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淒煌破天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降臨:開局重生至尊骨討論-第263章比賽前夕相伴

洪荒降臨:開局重生至尊骨
小說推薦洪荒降臨:開局重生至尊骨洪荒降临:开局重生至尊骨
下面有古怪!
心中念头闪过,苏长空询问王恒道:“我可以打开这片土地吗?造成的破坏我可以补偿。”
王恒不疑有他,点头道:“叶少侠说哪里话,只要你愿意,把所有血阳花带走我都没有怨言。”
这边话音刚落,苏长空动手了,右手一圈一抖,这片区域的土地被挖了出来,足足有数米宽,十数米长,如同被拔出来一根泥柱。
泥柱脱土而出,立即散出耀眼的血金色气息,(肉眼可见,在苏长空的**下,泥柱越来越小,最后仅剩下水缸大小……这水缸大小的泥块完全被血金色覆盖,略呈半透明,透过半透明的泥块,苏长空和王恒看到其中生长了一株巴掌大小的血阳花,浑身呈血金色,似金似玉,流光溢彩。
“这是一千五百年,不,两千年,也不对,是三千年火候的……血阳花。”王恒有些结巴。
三千年是什么概念,生死境王者都活不过三干年,只有一千年寿命,植物中,也仅有少部分能活到三千年,但那些能活到三千年的植物九成九无多大用处,如三千年的大树。
更何况血阳花原本的寿命只有五百年,能突破到三千年火候,有多么珍贵可想而知。
苏长空心中惊叹,这朵血阳花的价值估计都不在一件中超级宝器之下,普通千年血阳花在它面前狗屁不是。
没有把外面的泥块去掉,苏长空怕血阳花有所闪失,那可真的后悔莫及。
“王家主!”苏长空目光望向王恒。
王恒苦笑道:“归你了。”
一码事归一码事,苏长空从储物灵戒中取出那把在寂静山脉中得到的下超级宝刀,扔给王恒,“这把是顶尖的下超级宝刀。”
伸手接住宝刀,王恒对苏长空印象大增,按道理来说,一把下超级宝刀及不上三千年火候血阳花的一片花瓣,但不要忘记,这次是王家,准确的说是王芳不对,若不是苏长空实力强大,命都没了,他没有反杀回来,已经是给王家莫大的面,三千年火候的血阳花和命相比,孰轻孰重不用再做解释。
“不知叶少侠可否留下一点根茎给我。”能活到三千年的血阳花珍贵异常,其根茎培养出来的血阳花纵然比不上主茎,但达到一千五百年以上应该没问题。
苏长空点点头,灵魂力扫描,在泥块中寻找到一根不太影响血阳花的根茎,手指一动,这条细小的根茎被拔了出来,往王恒所在的方向飘去。
王恒如获珍宝,小心翼翼的用玉盒装好,然后想到了什么,对苏长空道:“血阳花需要吸收营养能存活,我王家专门配置了这些营养药水,可拿些给你,每过一段时间撒上去一点,可保血阳花生气不失。”
苏长空已经把血阳花放进储物灵戒中,对此意见当然不会推辞。
两人离开花圃,往客厅走去。
天空中忽然传来异样波动。
苏长空和王恒抬头望去,远处天际,一点金色火芒迅放大,所到之处,云层被撕裂,空气燃烧成真空状态。
“火灵太!”王恒惊道。
苏长空疑问道:“此人看上去很年轻。”
王恒解释道:“火灵太是青阳郡六超级宗门之一,火灵殿大弟,上一届宗门会武第二,据说,他三年前还是化灵境中期修为时,就有着斩杀化灵境后期巅峰武者的实力,三年后,已是化灵境后期巅峰的他,不知会有多可怕,上次听人说他去星域湖深处历练,看来是真的,对了,叶少侠,宗门会武比赛快要开始了,各方年轻俊杰都已往举办地点赶去,你也不要耽搁了时间,错失参赛资格。”
苏长空如果没有资格参加宗门会武比赛,那是笑话中的笑话,王恒心中把他排入了宗门会武前二十,甚至更高,而他自己之所以不敢称同阶无敌,除了知道一些厉害的化灵境巅峰武者之外,大部分原因在于年轻一代,他们的成长太迅猛了,无人可挡。
“我会参加的。”
王恒给了苏长空整整一盒栽种花草的营养药水,而一会有三十瓶,足够用上许久。
告辞王家,苏长空没有立即离开盘蛇岛,而是飞掠到高空中,围着盘蛇岛转了一圈。
盘蛇岛有数百里方圆,三分之一是城市,三分之二是深山野林,除此之外,还有着一条条自然界形成的河流湖泊。
很快,苏长空在盘蛇岛背面找到了一处依山伴水的平地。
“这个地方不错,水里有鱼,深山里有野味。”
苏长空不是来游山玩水的,事实上,他涛备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和外界彻底隔离。
“先还是把太玄提升到最高境界第十一重吧!”
以苏长空的悟性,停滞在太玄第十重也有数个月了,普通的地级中阶根本不可能有如此难度,太玄则不同,第十重和第十一重虽然只相差一重,其中差距有如鸿沟,不说第十一重的真气会更加精纯霸道,单单是能提炼出一口真元的效果就足以令任何地级中阶失色。
要知道,不是每一种都能够在化灵境期间提炼出真元,哪怕是一口,比如慕容倾城修炼的是飞天魔宗两大绝学之一,地级顶阶天魔,一旦达到最高境界,真气质量直追真元,不过也仅仅是直追而已,永远达不到真元的高度,与之相比,太玄的真气质量远远不如天魔,可若是提炼出一口真元,这一口真元的质量越任何真气,无形中具有了一定的优势,一击之下,相当于普通化灵境初期武者全力一击,这是何等的可怕。
若非如此,苏长空不会死盯着太玄不放,上次金鼎城拍卖会,最后三件压轴拍卖超级中,就有一本地级高阶秘籍,被一名化灵境强者以六万块中超级灵石拍走,苏长空当时不参与竞争有三个原因,一是担心对方报复,二是价格太高,六万块中超级灵石相当于他一大半的身家,最后一个原因是嫌等级低了,不值得,地级高阶或许比普通的地级中阶厉害许多,但太玄并不是普通的地级中阶,是顶尖中的顶尖,毕竟它再怎么说也是于天梦战殿,而且修炼到第十一重,可以提炼出一口真元,这是一般地级高阶怎么也比不上的。
与其找一本地级高阶修炼,还不如把太玄提升到第十一重,除非有地级顶阶甚至天级供他选择,否则不需要去选择。
人工挖掘的山洞中。
苏长空盘坐在中央,双手置于腹部,徐徐运转真气。
在苏长空的调动下,丹田中的真气螺旋无形中加快了旋转度,一丝丝一缕缕真气被甩了出去,顺着四肢百脉做大周天循环,构造出一副极为复杂玄奥的人体真气路线图。
而随着大周天循环次数的增多,真气螺旋显得更加紧密,一步步往中央收缩,外面还看不出什么,螺旋中心的压力极为可怕,那是能把极超级精钢搅碎的力量,是真气螺旋的核心所在。
时间如同山洞外的小河一般,迅流动。
期间内,偶尔也会有一些高级武者寻到此地,打算在这里修炼武技或者参悟,遇到这种情况,苏长空气机勃,剑意自然而然的催动,带着一缕真气射了出去。
蕴含剑意的真气比之剑气不逞多让,来人抱头鼠窜,知道此地有一名高人在修炼,不容打扰。
久而久之,混迹在盘蛇岛的高级武者都知道了此事,把方圆十里列为了禁地,无人敢踏足一步,只是人类总是对未知的东西抱有好奇心,武者也不例外,大家都在猜测,修炼的人是谁。
苏长空自然不知道其他人的想,他现在正处于最关键的时刻,能否成,在此一举。
“破!”
体内真气路线图唯独少了一点,那一点位于中心,只要贯通这!点,完整的太玄真气路线图将会彻底呈现,可惜这一点不是那么容易贯通的,武者虽然打通了全身各处经脉道,单独运转真气,这一点很容易贯通,可每一种都有独特的真气路线图,要想突破境界,必须按照这门的路线图来运转真气,否则一点效果都没有。
十数日内,苏长空推演了无数遍,终于寻到一个最佳的突破口,以此突破口为基础,后续真气延绵不断,力道层层递增,应该可以贯通中心一点。
推演无错误,苏长空成了。
完美的太玄真气路线图彻底构造成,真气运转度一下子增加了三成以上,和丹田的真气螺旋一上一下,相互呼应。
而后
真气螺旋一连收缩了两圈,往外爆出刺目的深蓝色光华,光华充斥整个山洞,空与如水震荡。
“太玄第十一重!化灵境后期!”
苏长空声音略带惊喜。
太玄突破到第十一重的霎那,不知道是何缘故,修为上的瓶颈赫然开启,真气数量滚滚增加,真气质量直线上升,分明是达到化灵境后期的现象,而按照寻常规律,他想要进阶,至少要三四个月左右,这还是因为他悟性够高,突破境界比较容易的原因。
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修为会在太玄达到最高境界的同时,同步提升,顺利达到化灵境后期。
“难道是剑意大幅度提升,底蕴积累足够的原因。”想来想去,苏长空只想到这一个解释,其它都不具有说服力。
不管如何,太玄和修为同步提升,对苏长空而言是一件大好事,如今他的实力连自己都无把握,可以的话,他真想和已经被杀死的鬼老战斗一番,看看需要几剑杀死他。
是三剑?还是一剑?
精品言情小說 洪荒降臨:開局重生至尊骨笔趣-第263章比賽前夕展示
摇摇头,苏长空把注意力放到丹田里的真气螺旋上。
“咦,不是说太玄达到第十一重,会提炼出一口真元吗?怎么一点迹象也没有。”
苏长空不认为秘籍里的内容是骗人的,一定有什么原因。
仔细感知下,苏长空方才在真气螺旋中找到了一滴趋向墨蓝色的液态真气,和周边颜色略浅的液态真气相比,这滴真气颜色更深邃,质量更高,而且值得注意的是, 墨蓝色的液态真气还在提升质量,过程很细微很细微,细微到苏长空差点现不了。
苏长空暗道:太玄第十一重能提炼出一口真元不假,不过需要一定的时间,猜得不错的话,这滴真元一旦提炼成,使用一次就会消耗掉,想要再次使用,必须慢慢等新的真元提炼出来,循环不息。
“也不错了,毕竟太玄仅是地级中阶,迅提炼真元是不可能的事,如此一来,体内多了一滴真元,压箱底绝招又多了一个,而且是比小血魔解体更恐怖的终极压箱底绝招。”
心情大定,苏长空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站起身往山洞外走去。
河边。
篝火燃烧,苏长空正在烤鱼。
十数日不吃不喝,对苏长空的体力有着一定的为响,武者没有达到灵海境层次,吃饭始终是必须的。
烤鱼香味四溢,吸引了不少低级妖兽,这些低级妖兽远远观望,不敢上前,苏长空的气息看似很普通,但前些天那些高级妖兽的死状历历在目,根本不敢夺食。
苏长空笑了笑,手一挥,七八条尚未完全烤熟的巨大烤鱼四散抛射,落在它们面前。
呜呜呜!
低级妖兽互相拼抢,吃的不牟乐乎。
酒足饭饱,苏长空赶跑围观的低级妖兽,接下来一段时间,他准备修炼剑招了,不容分心。
目前苏长空最厉害的三大剑招分别是炼心一剑,孤峰绝杀以及天碎云。
随着苏长空达到化灵境后期修为,炼心一剑威力再增,不知道是不是它的悲剧,孤峰绝杀因为圆满的原因,威力和效果依旧在炼心一剑之上,何况炼心一剑还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消耗心神,苏长空都不敢多用,如此一来,炼心一剑只好再次被打入冷宫。
当然,不是说炼心一剑没用了,这门剑招是随着修为的增长而增长,至少在灵海境之前,都不会过时,要怪只能怪苏长空的悟性太强,居然能融合剑招,把孤峰十三剑融为一体,达至圆满境地,威力直逼地级顶阶剑。
尽管孤峰绝杀晋入圆满,苏长空依旧要修炼一下,在他看来,剑招看似圆满,孤峰十三剑的意境还有一丝缺陷,这丝缺陷不是人为制造的,是苏长空还没有施展过圆满孤峰绝杀的原因。
至于融合了三式惊云剑的天碎云,对苏长空来说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融合地级低阶剑的难度太高了,因为剑一旦达到地级低阶超级级,每一式都很接近完美,无再进一步,现在苏长空要把它们融合在一起,难度可想而知,打个苏长空那个世界的比方,把一些零散的零件拼接在一起,或许能制造出一部机器,但把几个制造成的机器融合在一起,这需要极为惊人的技术和脑袋,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
天碎云难以融合,苏长空却从没有低估它的潜力,有朝一日把所有的惊云剑融合成一招,威力无限可能达到天级超级级,而且是他自己创造的天级剑招,和学习别人的不一样。
圆满的孤峰绝杀是极度可怕的,在此之前,一丈之内是孤峰绝杀的最佳攻击距离,达至圆满后,这个距离增加到三丈,三丈之内,一剑刺出,敌人会生出相隔千山万水的错觉,毕竟相隔千山万水,你的剑法再快,也不可能一下子刺到我,有的是时间防御或者反击。
高手过招,一丝错误都会致命,这恰恰是孤峰绝杀存在的意义。
现在,苏长空要把这个意境更加自然化,与天地相融,让精神意志强大的武者看不出虚实,分辨不出真假。
如何自然化,与天地相融,按照苏长空的打算,便是观察山山水水,从中寻找到规律。
山,具有高度,巍峨不动。
水,可刚可柔,流动不息。
两者结合在一起,一静一动,互相矛盾,却又极为协调,这是人力很难达到的境界。
苏长空忽然想起佛家修炼的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此为修炼开端,只能见到事物的表象,无法看到本质。
第二个层次,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此为达到一定境界后,可由事物的表象看到本质,不为肉眼所迷惑。
第三个层次,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此是已得超然智慧,进入无我境界,‘山山水水’已与我无碍。
苏长空目前还处于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境界,当然,与普通武者相比,他的境界高了不知多少,至少他已经在接近事物本质,而其他人依旧朦朦胧胧,执着于眼前所看到的。
“若是我达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阶段,别说孤峰绝杀了,就算是天碎云,也能够彻底融合,并且融入更多的意境,甚至远远不止。”佛家的这三个层次几乎是包含了一切,跨度极大,哪怕只相差一个层次,之间的差距也有如天渊,不可逾越。
苏长空不指望能达到第二个层次,事实上指望也没用,第二个层次距离他太远了,看穿事物本质已经是接近天道的境界,想要去领悟都无从领悟,只能一步步积累,踏踏实实如果把第一个层次分为三个阶段,苏长空仅仅处于第二个阶段,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第二阶段的境界,去完善孤峰绝杀的意境。
第一日,苏长空观察附近的山水。
第二日,苏长空观察附近十里的山水。
第三日,苏长空观察盘蛇岛的山水。
由小环境到大环境,苏长空的感悟越发深厚,所谓的山山水水,在他眼中如同一幅水墨画,意境盎然。
这一日,苏长空离开了盘蛇岛,踏足星域湖。
星域湖上,波光粼粼,一望无际,远远望去,天水一线,震撼人心。
优美都市言情 洪荒降臨:開局重生至尊骨 愛下-第263章比賽前夕推薦
脚掌在湖水上踩动,苏长空进入到一种玄而又玄的境界,不再特意去参悟孤峰绝杀意境,从有意变成了无意,说无意也不正确,因为他的目的正是要参悟孤峰绝杀意境。
如此一来,更加贴近自然。
前方的湖面在震荡,三名化灵境武者正围攻着一头六级妖兽,战况十分激烈。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洪荒降臨:開局重生至尊骨 淒煌破天-第263章比賽前夕推薦
脚底下的湖面泛起一阵阵波纹,苏长空心中豁然开朗。
原来孤峰绝杀意境缺乏的是一抹真实感。
山不动,水流淌,这是最死板的状态,看似一静一动,其实枯寂无声,山峰源于它的高度,应该还有风吹过,河水源于它的柔性,应该被风吹皱,里面倒映着山峰或者树木,乃至花花草草。
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苏长空踏步走向战斗地点。
三人远远的看到了苏长空,一脸警惕。
咻!
身形一展,苏长空瞬间来到三人三丈内。
这时,极为古怪的一幕发生,三人感觉时间好像变慢了,苏长空在干山万水之外缓缓走来,距离他们很远很远,那头眼睛充血的六级妖兽也是如此,同样没有留意到苏长空已到身前。
伸手在六级妖兽脑袋上摸了一下,苏长空闪身掠出,远离此地。
三人一兽回过神,待看到苏长空已到了另一边,心中吃惊无以复加,仿佛见了鬼一样。
“怎么可能,他明明在很远的地方,怎么又到了我们背后。”
“难道他是鬼?”
“开什么玩笑,现在是大白天。”
六级妖兽眼睛瞪圆,爪子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脑袋,朦朦胧胧中,它觉得有谁摸了自己一下,顿时,一股凉嗖嗖的感觉席卷全身,兽毛都竖了起来,处于极度惊悚的状态下。
“干,这头六级妖兽要发飙了,毛都竖了起来。”其中一人看到六级妖兽兽毛竖了起来,以为对方和他们拼命,不由大喝。
远方一座岛屿高峰上。
“孤峰绝杀剑招和意境彻底圆满,接下来则要参悟天碎云了。”苏长空冲天而起,向着漫天云层射去。
青阳郡。
轮回宗大厅。
除了宗主以及各位内门长老,大厅里还站着三人。
这三人苏长空都熟悉,分别是柳若羽,叶凡以及萧寒 。
白长老望着下方的四人,心中颇为自豪,谁能够想到,继苏长空和柳若羽之后,罗寒山和萧寒 双双突破,达到了化灵境初期境界,如此一来,轮回宗足足有四名核心弟子达到了化灵境层次,远超其它宗门。
据他所知,紫阳宗核心第一弟子和第二弟子死在天梦古地之后,只有一人达到了化灵境初期境界。
南罗宗有二人,是核心第一弟子秦雨莲和第二弟子南宫云。
北雪山庄三人,为核心弟子前三的北雪公子,林奇以及霸刀于岳。
翡翠谷和北雪山庄一般,也是三人,为翡翠公子庄斐,掌绝柳无相,踏雪无痕姬雪雁。
那个姬雪雁天赋着实了得,后来居上,超越了原本核心第三弟子石破天,实力还要在柳无相之上,仅次于翡翠公子庄斐,连白长老都颇为震撼,毕竟姬雪雁的修炼时间太短了。
尽管如此,轮回宗足足有四位弟子成为化灵境武者,是翡翠谷在内的四大宗门无法比拟的。
今天召集三人,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青阳郡三年一届的宗门会武比赛。
的年轻一代都可以参加,身份不限。
青阳郡人口数百上千亿,年轻一代举不胜数,天才如云,但是宗门会武上只会存在七十二人,一旦上榜,这是何等的荣耀,何等的风光,事实证明,宗门会武上的的年轻高手,比绝大部分的化灵境强者都要有名,因为化灵境强者数量远远过七十二人,而宗门会武上只有七十二人。
不过,今年这一届的宗门会武比赛是千年来最鼎盛的一届,参加资格直接越过了凝真境,达到化灵境,也就是说,没有成为化灵境武者,任你实力如何强悍,都无参加比赛。
当然,如此做,很多修为达到凝真境后期,却可以越级挑战的年轻一代会觉得很不公平,给他们机会,一样可以名扬青阳郡。
可惜今时不同往日,年轻一代达到化灵境层次的太多了,你可以越级打败普通的化灵境初期武者,但参赛的化灵境武者何等之多,随便冒出来一个化灵境中期武者都可以轻易淘汰你,想要竞争七十二个上榜名额绝对不可能,连化灵境初期武者都不够看。
白长老目光在三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柳若羽身上,一年多时间,她的修为并未增长多少,依旧是化灵境初期,距离初期巅峰还有一段时日,比罗寒山和萧寒 要差一些,只是互相切磋起来,罗寒山和萧寒 竟不是她的三拳之敌,一些内门长老也承认不是柳若羽的对手,这让白长老很吃惊,不知道一年多来,柳若羽身上究竟生了什么变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要对宗门足够忠心,白长老不会去追究什么,相反,他的心里很高兴,有了柳若羽压阵,轮回宗说不定能在宗门会武比赛上大放光彩,不至于输的太惨。
“这次召集你们来的原因,想必你们都清楚,没错,三年一届的宗门会武比赛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举行了,今次的比赛为千年来最鼎盛的一届,参加资格提升到化灵境层次,轮回宗弟子众多,却只有你们三人再加上苏长空成为化灵境武者,所以,你们将代表轮回宗参加这一届的比赛,有没有问题?”白长老清了清嗓子,问道。
“没问题!”
白长老颔微笑,“很好,在参加比赛之前,先由大长老为你们讲解一下需要注意的事情。”
大长老接过话道:“宗门会武比赛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龙门三关,第二个阶段是淘汰赛,第三个阶段才是排名赛。”
“有资格参加宗门会武比赛还不行,龙门三关就是筛除那些修为足够,实力不够的年轻一代,第一关为破壁关,攻击力不够者,直接筛除,第二关为夺牌关,没有夺到玉牌的同样筛除,最后一关为最难,叫做跃龙门,跃过者,才能正式上场比武,失败者,依旧筛除,往常,倒在这三关下的人占据七成,仅有三成的人通过,我希望你们都能挺过三关,参加淘汰赛。”
三人都未曾参加过宗门会武比赛,闻言,除了柳若羽之外,心有戚戚然,这龙门三关听起来似乎很难很难,倒在三关下的人居然达到了七成,这是一个骇人的比例。
大长老瞥了一眼柳若羽,对罗寒山和萧寒 道:“你们二人进入化灵境层次终究晚了点,积累还不足够,关键时刻,要动动脑子,不能一味蛮力。”
“知道了,大长老。”
罗寒山紧紧握拳,上一次他错过宗门会武比赛,这次一定要成,最起码要打通龙门三关。
“至于淘汰赛,其实就是积分赛,因为比赛很密集的原因,哪怕从头到尾不受伤,精神上也会产生疲惫,所有,淘汰赛上,遇到不可力敌的对手,你们可以选择弃权,当然,能够一战的对手,最好还是不要弃权,这对于你们是一个考验,说不定能在比赛中有所突破。”
这时,白长老道:“好了,要注意的东西就这些,关键还是要靠个人能力,其它都是小道,你们退下去吧!做好准备,明天将前往比赛举办地点潜龙古城!”
待三人离开,白长老环视一圈,说道:“大家觉得他们三人如何?”
大多数摇摇头,一名内门长老道:“柳若羽有希望闯入前百,寒山和萧寒 危险,龙门三关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挑战。”
“的确,他们晋入化灵境层次没多久,有些勉强。”另一人道。
白长老敲了敲椅子扶手,笑道:“有一个柳若羽已经算意外之喜,何况,我们还有一个最大的杀手锏。”
“苏长空啊!不知道一年多的历练,实力达到了什么地步?”大长老露出笑容,心中颇为期待。
四长老道:“那还用说,以这小子的天赋,说不定达到了化灵境中期,再加上剑意,上榜有指望。”
“呵呵,我同意四长老的话。”大部分内门长老还是很欣赏苏长空的,把他列为轮回宗不世出的天才。
也有一些人比较悲观,“修炼一途,天赋和努力虽然重要,但一年多时间未免太短了,恐怕不容乐观。”
“实在话,苏长空确实是我轮回宗不世出的天才,可天才也有打盹的时候,不是每时每刻都能保证飞快成长,说不定会在某个阶段停顿一下。”
“历练是好事,容易迅成长,可谁又能确定,一年多的历练会比得上一年多的苦练,毕竟历练中遇到的事情太多太多,容易分心,朝不保夕,而苦练则心无旁碍,不浪费一丝一毫。”
大长老反驳道:“万事有利有弊,毫无疑问,历练是利大干弊,以苏长空冷静的性格,知道自己的目标,也会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白长老阻止大家的议论,“大家说的都有道理,不过作为轮回宗之人,对门下弟子应该有信心,天才无论在什么环境,都会与众不同,经受不住磨难和考验的天才,给他再多的资源,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以他的阅历,对苏长空其实抱有很大的信心,当然,和四长老的观点一点,认为苏长空目前的修为大致在化灵境中期层次,剑意或许会增长一些,两者结合,进入前七十二有望。
“对了,苏长空不会错过比赛吧?”忽然,有人开口道。
大长老摇摇头,“不会,领悟剑意的人,不会失信,除非……。”接下来的话大长老没说下去,历练危险万分,希望他能平平安安赶来参加比赛。
万米高空,云海奔腾,白茫茫一片。
身处云海之中,苏长空双手高举星痕剑,眼睛微微闭起,不动如山。
这次他没有使用灵魂力,纯粹靠着天碎云的意境来感受云海的规律和玄奥,寻找那一丝切入点。
“碎!”
当云海和意境有着些许协调的霎那,苏长空出剑了,简简单单的一剑劈出,没有破风声,没有耀眼的剑气,有的是那股无坚不摧的爆力,摧毁一切,斩碎一切。
噗!
剑压与云海接触,数百米范围内的云海如同被撕碎的棉布,纷纷扬扬,聚合不起来。
“不行,还差一点,好像少了点什么。”
苏长空睁开眼睛,摇摇头。
他在云海上呆了三天三夜了,若不是有瞬间补足真气的丹药,太玄真气根本不足以支持他长期呆在万米高空中。
三天内,他眼中除了云海,再无其他,以为有七成剑意做后盾,应该会容易许多,毕竟只是融合惊云剑第四式而已,比圆满孤峰绝杀剑招和意境要简单许多。
可惜他猜错了,孤峰绝杀和天碎云是两个领域,在没有达到极高的境界时,没办从中找到相同的地方,所以,融合天碎云需要重新开始,和从孤峰绝杀上领悟的东西没有任何关系囗
噼啪!
原本睛朗的天气忽然阴暗下来,三重天第一重天,惊艳天中有雷元气泻下,化为璀璨的电光窜入云海之中。云海仿佛增加了无穷的力量,翻滚不休,颜色由白色化为乌黑色,黑压压一片,如同上古魔神即将觉醒,惩罚大地。
“雷,云,爆力!”
苏长空没有闪避电光的冲击,惊艳天中的雷元气虽然能轰杀化灵境以下武者,但一旦从惊艳天中下来,融合了许多杂气,威力减弱了不知多少,对苏长空没有丝毫影响。
“原来如此,单单领悟云,难度太高太高了,还不是我所能理解的,而注入了雷的力量,云的爆力会明显许多,反而容易理解。”苏长空很清楚,单独的自然之力看似简单,其实最难领悟,若是在其中加点其它东西,说不定会有所启,比如让他单独领悟云,三天都没有结果,现在雷元气涌下,那层桎梏轰然破碎,心有所悟。
没有闭上双眼,苏长空身处于电光和云海之中,张口大喝,声如雷霆,一剑带着无穷爆力竖劈下去。
卡擦!
这一剑的威力无想象,把苏长空周身的电光给引了过去,云海聚集过来,为苏长空增势。
下一刻!
前方千米外,云海如水一样四溅,电光霹雳交加,爆出惊艳夺目的强光,威势莫名。
融合第四式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