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洛零柒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碎金記》-第三十三章 救兵分享

碎金記
小說推薦碎金記碎金记
“是你。”顾菀看着来人,神情虽然狼狈,却没有太多的惊讶。
月光下,衍王捂着脖子处,虽然有血从指缝间流下来,但很显然,并没有伤到要害。
他仍然有行动力,那张俊秀的脸,甚至因为疼痛,而显得略微有些扭曲。
“是我。”他看着顾菀,喘息着说道,某种程度上而言,比顾菀更像是一个受害者。
手心冰凉的簪子并不能带来任何安全感,顾菀强撑着自己,眯着眼睛打量他一眼,然后却是笑了,“没想到您最后也走上这种下三滥的路子。”
“路子不分高低贵贱,有用就好。”衍王缓过劲儿来,松开了手,用带着血的手慢慢的摸索上顾菀的脸,目光中带着迷醉,“本王想了许久,却觉得……我想要你。”
他对顾菀一向是又爱又恨。
若能放下,也不至于这般纠结了。
黑夜中,顾菀与他对视之时,眼睛亮的吓人,那灼灼的恨意几乎要点燃他。
对了,就是这样熟悉的他,才能让他兴奋。
但是很快,那抹亮光消失,她歪着身子倒下,轻描淡写的说道,“请便。”
“你不反抗?”衍王恨她这幅任君采撷的架势,却又控制不住对她的占有欲。
“我反抗的了吗?”顾菀轻笑两声,声音黏糊,但语调却清醒,“就算我没有中药,以你现在的权势,要占有我也是一句话的事。”
“闹生闹死的多难看。”
“你,你简直是不要脸!”衍王停下了手,明明他是半夜摸进房间的,这会儿却像是被强的一样。
“不过一响贪欢,有必要那么认真?”顾菀神情更加放松,软趴趴的倚在那里,冲他抛了个媚眼,“来嘛。”
“你当本王不敢!”衍王咬牙切齿,手颤了又颤,却是怒从新起,撕拉一声扯开了她的衣襟,埋进了欺霜赛雪的脖颈间。
仿佛天上那片乌云,终于落了下来,让你知道它会落到哪儿去。
顾菀仰躺在那里,抬头看着天空,心里头平静无波的数着,“一、二、三、四……”
身体很热,但心却很冷,极度的难受之下,身体和灵魂仿佛被人撕裂成两个个体,她无比知道自己处于什么状况,在做什么。
有点难过,却不至于有多么悲哀。
实际上,自从离开那座金丝笼子,离开父亲的保护,她就知道这一天早晚的。
区别是落到这个男人手中,还是落到那个男人手中。
想开点,抛却掉无用的肉身,我的灵魂始终是自由且坚强的,没有人能伤害得了我,也没有人能阻挡的了我的步伐。
顾菀苦中作乐的自我安慰。
用一件无用的东西,换一个没有负担的未来,岂不是很好?
贞洁于她,无非是一件可有可无的装饰品。
没什么大不了。
心里这么想着,便觉得此刻发出的噪音未免有些太过无趣,于是她干脆闭上眼睛,想要静待事情的结果。
但没想到,这一夜给她的惊喜远过于这个。
就在她刚感觉到脖子刺痛时,就听得呼的一声,身上的人被掀飞了过去,然后接着两个人便在室内打了起来。
一个是衍王。
另外一个是……
庞祈玉?
“不要再打了!”顾菀半撑着手臂,朝着那边喊着,第一次露出情绪的破绽。
然而男人们并不听从,不知道从何处来的庞祈玉跟衍王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从这头打到那头。
衍王的身手自然是不能与庞祈玉相比的。之前庞祈玉或许有让他,但这次却毫不留情。一堆劈头盖脸之后,衍王就出得气多,进的气少了。
“你凭打我!”终于得到喘息机会的衍王,愤怒的教导。
“殿下记性不好吗?”庞祈玉回看了顾菀一眼,然后直接将外裳脱下,罩在顾菀身上,裹得一丝不漏,这才理直气壮的看向衍王,“我说过了,她是我的女人!”
哦,对了,夜里解围那次,他说过她是他的外室。
莫说是衍王,就算顾菀,也差点忘记这件事。
“你,那这大半夜的,你凭什么出现在这里!”衍王问出了顾菀的心声,顺手还给他戴了个帽子,“擅长公主府者,死罪!”
“我半夜见情人不行啊!”庞祈玉丝毫不怕他,反唇相讥,“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收到邀请。”
“你,你,”衍王气的说不出话来,庞祈玉却是混不讲理的又举起了拳头,“好了,现在,给爷滚出去。”
“我就不出去,你奈我何!”衍王被惹得上了真火,也不是好捏的柿子。
“那简单。”庞祈玉吊儿郎当的笑了起来,“这是公主府,四周的宾客也都不少,您再叫大声点,咱们把四周的人都吵起来,让其它人给评判一番如何?”
“你,你走着瞧!”半夜被人打成这样,再折腾下去惊动其它人,那就是彻底不要脸了。
衍王毕竟还是比庞祈玉要脸点的,最后只能愤愤的丢下这句话离开。
“呸!”庞祈玉对着他的背影吐了口唾沫,这才转身抱着顾菀安慰,“乖,别怕,别怕,我来了……”
“我没有害怕。”顾菀无奈的哼了一声,火热的手臂忍不住攀上了庞祈玉的脖子。
刚才有外人在,她还能勉强保持着些冷静。如今卸下防备,那种燥热就再也压抑不住了。
“没害怕干嘛还抱我?”庞祈玉大大咧咧的说道,看着顾菀衣衫不整的样子,着实有些不敢看,索性直接将人抱起来放在床上,然后不能顾菀喘气,就直接拿着被子捂住了她。
“热!”顾菀简直是快要被他闷死,却又挣扎不开,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探头往前,趁其不备一口咬住了他的手。
“疼疼疼疼~”庞祈玉被咬的飙出了眼泪,趁机松了手,让顾菀趁机冲破了被子山的包围,一把抱住了他。
等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时,已经被顾菀反客为主的压在了身下。
“你,”两人对视着,庞祈玉莫名的觉得有些脸红心跳,说话也忍不住带了些大喘气,“你这是干嘛呢!”
顾菀的长发散落下来,犹如一匹黑缎子,隔开了空间,将两人置身于一个隐秘的空间里。
“我被下了药。”顾菀很佩服自己这个时候还能思考。
“下药?什么药?”庞祈玉本能的发问,等回过味儿来之后,又羞又臊,恨不得起身追上衍王,“我真是把他打轻了!”
“不急。”顾菀抓住了他的领口,将脸埋了进去,“借我解解药性。”
“这怎么行!”庞祈玉吓得一下子就跳起来了,抱起她就要想往外跑,却被顾菀一把掐住。
“这是大长公主的地方,你现在带我出去救助,明天我就不用见人了。”顾菀一字一句的说道,她疼的骨头都在冒烟。握紧的拳头里,指甲都陷进了肉中,却毫无知觉,“你要是不行,就给我找个别的男人!”
“这怎么行!”庞祈玉不假思索的反对着。
然后下一秒钟,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三下五除二的将怀中的人抱起来,跑到后面的浴房中,直接丢在了冷透的浴桶中。
“砰。”
顾菀被水差点呛死,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勉强攀在桶沿,深呼吸了几口,然后抬头看庞祈玉,只见他脸上写满了骄傲。“怎么样?没想到吧!”
“你,”顾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他眼疾手快的一按,脚下打滑,差点没淹死在自己的洗澡水中。
“不要着急,泡泡,多泡泡,一会儿就好。”庞祈玉趴在旁边,一副贴心暖男的模样哄着,“你要是困了,就在水里头直接睡过去也不要紧。有我在,放心。”
“啪!”顾菀勉强从水里爬起来,看着那张欠扁的脸,一时没忍住,一耳光抽到了他脸上。
“你打我?”庞祈玉捂着脸,又是惊讶又是委屈。
“我没有。”顾菀面无表情的说道,整个人被水冻得牙齿咯咯打架。
“不,你就有!”庞祈玉不依不饶,说着说着就心酸了起来,“你为什么每次都打我,不打他!”
明明占便宜的是衍王,但最后被扇巴掌的却是他。
“因为你还有挽救的余地,而他是个彻彻底底的人渣,不值得我脏手!”顾菀哼了一声,理直气壮。
庞祈玉想了想,倒也有几分道理,于是火气消了些,拿着布巾蹲在旁边跟她说话,“你的脾气也忒大了些。还有你的性子。你就不想想,今天这状况,要是没有我出手,你该怎么办?”
“难道还要我谢谢你不成?”顾菀按着额头,身子里热的不行,水又凉的过分,这冰火两重天的境遇,让脾气再好的人也有些烦躁,所以说话也就更无所顾忌了些,“要不是你,我早就解决了这个问题,还用得着这么难受。”
“解决,你要怎么解决?”庞祈玉像是炸毛的猫一样,一下叫了起来。
“就是你想的那种解决办法。”顾菀皱着眉头,“衍王不是个多么差的对象,大不了眼一闭,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原本今晚一过,什么麻烦都会没有的。可被你这么一掺和,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跟他做个了断。”
“你,你……”庞祈玉指着她,半天都没说出话来。最后却是将毛巾一摔,直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