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留裡克的崛起


都市异能 留裡克的崛起笔趣-第582章 聰明人選擇合作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留里克坐镇他的临时旗舰墨丘利号,相比于阿芙罗拉那样的大船,现在的坐舰的确是小了点。
她小可是小,战斗力实在是可以轻松歼灭眼前的那一票独木舟。再看自己的麾下的“维京大军”,两军一旦打起来,罗斯军可不就是杀鸡用牛刀。
“仁慈吗?”耶夫洛又一次站在留里克身边。
留里克瞥了他一眼,“你眼神闪烁,你担心我军会全歼他们。”
“以我军的能力,胜利不过是唾手可得。刚刚的小规模战斗我军完胜,但是……”
“怎么?”留里克又问。
“我还是希望……”
“好吧。”留里克长出一口气,“至少那些投降者,我们可以饶其性命。如果苏欧米人最终投降我们,我倒是可以许诺他们一个和平。不过,贡品自然是少不了的。”
“这样……这样最好。”
留里克又摇摇头:“也许你不适合这场战斗,暂且回避吧。”
“不必。”耶夫洛狠了狠心,“就像是两位决斗的战士,只要站在这里就必须分出胜负。战斗吧,我只是希望战斗不会太残酷。”
留里克耸耸肩没有多言,他定了定神就在组织人手,准备向全体铺开的船只发号施令。
如何发布进攻命令,手段就是“旗语”。
罗斯人这里并没有明确的旗语制度,留里克只是安排一个人站在船艏,他将拼命挥舞这杆挂着“罗斯桨旗”的旗帜,所谓向所有看到的船只,发布前进命令。
可是这样的手段是否高效呢?
现实告诉罗斯大军的统帅,指挥陆路部队鏖战,可以通过掌旗官和跑腿的传令兵对各个百人队传令。之前的海战,因为参战船只吨位较大然数量不多,调度也是让人员挥舞旗子,大部分时间让人员互相呐喊,也基本完成调度。
是应该设定一套效率又信息传递精准的海上通信手段。
留里克这边有些磨蹭地指挥数量庞大的长船队伍,基于通信条件,他决定不耍什么计谋,就令大军直接不分主次冲上去,接着便是湖泊上的乱杀。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叶扁舟竟脱离敌人的大部队,径直向自己冲来。
“那是怎么回事?”留里克侧目望之。
“大人,也许是他们畏惧我军军威,派遣使者请求停战。再不济也是谈判。”耶夫洛说话有些激动,完全因为他内心里并不希望这场不合时宜的战争。
留里克点点头,“谈判,好啊。就怕兄弟们不能压制住情绪。耶夫洛,你快带着兄弟举着我的旗帜冲上去,你呼吁其他人不要出战……”
“然后就把使者带回来?”
“正是。你告诉使者,我是讲道理的,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遵命!”
耶夫洛旋即带着十多人跳上一条长船,他亲自举着白底蓝纹的“罗斯桨旗”,从列着长蛇阵的罗斯船队中脱颖而出。
在看苏欧米军这边。
乌科仍不知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随着距离瓦良格大军越来越近,他的紧张也在加剧。前方一艘危险的长船踏浪而来,莫非对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图?他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
耶夫洛令划桨的兄弟们逐渐降速,又令大家保持应有的戒备。就算对方是自己的苏欧米同族,不过各事其主,他生怕遭到对方暗算。
长船故意与独木舟隔上一点距离,耶夫洛扛着旗子奋力大吼,汇报自己的身份也在询问对方来意。
现在,轮的乌科大吃一惊了。
“怎么回事,瓦良格人里还有我们的人。难道有兄弟们投奔了他们做了佣兵?”乌科越想越觉得这就是事实。
事情远比他想的更好,瓦良格人的首领决意接见苏欧米使者还许诺完全保障安全。
事已至此任何的犹豫都可能让瓦良格人觉得自己拒绝和谈。不错,乌科这番就是来求得停战和谈的。
这位苏欧米首领便站在独木舟上,张开双臂示意自己没有任何战斗之意。
耶夫洛便又命令这条独木舟紧跟自己,方能平稳地通过戒备森严的瓦良格船队。
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划桨的苏欧米人继续昏阙过去,他们仍能划船仅仅是肌肉的本能。
此生如此近距离的去看瓦良格人,他们居然如此捂得充沛!
那些远方来的战士,他们几乎都有着金发,一个又一个戴着剧烈反光的贴盔,头盔延伸的面罩还遮住了半张脸。
他们很多人穿着珍贵的锁子甲,不过最令乌科震惊的还在于瓦良格人竟然都有着统一的装束。
“是白色的瓦良格人,和别的瓦良格有所不用……”
他心里泛着嘀咕,只好勾着头不敢与这些人对视。
终于,独木舟漂到了螺旋桨缓速前进的墨丘利号身边。
这一幕更令人奇异,大船已经收帆,亦无伸出的大桨,船只竟仍在移动。
终究是绳梯抛下,乘坐长船的耶夫洛屹立船上:“苏欧米的首领,你登船吧。你有足够的身份觐见我的主人,放心,我的主人基本听得懂苏欧米的语言。”
“好吧。”
真是怪异连连啊,他们是罗斯人,罗斯人也是瓦良格人的一部分吗?瓦良格首领居然懂得苏欧米语,这是何等奇妙。
乌科和他的几名随从全都登上大船,又见一群披着锁子甲的彪形大汉构成了一堵人墙。恐惧感侵蚀着头脑,乌科连退三步,其随从吓得几乎要条船逃命。
当是时,人墙让开一个缺口。
少年的留里克掐着腰从缺口处走出,他张开双手做欢迎状,脸色和谐毫无动武之意,当然他摆出微笑的面容如何让人想到他实实在在是一介“人屠”。
留里克清清嗓子便说:“苏欧米使者,欢迎来的大船。让我猜猜,你们是来想我求饶,请求停战的吗?”
瓦良格首领难道是个孩子?乌科觉得自己的人格都收到了侮辱,对手的真正首领必是藏了起来,派一个小子过来搭腔。
不过看这局面,自己就是落在狼群中的小羊,如何有不满的?
乌科索性亮出自己的身份,他昂首挺胸强打起精神:“我就是苏欧米首领,大军也是我带回来的。现在,我希望停止这场冲突?”
“是吗?我们并没有向你们发动进攻,为何你方主动进攻我?我的人被激怒了,现在你想终止?”
留里克这话说得,实为给对手一个申辩的机会。
看看形势,双方都意识到谈判已经正是开始,现在不过是最初的双方交换信息。
乌科在零距离目睹罗斯船队的一瞬间就怂了,深知一旦开战自己的独木舟大军只有被他们疯狂屠戮的悲惨命运。
他可不像是塔瓦斯提亚的首领那般刚烈,作为善于商贸的湖泽之民,大家都是很变通的。
乌科立即换了一个口气,态度变得有些谄媚,笑呵呵道:“都是一场误会。”随即就指着另一个随从:“都是因为这个男人,他是塔瓦斯提亚人的首领,撺掇我们与你们战斗。”
“战斗?”留里克瞥了一眼颤颤巍巍的努欧力,他对此人毫不知情,便有凝视着乌科的双眼:“你是首领,你来就是告诉我你们选择了战争?好吧,我们双方的大军已经摆在这湖面上。我现在把你放回去,然后,我们堂堂正正战斗。”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乌科完全听得懂留里克的这番话,尤其是那个关键词汇——战争。
战争?这是自寻死路。
乌科急忙恭维:“我真是瞎了眼,居然敢于向你们挑战。战斗一旦发生,我们必会全军覆没。”
“你很有自知之明吗?”留里克笑了笑,又突然凝神向前踱一步,“既然不想战斗,就放下武器!”
“啊这……”
“战不想战?投降也犹豫?你是苏欧米首领,快点做决定。”
“……”
留里克绷起嘴,直接拔出自己的短剑:“那就把你扣住,我立即命令大军向你的队伍发动冲击,我会杀死你们所有人,毫不留情。”
一个漂亮的少年流露出凶狠,他就算再清秀也是一只海狼啊!
乌科本打算再和这群瓦良格人套近乎,所谓很多苏欧米渔民见过其在海洋上游弋的船队。
看来,是否选择战争仅在于自己一念之间?!
乌科直接坐在地上,大口嚷嚷,“停战!我们停战!只是我有条件。”
“你?”留里克蔑视道:“居然要谈条件?你们配吗?”
“只有一个条件,我们会投降,只要你们不对我们发动攻击。再说了,我们为何一定要战斗?我们……可以做贸易,何以深度合作。”
“合作?好啊。来人!赐酒!赐肉!”
当这个苏欧米首领说出“请求合作”之后,留里克知道自己的耀武扬威可以暂停了。
他们就是被罗斯军的武威吓断了脊梁骨,当然这群家伙也是聪明的,懂得一个非常睿智的道理——打不过就加入。
事情进展之顺利远超留里克的计划,此事亦是让紧张的耶夫洛完全放松身心。
耶夫洛可是知道自己的主人很懂得契约,既然苏欧米人打算合作,主人也以赏赐酒肉的行为支持了这份合作,就意味着至少罗斯军不会单方面撕毁合作。
接下来的无非还有一件事要做——商议具体的合作。
商议能出一个什么结果?耶夫洛用脚指头想都能明白,此时苏欧米人必须向罗斯称臣,倘若不称臣纳贡,战争仍是少不了。
可站在广大的罗斯军战士的角度上看待今日的事情,它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一千多人磨刀霍霍打算在阳光下大杀特杀,以向奥丁展现狂战士之英姿。
现在可好,集结的大军被下令解散,且公爵大人又令,任何人不准攻击苏欧米人的营地。
乌科本人被放了回去,他自称避免了一场可怕的杀戮,各路村庄首领也纷纷表示理解。
大家都是生意人,出来打仗莫得收益那还打什么?谁会为了塔瓦斯提亚人的亡灵去和瓦良格人死磕?再说了,前后已经有二百多兄弟被瓦良格人轻易杀死,到现在仍有多达八十人被他们控制着呢。
三千大军非常窝囊的就丧失了三百人,剩下的苏欧米人普遍想要逃跑,仅仅是碍于面子不想做先跑之人。
下午,苏欧米的大量独木舟靠岸,他们在一处岸边的林子扎营。
再到傍晚之际,苏欧米人精英们经过一番商讨,乌科带着五名大胆的村庄首领,乘坐三条独木舟按照与留里克的口头约定,登陆被罗斯人占领的塔瓦斯塔卢祭祀中心。
这里,俨然成为一座瓦良格城市!
夕阳下,乌科看到了大量的黑头发的塔瓦斯提亚女人被金发的罗斯人控制,入侵者成了这里的主人!
再看湖面上,那些船艏船艉都翘起来的长船大量漂浮于湖面,许多船只亮起了火焰,这是干什么?
乌科并不懂夜间捕捞的奇妙。
和苏欧米首领的阵前口头约定,苏欧米人是否会落实呢?
如果被放鸽子,那就等于对手选择了战争,留里克自知自己就获得了新的开战理由。他原则上已经懒得让战争扩大化,或者说他和大军已经不想再在这东方之地继续浪费时间。
终于,有卫兵汇报独木舟登岸了。
“终于来了!太好了。”留里克从温暖的房子走出,随手示意候命的部下,“做好准备,让他们看看一出好戏!”
好戏,的确是一出可怕的好戏。
乌科和另外五人以及少量的随从,大家置身于瓦良格人的社群里,奇怪是真的奇怪,不过他们也发现己方与他们存在一些共性。
许多金发的瓦良格人搂着自己的小女人前来围观,伸手指指点点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
还是耶夫洛带领他们,催促道:“快点走吧,我的主人要给你们看一处好戏。”
何为好戏?
夕阳下,乌科等人看到了一个被绳捆索绑者,此人不是努欧力又是何人?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留里克掐着腰款款走来,随手指着那人:“你们终于来了,苏欧米的高贵者。现在你们看吧,这是最后的塔瓦斯提亚勇士,将被我处决。”
“这……”乌科瞪大双眼紧闭牙关不知所措。
留里克随手一挥,便有多达四名壮汉拉动绳索,可怜的努欧力被吊起脖子,在痛哭的挣扎中逐渐被绞死。
行刑的过程留里克并不想看,哪怕自己的手下都在欢呼雀跃。这就是必要之恶,仍有一些塔瓦斯提亚男人因混在苏欧米人阵营未被歼灭,这番除却其首领,其他人也就是群龙无首的土鸡瓦狗。
他木着脸对来访者说:“我懂你们的语言,也知道你们的传统。你们觉得灵魂就在于血中,赐予此人不流血的死亡再将至埋葬,他的灵魂就会顺力回归灵魂之海。”
“是……是这样。”乌科已经有些颤抖。
留里克再耸耸肩:“走吧,我已经被备好酒宴。既然你们是来寻求合作的,我们就好好商议一下如何合作。放心,只要你们的人不会愚蠢的向我的营地发起进攻,我也不会发动战争。”
“那真是太好了。”乌科的笑容非常尴尬,这便谨慎地跟在留里克这少年背后,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这少年飘荡的金色马尾,还有那悬在腰间镶嵌着大量宝石的短剑,感慨这位极为年少的瓦良格首领居然可以轻易指挥数以千计的壮汉做任何事,不可思议的背后必是另有隐情。
他们进抵塔瓦斯提亚人的议事厅,此处已经是香气扑鼻,诱人的烤肉气息混杂着酒香,这是何其曼妙呀。
瓦良格人既然愿意就烤肉与美酒做招待,他们应该是值得信任的吧。
乌科很庆幸自己选择了合作,只是他和村庄首领们都达成了共识,这份合作苏欧米人必会付出代价。
代价嘛,只要不是触碰底线,一切都是可以谈判的。
苏欧米人底线也很干脆——不能做奴隶。

優秀都市言情 留裡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57章 火塔石船的光明祭典讀書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阳光已经变得极为奢侈,没有太阳的冬至即将降临。
虽然人们已经适应了那个矮小且年轻的露米娅,以大祭司的身份主持祭祀仪式,但彼时劳吉斯维利亚形如枯槁还是存活着的,现在维利亚已经去了苍穹。
一个旧时代无可避免的终结,一如那祭司长屋被捣毁,一批下级祭司为维利亚殉葬。在废墟之上拔地而起的神庙,室内矗立着的神祇雕像已经被人们顶礼膜拜了接近一年。
罗斯堡的人们已经适应了全新的祭祀方式,他们并不觉得怪异,反而认为平分的个人与神的距离拉进。
唯一不变的,正是依旧坐落于罗斯堡高大木围墙之外的那石船祭坛。
那片小松林是‘绝不砍伐之地’,附着大量积雪的松林充满着精密,林中的一片空场的黑土为积雪覆盖,石船祭坛那一块块磐石又如雪中的丰碑。
它的黑土并非天然,而是年复一年祭祀的篝火灰烬。
这些日子留里克忙着监督船只的建造,现实情况远好于心理预期。
墨丘利号的船壳并未建造完毕,它所拥有的的螺旋桨机构应该的确能在海水里运作,就是运作效果当由海试体现。
留里克不敢大刀阔斧的将所有新建船只全部安装一套这个,他曾雄心勃勃,然一个多月后所拥有的第一套成品,这其中的成本价可是远超他的预期。这要是不太好用而造了太多,根本就是浪费钱财。
但那屹立在冰封海滩上、等待冰消雪融推入大海的两艘刚刚安装了桅杆的大船,它们的确成了亮丽的风景线,与另外三艘大船遥相呼应。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笔趣-第557章 火塔石船的光明祭典相伴
罗斯堡的民众都在为光明节的庆祝活动做着准备。
该如何度过这盛大节日?拖家带口去参加祭祀,罢了再在家中大口吃大口喝,到处点燃篝火谈笑跳舞,狂欢直到东方的曙光划破黑暗。
这是一个清冷的夜晚,留里克已经将那十位实为妻妾的斯拉夫女仆召集到自己的宫殿里。
此番他集结了全部的妻妾,如此安排绝非私事,正是罗斯堡光明节祭祀的事宜。
如果举办祭祀?其中当有哪些仪式?要歌颂哪些古老的歌谣和咒语?露米娅已经烂熟于心。
这一点留里克本也毫不担忧,奈何现在露米娅的身体状况才是最危险的。
留里克正襟危坐,他的一众女人亦是乖乖做好悉听尊便。
他懒得客套,目视露米娅那沉稳的面容直言:“我的大祭司,即便你现在挺着大肚子,今年的祭祀活动前往不能有问题。”
自己的男人竟用非常正式的话语?
露米娅一怔,忙着回答:“遵命!我会坚持下来。我会披着厚实的皮衣,让所有人看不到我怀有身孕。”
“勇气可嘉!也许我是该让你去休息,我已经预判了孩子的降生时间,最早就是十五天后,最迟也是二十天后。”
留里克说得心安理得,可露米娅和其他女人听得可是心惊肉跳。
“这!这是真的?”在惊愕中,露米娅的面孔又渐渐化作初为人母的幸福笑容。
“当然。维利卡快要出世了,无论男孩女孩,这就是他的名号,成为大祭司也是命运。”
“是这样。”露米娅平静侧坐,又抚着自己的肚子,“虽然隔着肚皮,今年会是这孩子第一次参与到我们的祭祀。他就是为了祭祀而生,是奥丁的仆人。”
“所以,你必须坚持,在祭祀活动里按部就班做完所有工作。你!千万不能跌倒,更不能说疲惫,任何困难必须忍住。”留里克继续强调。
“遵命,即便我疲惫,我也要坚持扶着木杖。”
留里克点点头,露米娅知道该怎么做,他已不想再赘言。
如果每一年的祭祀都是老一套,那就太糟糕了。
在他看来,罗斯人一年一度的光明节,就与东方的春节性质完全一样,甚至于比东方还要具象化!在民众的观念里,一年的开始在于划破漫长黑夜的第一抹朝阳,大家当在无尽黑夜里狂欢,待到太阳重生再好好休息一两日。
罗斯人就是这样“过年”的,但罗斯堡的人口结构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它必须增加一些斯拉夫元素,譬如更加崇拜火焰!
留里克必须考虑到那些嫁过来的斯拉夫女人们的感受,即便她们已经极大规模的孕育混血的新一代罗斯人,然这毕竟是两个不同文化甚至是血缘的民族的融合,为了内部的稳定,今年的祭祀留里克决定就在石船祭坛旁建造一座巨大的火炬!
火焰让人亢奋,孩子玩火也是写在人类基因中的一项本能,只有当孩子的手被火烫着才知道其中的危险。
那么在篝火边、在石船祭坛处来一些伴奏的音乐,甚至是鼓声岂不是更好。
“诺伦,交代你的事办得如何?”留里克转移话题问。
“一切就绪,现在我的姐妹们已经学会了至少三首曲子。”
留里克知道她所言的曲子,实为其在巴尔默克老家所亲自编排的,它们悠远空灵,只要闭上眼听着那鹰腿骨笛的吹奏,就能想到冰雪世界的寒冷、悠久与静谧。
也许光明节该来点欢快的曲子?
大可不必。
这神圣的祭祀恰恰需要特别的音乐让民众感觉到蕴藏在音乐中的神圣感,越是悠远空灵越好,再搭配上鼓声就更加烘托气氛。
“看着你们自信的样子,应该真的都会了。”
“要不,我们找个机会给你吹奏一番。”诺伦适时地笑道。
“我正有此意。现在我们还是继续谈谈祭祀中的具体细节……”
在罗斯公国,留里克掌控者君权、军权与神权,人们的心中已经逐渐淡化了奥托的影响力,而将留里克捧为见面必行战士礼的大英雄、大圣人。
作为这样的神圣在,自然也得在祭祀活动中大加表现。
以奴隶之血,尤其是被俘的敌方战士的血来血祭奥丁,这种仪式才是各路有权势维京系部落的在盛大祭祀的一贯操作。
留里克也是从归来的变得见状一些的胖子斯诺列瓦嘴里获悉,那个被自己的大船活活撞死的丹麦盟主哈夫根,为了稳定自己的权势竟在今年的夏至日,斩杀一百一十一名奴隶来祭祀奥丁!
人祭已经达到这种地步?难道还要朝着阿兹特克式祭祀狂飙突进?
但人祭并未换来哈夫根的胜利,换来了是其简单粗暴的身死名裂家族毁灭。
这些祭祀模式非常理性的角度就是对人力的浪费,且毫不人道,甚至本也带不了什么好结果。
何为牺牲?留里克预计亲手斩杀十头大犄角的雄鹿,让鹿血染红石船祭坛,就如以往的祭祀那样。
当祭司达到尾声,露米娅唱完最后的颂神赞歌,就将开始最最终也是最盛大的仪式。
数以千计的人们会看到一条火龙腾空而起,形成至少二十海里外也能看大的火柱,这巨型篝火必将持续燃烧直到人们看到新年的朝阳。
还是这一天,诺伦就在这第三层,带着自己的姐妹们向着大家共有的男人留里克,彩排一番祭祀时当表演的音乐曲目。
十只骨笛音乐悠扬,那位名叫安娜的女仆则捧着皮鼓,敲打以稳住节奏,让整支乐队的演奏很有秩序。
和朋友们谈笑风生完的奥托回到宅邸,听得高层曼妙的音乐,这便扶着围栏上了楼。此刻,尼雅早已寻着声音攀登,静坐一边用心去感受。
尼雅已经被这位同样有着极为漂亮的、与儿子如出一辙金发的诺伦所感动。这个女孩是天生的乐手,她美丽又能带来欢乐,关键是这女孩并未表现得主动所求些什么。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557章 火塔石船的光明祭典熱推
比起坐在这里安静倾听的斯维特兰娜,尼雅更喜欢这个诺伦,如果这女孩成为儿子的正妻也很不错嘛。
至少在巴尔默克,她与儿子是真的在当地办了一场婚礼,盟友之民承认这一点。
奥托和尼雅倾听了这场演奏,能有如此多的观众诺伦也很开心。
“真是不错啊!”说着,留里克鼓起掌了。
诺伦莞儿一笑,悄悄把笛子放在身下。
“我想起一事,我们罗斯堡还有一座很古老的竖琴。诺伦,也许它也能为你所用。”
“我知道。”诺伦轻轻撅起小嘴,遗憾道:“那座竖琴已经坏了,很遗憾不能作为祭祀时的乐器。”
“好吧。你们可要继续排练,距离祭祀已经不远了……”
整个旧的祭司群体被物理性抹除,少数下级祭司或是早就改行,或是被早早派驻到远方的据点,能威胁到君权的旧祭司已经无了。
奈何新的听命于公爵本人的祭司群体根本就是一大群孩子,安全由她们主持全部的仪式,奥托实在为她们捏一把汗。
她们就坐在这里听着儿子的教导。但在奥托眼里,这些漂亮的女孩应该乖乖躺好接受留里克的宠幸,而非一定去参与执行神圣的仪式。尤其是露米娅!奥托实在不希望自己第一个孙子的母亲暴露在可能的危险中。
一切已经由不得这位放权的老首领。奥托当了这多年的首领可不是憨货,他清楚的知道,即便自己现在有意收权,兄弟们还有多少支持?何况收权也毫无意义更无理由。
祭祀之日就要到了!
一批松木被砍伐,它们两两平行进行堆叠,在石船祭坛旁,一座松木搭建的塔楼正在兴起来。虽然比较奢侈,留里克还是授意一根来自极北的云杉杵在铁铲挖好的土坑里,以此作为中心,让“松木塔”本着二十米而去。
这已经是很高的高度,获悉它最终会变作燃烧的火柱,搭建它的人们都非常兴奋。
因为祭祀之日也是专属于罗斯人的女武神斯佩洛斯维利亚会巡游,她只要看到人间大地那巨大的火光,就能一瞬间找到罗斯堡的位置,从而达成某种联系。
人们对此深信不疑,越是这样想,就愈发渴望曾经老祭司维利亚的时代。
时代却是变了。就像过去的时代,谁会有留里克这般想到布置一个盛大的排场呢?
那是一个寒冷的早晨,阳光奢侈地散布一点光芒就沉入海平面。
没有人觉得恐惧,因为节日终于到来!
世界覆盖积雪,大海为之冻结,阳光不再星光璀璨,这世界依旧是明亮的,被罗斯堡高墙庇佑着的民众,就在翠绿的极光下拖家带口自发地向石船祭坛聚集。
就在罗斯堡内的神庙里,露米娅头顶鹿角盔,留里克等一众罗斯精英,他们跪在众多神祇的塑像前顶礼膜拜。
既然立了塑像就当供奉,对神像膜拜留里克并不觉得奇怪。规矩就是他定的,以后的大规模祭祀这也是必走的程序。
更重要的这里矗立的一个神像代表的就是死去的大祭司维利亚,她已经被封神,膜拜她在留里克心里就如同膜拜祖先。
“诸神庇佑我们!诸神给予我们光荣!诸神庇佑我们繁荣……”
跪着的露米娅捧着记载古老颂辞的木板大声朗诵,松香的烟尘弥漫整个神庙,而户外还站着一些围观的民众,当他们看到尊贵的人都已经跪下,也都下跪祈祷。
这仅仅是盛大仪式的起点。
当然星辰的位置达到约定之时,尤其是几颗特别的星辰,它们只有在“没有太阳的白昼”才能显现,它们被认为有着神秘力量,是神祇的象征物。
经历了大半天的时间,晴朗的夜空下翠绿极光那瑰丽的飘带一直摇曳,多达四千人已经齐聚在石船祭坛的森林!
这盛大的机会吸引了民众,更吸引力留驻罗斯的外来商人。
祭坛旁一场庙会突然形成,商人兜售奇奇怪怪的商品,其中又以木工艺品居多。
小精灵、大精灵木雕,神像木雕,乃至盒子箱子云云。
一大片小的篝火已经点燃,数百人站在石船旁的木塔下品头论足这未来的巨大火炬,再探讨留里克大人又会搞出什么新花样。
终于,星辰即将达到约定的位置。
有纯净的少女敲着皮鼓,还有十位吹笛的女孩边吹边走。
在她们前方,露米娅顶着鹿角盔手持叮叮当当响的木杖,又被留里克挽着手奔向祭坛。
留里克织了一支巡游的队伍!这不仅是参与施行祭祀,更是集结公爵的精兵展现赫赫武功!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557章 火塔石船的光明祭典分享
所有人穿得都非常厚实,唯在外部套上洁白的袍子。
吹笛打鼓的女孩是留里克的妻妾,亦是下级祭司。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txt-第557章 火塔石船的光明祭典推薦
随行的战士一身戎装,统一的缝着蓝纹白袍的他们持盾持矛,矛头也都扎着蓝白色布条。
整齐划一更彰显祭祀的威严,悬挂的彩色玻璃珠和琥珀,更彰显了华丽。
人们在鼓舞、赞誉、震撼、羡慕的复杂情绪中,听着悠扬音乐,目睹这支队伍抵达祭坛。
战士们把祭坛围成一片,接着木盾摆在身边半跪下来。
祭坛的每一根石柱放置一颗熊头(拆下的房屋装饰品),担任下级祭司的女孩们仍旧吹奏着悠扬曲调。
近乎八千人聚集在这里,人们交头接耳伴随着大量孩子的哭闹,他们身穿最好的衣服欢声笑语。
直到露米娅仰望苍穹的极光,吹笛的女孩们暂停,人群短时间内鸦雀无声。
人们都在倾听由露米娅为首祭司的咏唱,赞颂奥丁的伟大、索拉的伟大和诸神的伟大。
新花样也是有的,人们听到她们在歌唱留里克大人的伟大、罗斯英雄们的光荣以及战争的胜利
人们又看到,十头雄鹿被牵进祭坛。
留里克在祭司的咏唱中,挨个杀死了这些鹿。
鹿血浸染祭坛,鹿肝被挨个剖出,露米娅亦是用鹿血涂抹留里克的脸庞。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第557章 火塔石船的光明祭典相伴
露米娅,她最后高举着剖开的鹿肝,高呼:“奥丁赐予我们繁荣!赐予留里克光荣!奥丁说!点燃火焰吧!”
一切都已经就绪,那木塔已经堆砌了大量富含油脂的松脂,也直接扔了不少凝固的鲸油、海豹油。
待命的壮汉举着火把走近木塔,木塔逐渐燃烧,最终变成冲天大火。
看看这火焰!驱散一切都寒冷!
这还不算完,那些鹿尸全被扔到火里,在烈火中化作灰烬。
就在这火焰巨塔下人们狂欢跳舞,那些嫁入的斯拉夫女人亦在幸福的尖叫。因为她们所相信的庇隆大神正是斯拉夫的火神、战神。现在火焰烘烤她们都脸,还有怀里抱着的孩子。她们觉得自己的孩子得到了两位至高神灵的庇佑,未来必是平安。
在这热烈的气氛中,约翰英瓦尔虽是胸前挂着十字架,他向上帝祈祷,又沉浸在这热闹的气氛中。
那位因侍奉这少年而恢复自由身的年轻女农奴,抓着约翰的手左摇右晃,陷入到一种奇妙的癫狂。
一切都欢愉一直持续到那一时刻!
数百人站在坚固的木墙,眺望远方的朝阳,而木塔的火焰依旧在燃烧……
太阳再现,虽然只是短暂划破长空。
人们在最后的欢呼中终于筋疲力尽,欢愉之期终于到了末尾,人们回到自己家中,期待着833年的冰雪消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