出。
倪雯,柳不白还有哥舒月华心头不由一惊,林幕遮不是东鲁剑宗的弟子?
派遣她来的,难道不是三皇子?
“只是对你的一个考验罢了。”
大皇子亦是淡淡道。
“考验?”
“我若是被林幕遮所杀,那就不是考验了。”
“就会成为你算计三皇子的一场计谋中的牺牲品。”
“皇族的子弟,都是如此的高傲,如此的傲慢,如此的冷血,三皇子是,你也是。”
“你觉得,身为皇族的你,随意施舍下一点东西,就值得世人为此感恩戴德?”
方浪抬起手,斜握住了匣中斜指黑云覆盖的穹天的莲生剑剑柄。
一点一点的抽出了莲生剑。
像是一股势在不断的汇聚似的,要斩尽笼罩天穹的浓雾。
周围,大理寺的差人纷纷握住了腰间刀柄,天地间的气氛,似乎一瞬间凝滞,雨滴丝毫无法下坠似的。
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黄瑛和姜灵珑也握住剑柄,神色凝重。
大皇子的表现相当于是默认了林幕遮是他所派遣,既然如此,那她们唯有拔剑。
“敬酒不吃吃罚酒,事实上,你若不是拔了莲生剑,我或许还真的会为你礼贤下士。”
“可是你拔了莲生剑,就变得和轩辕太华那个女人一样……高高在上的令人厌恶!”
李天麟淡漠道。
“你敢向我拔剑?”
李天麟站披着白氅,很快,淡漠的脸上,挂起了玩味的笑容。
“当年的温庭是如此,你方浪作为温庭的学生,亦是如此。”
“师徒二人,皆是如此的狂妄,如此的不懂敬畏。”
李天麟伸出手,一根手指上,急速落下的雨滴骤然悬浮凝滞。
“我不会杀你,我和老三不一样,他被愤怒支配了理智就会控制不住动手,但我……不会。”
李天麟笑的灿烂。
一步一步踏入漫天雨幕中,而雨幕竟是在他的周身纷纷消散去。
“状元郎……你很嚣张很自信,光芒耀眼,就像当年的温庭。”
“你若入我麾下,我会给你一个光明的未来,但是,你选择站在我的对立面。”
“你是不是很自负于你的天赋?”
“那我便在你心底深处,种下一颗恐惧的种子,粉碎你的剑心,让你活的浑浑噩噩……与那温庭一样。”
一步踏下。
大皇子的白氅飞扬,漫天雨珠似乎尽皆凝滞,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
一股如山岳般的压迫,一股仿佛孤舟面对万米巨浪般的压迫的感自方浪心头浮现。
大皇子李天麟的眼眸中闪烁起了一抹璀璨的金芒。
隐约有一股冲击灵魂的力量,朝着方浪倾轧而来。
方浪面色冷肃凝重,他既然会选择来见大皇子,自然是心头有所底气。
敌人在暗处最可怕,但是一旦在明面,那种带来的压迫感就会降到最低。
在方浪看来,大皇子比三皇子更可恨,这种自信无比,玩弄人心之辈,那种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心头无名火起。
方浪并不懂所谓的储君之争,他也无心卷入这种争斗中。
但是,他不想,却偏偏躲不开。
面对这种身不由己的浪潮,那他就张开獠牙,将这张大网给撕扯的支离破碎,一如当初面对三皇子时候那般。
只不过,那时候有几分靠运气。
而现在,方浪有底气。
方浪的底气是什么?
不是借力卡,借力温庭,或许能够爆发出看不透的力量。
但是,并不是十拿九稳。
他的底气是莲生剑!
方浪摩挲着莲生剑的剑柄,莲生剑的莲花剑珥似乎又开始一呼一吸的鼓动不休。
这种感觉,一如当初在秋岭妖阙中的情况一样。
莲生剑宛若活了过来一般。
轩辕太华留下的莲生剑,剑中沉睡着一抹意志。
别人都动用不了,但是方浪可以!
因为方浪丹田气旋内有剑意种子,而借力温庭又能动用这剑意种子,以剑意催动!
这才是方浪敢直面大皇子的底气!
他要像一位一往无前的剑客,管你任何狂风骤雨。
我自一心拔剑,撕裂一切!
温庭不敢挥剑,他方浪敢!
大皇子眼眸中的金光愈发的璀璨,仿佛形成了一股独特的“域”,将方浪,姜灵珑等人笼罩包裹在内。
在众人心头,大皇子的身形似乎开始不断的拔高拔高,像是化作一尊神明在俯瞰着人间的蝼蚁。
那种压抑的感觉,让人心头几乎要崩溃!
黄瑛有些绝望,她面容变化剧烈,原来,这就是当初温庭所面对的情况,原来,是这样的绝望!
黄瑛曾骂过温庭的不争气,伤心于温庭的不守承诺。
但是,现在黄瑛才真正明白温庭曾承受过的绝望,被压碎剑心后的绝望。
方浪闭上眼眸,灵念飞速涌动入了莲生剑内,调动丹田气旋内的剑意种子,丝丝剑意被调动,疯狂的涌入莲生剑内。
方浪似乎在莲生剑内看到了一个世界。
隐约间,似乎有一道白衣身影,风华绝代。
……
……
嗡!
一个葫芦飞速甩来,狠狠的砸在雨幕泥泞中,瞬间,那葫芦炸开,炸的四分五裂,泡着枸杞的枸杞茶,洒落了满地。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李鴻天-第一百一十七章   十年飼劍,一朝出籠分享
黄瑛,倪雯,柳不白等人蓦地感觉身上的压力一松。
哪怕是方浪亦是一怔,微微睁眼。
却见一道慵懒的身影从天而降,挡在他们的身前,握着一柄细剑,缓缓的挺直腰杆。
似是撑起了一整片天与地。
无数的暴雨都被逆势抬起!
温庭赶来了,挡在了方浪等人和大皇子之间。
他盯着大皇子,大皇子那流金的眼眸亦是盯着温庭。
彼此的视线碰撞之间,温庭拄着剑,微笑。
“殿下,好久不见!”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恶心。”
大皇子流金的眸子淡漠的看着温庭。
“你还敢出现在吾的面前,吾能摧毁你一次,便能摧毁你第二次。”
大皇子抬起手,遥遥对准了温庭,猛地一攥。
温庭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攥紧!
无尽的压迫砸落温庭身上,让温庭虚弱的身躯,似乎随时要跪下。
蓦地!
温庭笑了,他的脸上涌现一抹潮红。
他等这个日子等的太久了!
“曾经有个少年,告诉了我,蝼蚁可以杀象,凡人可以屠仙……身躯或许卑微,但是,不要丢失挥剑的勇气。”
“我学到了。”
“今天,我就要挥出当年我所丢失的一剑。”
“挥出当年我未曾挥出的一剑!”
温庭灿烂笑道。
他的身上,仿佛有枷锁浮现,手指轻叩间,有剑气喷薄,将枷锁一一斩碎,他的气息开始飙升!
从四品剑意境,跨入了五品,六品,七品,直至攀升到了七品巅峰!
随后,温庭手中拄着的那把剑似乎化作了一头惊天的巨鲨,张开獠牙,吞噬着温庭身上的剑气,剑意和力量。
藏在肺,藏在肾,藏在心,藏在五脏六腑内的剑气和力量,皆是被温庭手中的剑所吞噬!
以身饲剑!
就像是以血肉圈养饿狼,等待出栏之刻,噬咬整片山林!
这不是方浪借助借力卡复刻出来的半吊子的“以身饲剑”。
这是温庭饲养了十年的一剑。
真正的凶残秘技!
李天麟的眼眸微微一凝,似是没有想到,被他击溃剑心,废物了这么多年的温庭,居然能在他眼前挣脱枷锁,踏入七品。
“七品,不错。”
“但远远不够。”
李天麟淡淡道,他双眸灿金,无尽威压滚滚。
他就这样看着,注视着,背后仿佛凝聚出一尊天神般的虚影,朝着挥剑的温庭,踏出了脚掌,犹如抬脚踩死一只蝼蚁似的。
不过,他的动作很快僵住了!
温庭胡子拉碴的嘴角咧开。
霎时。
温庭达到七品巅峰的修为境界,竟是于此刻不断的崩溃,如潮水退却。
六品……五品……乃至回归四品……
而四品之后,还在下跌。
每跌一品,温庭的鬓角霜发便多了几许。
二品,一品,最后……身上一点一滴修为的气息皆无。
满头皆霜发。
平凡的像是个握着把剑器的普通人。
大皇子的金眸如神。
温庭漆黑眼眸似仰望天神的凡人。
望着大皇子李天麟。
温庭平平凡凡的递出了一剑。
那仿佛要踏下一脚的巨人虚影被切开,无尽如山岳的气势被切开。
大皇子李天麟身前的黑暗,暴雨,空间尽皆被切开。
这一剑,仿佛一位凡人踏足山巅,挥一剑弑神!
“周一元!”
“助吾!”
李天麟看着这一剑,瞳孔第一次紧缩,他发出了爆吼!
求助的爆吼!
温庭这疯子,磨了十年,就为了一剑!
他伸出的手掌被这一剑刺破,有染着金色的血在飚飞,一剑穿透他的手掌,手臂,直至漫入他的胸口,他的心脏!
自后背透体而出!
而温庭灿笑的松开手。
十年饲剑,一朝出笼!
那柄洞穿李天麟心脏的细剑,骤然颤抖,仿佛发出野兽般的低吟,像是一头出笼的饿狼。
带起一蓬蓬金色的鲜血!
在李天麟的身躯中前后交叉乱窜。
李天麟的心脏,肺部,肝脏,五脏六腑皆被这一缕剑气所洞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