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永遠的大洋芋


熱門都市小說 重生之鉅變 永遠的大洋芋-第1222章 勸誡不頂用相伴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重生之巨变
“是我惯啊,他是我惯的吗?你怎么不说他是跟你学的?龙国宾,你以为你在外面干的那些事情我就不知道吗?他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这个爹,给他做的榜样。真以为我啥也不知道?我忍着而已,不和你计较罢了。”龙国宾给的这个锅,刘眉并不愿意背。
况且,刘眉说的确实是真实情况。
龙国宾自从有了钱之后,很多时候根本就不回家,以前还找个借口敷衍一下刘眉,后来,干脆就敷衍都懒得了。
龙国宾的变化,一开始刘眉很重视,不但与龙国宾大吵了几架,甚至,她还找人跟踪调查自己的老公。
不出预料,龙国宾在外有人了,不止有小三小四,而且还和公司里面的秘书不清不楚,这其中有些人,他就使用了不太光彩的手段才得到。
不要以为所有的人用钱都能摆得平,有其是在龙国宾一大把年纪的情况下。正常手段不行,龙国宾为了得到,就使用了非正常手段,可以说,与龙康永是特码的半斤八两。
或许,龙康永会的,还真是从龙国宾那里学来的。
知道那些情况之后,刘眉狠狠的气了一段时间,就算是离婚这个选项,她也酝酿过好久。
不过,后来得知龙国宾只是与那些女人风流玩闹和逢场作戏,并没有想要放弃她和龙康永,刘眉渐渐的就自己说服了自己。
其中有个女人就贪心的要求龙国宾离婚,然后与她结婚,龙国宾很喜欢那个女孩子,可是这样的条件并未答应,就是给她买了一辆车而已。
男人嘛,在外面沾花惹草那是没办法完全禁止的,就算离了婚,也不会改变分毫。既然他还有这个家,那又何必去执拗于他在外面有没有人呢。家中的女人要是放不下,那么受罪伤心的只能是自己。
为了维持一个完整的家庭,为了儿子龙康永,刘眉选择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和忍耐。至此以后,刘眉就将生活重心放在了打麻将和泡美容院上。
打麻将是没了消磨太多的空闲时间,跑美容院除了消磨时间之外,也是为了保养容貌和身材,从而能够拥有一年那几次于龙康永的亲热时间。
可以这么说,刘眉要是不花那么多钱在美容院的话,她恐怕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黄脸婆了,那样的话,龙国并会更不愿看到他。当然,少有的那几次亲热,龙国宾基本上也是敷衍了事,但总比没有好啊。
现在龙国宾将儿子被打的责任推到刘眉的身上,想起这么多年的忍耐和委屈,刘眉一下子就接受不了,因此才会做出那样的反击。
“你忍着,你知道?你知道什么啊……”龙国宾心情就不好,被刘眉那么怼,他就想发火。
就在这时候,龙康永的声音在病床上响了起来,打断了他们两口子的争吵。
“爸,妈,你们是在吵什么……是因为我吗?”
“儿子,你别多想,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不是因为你,我和你爸爸也没有吵,就是谈点事情而已。”刘眉急忙窜到龙康永的身边,和颜悦色的说道。
说完之后,刘眉还瞪了龙国宾一眼,意思是怪他不安静点,惊扰到儿子。
医生说了,龙康永的病情需要住院好一段时间,而且,这个期间要安心静养,不能激动和激烈运动。
这种话,实际上医生几乎对每一个病人都会这么说,已经成了医院里面的标配语言。
就龙康永现在木乃伊的样子,激不激动且不说,那激烈运动,是绝对不可能的嘛,别说运动了,他就是大小便还成问题呢。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重生之鉅變 線上看-第1222章 勸誡不頂用看書
“儿子,我们没有吵,你就别胡思乱想了,现在,你只需要好好养病,尽快康复出院。”龙国宾摇了摇头之后,也压下火气和不快,装出一副随和轻松的样子到病床前来对龙康永道。
龙康永明明就已经听到了龙国宾和刘眉再争吵,可是他们都佯装下去,龙康永也就不再去纠结真伪。
龙康永的叛逆和在外面的虚度,一定程度上也真的于龙康永和刘眉的感情不太合有关。
就在龙国宾于刘眉经常吵架的那段时间,龙康永最抗拒的就是回家,所以他干脆找各种借口不回去,选择与自己在外面的朋友各种玩耍。
反正他家不缺龙康永玩耍的那点钱,他随时身上都是有成千上万块钱的,不管是包网吧,住宾馆,吃馆子,这些都不成问题。似乎因为不担心龙康永在外面的生活,对他就选择了放纵。
在大都市里面,想学好很难,但是想学坏却很容易。
龙康永中学时候就换了好几个女朋友,甚至那时候就搞大过别人的肚子,最终都是花钱摆平的。这就使得龙康永渐渐的偏离了应该的价值观轨道,好像不管他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花钱摆平。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鉅變 愛下-第1222章 勸誡不頂用看書
要不是有这么多年的铺垫,龙康永的胆子也不会大到对别人下药的地步,也不会在胡铭晨的面前那么肆无忌惮。
“爸爸,我……我是不是会坐牢啊?爸爸,你一定要帮我,我不愿意。我不但不想坐牢,那个打我的王八蛋,可不能让他好过。我是躺在病床上…….要不然我非弄死他……”龙康永的话很恶毒,越说越是咬牙切齿。
“儿子,你放心,你不会坐牢的,绝对不会。”龙国宾还没说什么呢,刘眉就斩钉截铁的给与安慰道,“现在不是你以前怎么样,而是那个小贱.人和他的家人怎么样,敢把你打成这样,绝对饶不了她一家,这你放心,有妈妈在,还有你爸爸在的呢。”
刘眉对于龙康永真的是袒护到家了,都这时候,还将责任全怪给别人,就像他儿子是个五好青年似的。
见刘眉那么大包大揽,龙国宾很想说点什么,可是看到龙康永身上的那些绷带,他忍住了。
其实,要换成平时,不用龙康永说,龙国宾就一定会出头,早就去找关系严办那几个人了,甚至还不止于此,估计就是在看守所里面也会被整半死。
因为龙康永的下体受到重击,极有可能会在今后失去男人的能力,这就意味着他龙家有可能会断子绝孙。
这对龙国宾来说,才是真正难以接受的地方,至于身上的那些伤,他并不太在意,完全可以治好,要在外面玩,那就要有这样的觉悟。
只不过此时龙国宾的注意力真的不在龙康永的身上,龙头地产开发公司的生死存亡对他家来说那才是致命的大事。
要是这家公司没有了,那其他都是百搭。
而且,现在他去为龙康永报仇,就有些属于节外生枝。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鉅變 線上看-第1222章 勸誡不頂用熱推
目前,龙国宾的当务之急,就是低调,然后平平稳稳的弄到一笔钱,有了一笔钱度过难关,那么龙康永的仇就不是问题。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嘛,如果报仇的能力都没有了,那还讲个毛线。
“爸,真的吗?是真的吗?你会帮我?”龙康永还没有傻掉,他晓得刘眉的保证没有多大用处,要龙国宾说那个话才可以。
“嗯……你妈妈说的是真的,有爸爸在,什么麻烦都能为你摆平,只不过……儿子,那种事不能再干了,你今后还是要学好,要收敛一些……爸爸妈妈不可能保护你一辈子,懂吗?”龙国宾昧着良心说着暂时欺骗龙康永的话道,不过,最后的那句倒是他的一句真心话。
龙国宾也不想龙康永的心情不舒畅从而影响治疗效果。所以他愿意说真实的谎言。
但是,透过这段时间的困难,龙国宾也开始考虑和反思一个问题。
那就是有一天他真的不行了的话,龙康永的行事做法,真的会吃大亏,到那时候,就不会有人能保护他了。
以前,龙国宾不觉得自己会垮,会倒下去。就算是上次因为买地被蒋永通摆了一道,他选择躲避,那也没有觉得自己会撑不过去,但是现在,龙国宾不敢有这样的坚定自信了。
所以最后告诫龙康永的那句话,是龙国宾发自内心的,他是真的有危机感有担忧了。
也许是看到了龙国宾那郑重的神态,又或者是想到了龙国宾前面提到破产的可能性,对于最后他告诫儿子的那句话,刘眉是赞同和支持的。
“是啊儿子,这回,遭了这样的难,你要好好听你爸爸一回,今后,别再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一起玩了,好好跟着你爸学习做生意。我们家的事业迟早是要交到你手上的,你要是不好好学一下,以后怎么接班嘛,啊,别再整天在外面晃荡了,也不安全不是。”刘眉顺着龙国宾话的意思,跟着劝诫龙康永道。
“我怕什么,我不会,不是还可以请人嘛,现在有职业经理人,让他们打理就是了啊,咱们有钱,当然就是要享受生活。做生意多累啊,如果选择那么累,那我还不如不继承,将公司卖了给我钱得了。”龙康永十分弱智和大言不惭的道。

jkp55精彩都市言情 重生之鉅變 起點-第1168章 買房被無視鑒賞-ta68m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重生之巨变
罗光聪要送儿子来镇南上学,那就送吧,胡铭晨也不会坚决的反对。
还别说,罗光聪的这个选择,还真的是让胡铭晨将心中还留存的那么一滴滴疑虑给完全打消了,毕竟如此庞大的海外资产掌握在这么一个不是家里人的人手里面,要做到百分百的放心,并不是那么容易。
妃宫辞之绝世魅皇
当然了,罗光聪的身边还有一个吴怀思,对于海外的不管是投资还是金融操作,都需要处理大量的法律文件,吴怀思拿到了硕士学位之后没多久,就被胡铭晨送出去了,他现在是罗光聪身边的法律顾问,也正是因为那些法律文件,海外的庞大资产才会从法律角度来说是属于胡铭晨的。
吴怀思在朗州大学读了法律系本科,又在京城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就国内来讲,他算是高学历的法律人才了。可是对于海外庞大而错综复杂的法律事务,他还是显得吃力,甚至有些就是外行。
法律这个行当的区分是很细的,除开大陆法系和欧美法系之外,还有特别的专业项目,例如刑法,国际贸易法,国际法,刑事诉讼法,金融法,财产保护法等等,每一个细分领域都会有极其纷繁复杂的条文和内容,在更注重法治精神的西方,尤其更甚。就没有说一个人可以对所有法律知识都懂的,更别说精通。
所以,吴怀思现在手里面相当于是掌握着一个律师团队,那些律师才是各个领域的法律专家,与此同时,吴怀思也在知名的耶鲁大学继续攻读法律学博士学位。
能一边学习一边实践,吴怀思的进步很快,只需要两年,他就可以在耶鲁大学毕业。到时候他如果想在美国当律师,应该也没问题了。只是,守着胡铭晨这么个大金主,吴怀思是不可能离开去单干的。他手底下就不乏哈佛、耶鲁、剑桥等名校毕业并且在大的律师行取得骄人战绩的律师,这些人当律师可不是为了什么法律尊严或者维护正义,就是为了利益为了赚钱。既然胡铭晨这边给的待遇比去打那些冗长的官司来得好许多,又何必整天去面对那些形形SS的人呢。
虽说罗光聪说不需要胡铭晨陪同,但是在他们一家三口停在在镇南期间,胡铭晨还是带他们游览了多宝山,状元古镇等几处景点。既然罗好要在镇南求学,李卿要陪着照顾,胡铭晨就当是带他们提前熟悉环境了。
丞相 夫人
目前镇南没有那种国际学校,但是,罗浩要在镇南上学也不是没有好的学校可以选,例如镇南一中,这是全国前一百名的知名中学,从这所学校毕业,如果考不了重点,那就是差劲的,其本科录取率是百分之九十九,每年进入京城大学和水木大学的毕业生十数人。还有就是在半天花园那边已经有了一所贵族学校,这所学校的收费是普通中学的数十倍,但是其软硬件设施的确非常好。据说硬件投资就上亿,学校的老师全部名校毕业,不少还是特聘的经验丰富特级教师,而且,这所学校还从米国和东瀛等地招聘了专业的外语教师。
如果罗浩是想去镇南一中,那么胡铭晨可以找金付宽给打个招呼,或者招呼都不用打,只要罗光聪在镇南成立一个资金充裕创业投资基金,当地部门就会极力的解决这个问题。
至于半边花园的贵族学校就更简单,花钱就行,何况罗浩和李卿生活在镇南本身就是要买房子的,只要选一栋半边花园的别墅,就可以就近入学了。
半边花园是丰城的四海集团联合罗皓才一起共同投资的大型高档社区,也是镇南第一家按照一比二配备车库的现代化小区。里面不仅又小高层,有现代化公寓,还有好几十栋带独立花园的别墅。这个小区除了贵族学校外,还有贵族幼儿园,银行,家乐福超市和体育健身中心等等各种健全的配套设施。
即便罗浩要在镇南上学,那也要一个月后才能来,毕竟有一些手续的办理是需要时间的。
这天胡铭晨带着方国平,王荣飞和庞朴去半边花园看别墅,既然罗光聪将老婆孩子交给自己,那胡铭晨就得帮忙做点事。不管罗浩就读那个学校,住的地方胡铭晨得提前给他们预备好。
半边花园的价格昂贵,可是房子的销售情况很不错的,那些别墅现在也只剩下三栋还没有售出去了。
这三栋别墅没卖出去并不是因为地段不好,而是因为价格较贵。其中一栋有四层,建筑面积就超过六百平米,此外,前后花园加起来还有一百八十多平米,再加上纯西式的豪华装修,后面阳台和窗户就恰好对着一片小湖泊,所以其开价超过两千五百万。
相比起这个别墅区里面那些大部分五百万左右的别墅来说,两千五百万的开价的确算是天价了,另外的两栋稍微差一点点,可是也要两千来万。
如果在沿海发达的大城市,两千万的别墅算不得什么,上亿的恐怕也不是特别稀奇。然而在经济还不是那么繁华的镇南,这样的价格真的算是高不可攀了,就算是那种身价上亿的人家,相信也不会轻易花那么多钱用在一栋房子上。
胡铭晨来这里看房子,既然只剩下这三栋了,那么他也没得选择,只有从这三栋之中挑一栋,反正不管是两千五百万还是两千万,对胡铭晨来说已经不是个事了,罗光聪帮他挣了那么多钱,就算是作为奖励,也实属应该。
然而,当胡铭晨他们走进半天花园那富丽堂皇的售楼大厅时,他们所得到的招待却有些敷衍。
珠光宝鉴
火影前传之活下去 飘蓬随风
一线姻缘南北牵 杨柳风
“先生,你们是要看房吗?”一个身着黑色短裙制服的售楼小姐机械的在门口迎接他们。
胡铭晨点了点头。
“那请这边来看…….我们半天花园是我们镇南最高档的楼盘了,销售非常火爆,现在高层和小高层都已经销售了超过百分之九十五,适合你们可选的范围就只有靠进西边的这三栋了……到这里来,我给你们指以下……”售楼小姐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请胡铭晨他们坐下喝茶,而是带着去模型展示区就直接进入正题。
“等等,你等等。”胡铭晨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了些许不悦。
“怎么了?你们不是来买房子的吗?”被胡铭晨打断,那个售楼小姐一样的有些不快,不耐的打量着胡铭晨问道。
“不是,你怎么也不问我们想买什么样的房子就让我们看呢?作为销售人员,是不是得先了解顾客的需求?”胡铭晨沉着脸道。
“先生,很抱歉,或许你对我的工作有些误会。我这么说吧,现在不是你们的需求问题,而是我们本来剩下的房子就不多了,就只有很小的范围可以选择。如果我介绍完了之后,你们还是不满意,那么可以去别处看看,我无能为力。”售楼小姐殓去脸上仅有的一丝笑意,板着一张脸道。
就连“抱歉”二字,售楼小姐也是机械式的说出来,根本没有任何的情感,换言之,人家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就是因为你们的房子卖得好,所以你们才这样傲慢和漠视客户吗?你觉得除了你们这里,镇南那么大个省会城市就没有其他好房子了吗?”胡铭晨并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可是这个售楼小姐的态度实在让他不敢恭维。
“有没有我不知道,我就晓得我们半天花园卖得比其他地方都好,如果你们是要买房子,那我就给你们介绍一下,如果不是,那不好意思,那边还有客人,我就要去招呼他们去了。”售楼小姐生硬的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还真的就从胡铭晨他们的面前走了。
顺着售楼小姐离开的方向,胡铭晨他们看到了恰好有一男一女走进来,男的西装革履,竖着三七分的发型,年纪五十岁上下的样子。他的右手边挽着一个贵妇模样的女子,戴着大墨镜,紫色短裙,纯白色的小挎包,脚上的浅黄色凉皮鞋看起来非常精致。而在这两人的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助理式的人物。
就在接待胡铭晨他们的那个售楼小姐迎上去的时候,那边吧台后面也有一个售楼小姐走了出来,似乎也要抢着去接待这一组大客户。
其实吧台后面有一台监控器,对于售楼部外面的区域可以看的非常清楚,那名售楼小姐看到胡铭晨他们来的时候并没有动,而是指示另一名售楼员接待胡铭晨他们,等见到这一对有钱人是坐着黑色大奔来时,她就动了。
由于半天花园的房子已经销售得差不多,因此售楼部就打量裁减员工,目前就只剩下两个保安和三个售楼员,其中有一个男售楼员带着人看房子去了,就剩下两个女的在售楼部里面职守。
那个售楼小姐为何对胡铭晨爱答不理的,就因为胡铭晨他们时开一辆牧马人来的,而且那辆车的车身在来的路上过了一段正在整修的道路弄得有些脏。所以那个售楼小姐就觉得胡铭晨他们四个男人就是来闲逛的,根本就买不起这里面的房子,自然就没啥激情。
至于牧马人这车,在她的眼里,就是一部普通吉普车而已,而且看起来还又旧又脏。

xq89g熱門都市言情 重生之鉅變笔趣-第1166章 首次見下屬家屬讀書-5b6nx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
“这些钱,除了一部分保持游资之外,其余的部分,还是要想办法变成投资,甚至于进入到国内来,促进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实业成长。目前,国内的经济还是比较缺乏资金的,尤其是广大的内陆省份和地区。”胡铭晨道。
“我想过了,我们可以参股其他的国际企业,甚至是分散持股之后,再安排这些企业来进行投资,这样的话,既不显山不露水,还能做到我们说了算。胡少,此外,我们是不是可以搞一个投资基金,专门支持国内的新创事业?”罗光聪说着拿出一份他草拟好的资料递给胡铭晨。
胡铭晨接过来一看,是一份企划书。
小子闖七界 孤星寒楓
花了十几分钟,胡铭晨才把这份企划书看完:“很好,再风险投资和新创投资上,我们却是与西方还有不小的差距,就算是目前的一些投资公司,实力也相对较小,从而使得我们在创新上动力不足。你这个想法与我倒是不谋而合,只不过……你上面说将总部设置在镇南,我觉得有些不太合适。”
吸血鬼伯爵:驚情四百年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您不就在镇南嘛,难道你不是想帮助家乡发展吗?公司总部在这里,那么我们投资的很多项目就会选择在此落地,多好。”罗光聪诧异道。
罗光聪在企划书中刻意将总部地点放在镇南,就其内心来说,有点是在拍胡铭晨的马屁,觉得胡铭晨一定会喜欢这样的安排。
胡铭晨沉吟着摇了摇头:“镇南相对国内的其他一线城市来说,缺少人才优势和创新土壤。而新创事业的主力军是年轻人,是有理想有文化有技术的年轻人,镇南就只有朗州大学这么一所重点大学,市场的活跃度又不如沿海大城市,将投资基金总部放在这里……好像有点不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效果会好吗?”
臥龍曲 紫氣東來
胡铭晨不想为家乡,为其他内陆省份多做些贡献吗?当然不是,只不过胡铭晨也不是个很狭隘的人,很多市场,一旦违背市场规律,就会好心办坏事,即便能成,也会事倍功半。
“呵呵,胡少,如果是在二十年前,那么你所说的是对的,可是,如今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是互联网时代,所谓的地理概念,一定程度上正在被拉平。我看过国家的相应规划,未来十年,整个国家不管沿海还是内陆,交通都会有一个飞跃,不止高速,机场,就是高铁,恐怕也会连接每一座稍大点的城市。最关键的一点,我们投资的不会是那种传统产业,也不会是那种劳动密集型的出口产业。实际上,内陆的二三线城市也有自己的优势……”罗光聪似乎非要将这样的一家公司总部设置在镇南不可,为了这个目的,他尽可能的要说服胡铭晨。
走向巨星
“什么优势?”胡铭晨问道。
絕頂槍神 吾名神秘
“如果交通问题一旦解决,那么内陆的二三线城市的优势就会凸显,比如地价便宜,房价便宜,而且为了与沿海大城市在经济发展上竞争,每个城市应该会提供比其他地方还要有力度的扶持政策。对于新创事业来说,一旦信息的获取不存在障碍,交通的流动不存在问题,那么低成本就是要重点考虑的问题了。同样的资金,在一线城市也许只能坚持一年,但是在镇南或许可以坚持一年半乃至于两年。而且就我所知,光是电价这一项,镇南就要比沿海便宜百分之二十五以上。当然,不会是每一个项目的持有人都愿意落户在镇南,可相应的,也不可能因为深处内陆就产生不了新兴事业。就比如米国,许许多多的大企业,他们的总部就不是在知名大城市。”罗光聪一步一步分析说明道。
肖浩航詩集 影子肖
權少爹地太過分
经过罗光聪这么一说,胡铭晨也觉得似乎有些道理,总不可能什么好东西都在沿海,内陆迟早也是要走出自己的路子才对,因为内陆是不可能永远穷下去的嘛,即便是少,但也是有一些很不错的企业得到发展壮大的。
“听你这么说……好像还真的是有点那么回事哦。”胡铭晨微微颔首道。
六宫无妃 月斜影清
“现在毕竟二十一世纪了嘛,而且,就算是总部在镇南,可也并不是非要局限在镇南不可的啊,依然是面向全国的嘛。十年前,你们还在凉城的时候,不是就投资了企鹅科技吗?后来还投资了阿牛公司和鹏博电子集团,所以地理在今天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问题了。”罗光聪将胡铭晨的“丰功伟绩”搬出来,胡铭晨就沉默了。
想想也是,那时候的凉城相比起今天的镇南,那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可以这么说,今天的镇南顶那时候的凉城起码七八个,既然那时候的都能有如此成就,遑论今天的镇南呢。
所谓的环境是有作用,或者说有很大的作用,但是关键还是靠人不是。太祖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要是真的选择镇南建总部,那么与这三者难免都要斗,就不晓得胡铭晨会不会觉得其乐无穷了。
“那好,就按照你说的吧,我们现在资金不成问题,不过在专业人才上,要多费心,没有好的人才来加盟,我们就没办法从成千上万的创业方案中选择有市场前景的项目和团队。”胡铭晨思索了一会儿,坚定的拍板道。
特工王妃:冷傲王爺腹黑妻
“人才团队,我会从海外物色一些,你也可以让马家豪或者陈学胜从鹏城挖掘一些,风险投资或者新创投资,鹏城是搞得有声有色的,在国内完全处在前三名的位置,只要肯挖,招揽到一批合格的专业人士应该不难,相对来说,他们也更应该了解国内的环境和市场。”罗光聪道。
罗光聪的这个说法,胡铭晨是赞同的,也是一个事实。国内的新创企业以及为新创企业投资的基金公司大部分都处于四个一线城市,这四个城市不仅城市大,经济繁荣,而且人才聚集优势明显,产业链也相对完整,资金雄厚。而鹏城在这里面又属于在科技和电子领域中走在前列的,何况他还与HK相邻,许多HK的人才前进大陆发展的第一站就会是鹏城。
“OK,那这个事就这样定下来了。”胡铭晨点头同意之后,罗光聪居住的酒店房间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
此次罗光聪前来镇南居住的还是清溪别院,只不过这回是包下了一栋独栋小楼。
玉破紅塵女兒醉 夢如是
罗光聪起身去打开房门,迎进来一个三十多岁,打扮精致的漂亮妇女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半大男孩子。
那妇女一身深色的长裙,头发挽成一个类似古代的那种坠马髻,雍容大气,一双黑色的小羊皮高跟鞋,脖子上挂着一串玛瑙珠子,左手戴着一个玉镯,右手腕则是一块百达翡丽的腕表,手腕上挎着一个爱马仕的小包。她所牵着的那个小男孩则是短袖白衬衫陪蓝色格子的背带裤,领口还想模像样的扎着一个领结,小偏分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宛如一个港台电视剧里面的小少爷。
“李卿,来,我给你介绍,这就是胡少,我的老板。”罗光聪半搂着那个容颜清丽的女士来到胡铭晨的面前,向她介绍胡铭晨道。
“胡少你好,经常听光聪提起你,她对你可是钦佩不已,也谢谢你给了他一个展现能力的机会。”李卿微微向胡铭晨欠了欠身,脸上挂着春风般的微笑对胡铭晨问好道。
“嫂子客气了,我是胡铭晨,你就叫我小晨得了。我也是很佩服罗哥的本事,以前没怎么发现,现在我们是相见恨晚啊!”李卿进门的时候,胡铭晨就已经从沙发山站起来了,同时他的脸上也挂着浅浅的微笑,“欢迎你们一家到朗州来,明后天我不上课,陪着你们可以到处转转。”
此次罗光聪来向胡铭晨汇报工作,是带着老婆孩子来的,这一点与以往有着本质性的区别。当然,这也是胡铭晨第一次见到罗光聪的家里人。
“胡少,我知道你是比较忙的,不必如此,罗浩,叫人啊。”说着罗光聪轻轻杵了那个半大男孩一下道。
这个罗浩从一进屋,就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胡铭晨,似乎胡铭晨的身上有什么秘密,他要将其看出来似的。
被父亲一提醒,罗浩这才醒悟过来,连忙很有礼貌的称呼胡铭晨“胡叔叔好。”
“呵呵,你好,你好,来,坐下喝茶,罗浩是吧,坐我旁边来。”胡铭晨热情的招呼道。
这还是第一次有下属带着家属来见胡铭晨,所说王展的一家胡铭晨都见过都认识,可是这次罗光聪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在李卿和罗浩进来之前,胡铭晨和罗光聪就在边聊边喝功夫茶,他俩跟着坐下后,胡铭晨亲自为他们每人斟上一杯香茗。
“我可以不喝茶吗?我看到那边有可乐。”罗浩看了看放在面前的小杯子里的黄汤,皱了皱眉道。
“你这孩子,喝什么可乐,茶才是好东西。”罗光聪嗔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