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人氣連載小說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笔趣-第1170章 茶樓接頭相伴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小說推薦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穿越陪都之谍战重生
林寒笑着对小夏说道:“很显然,从上海一出发,对方就是密切盯着我们的,甚至制造混乱,派出那个学生模样的人来偷我们的皮箱。”
小夏也点点头,说道:“是的,今天在周部长别墅外面窥探的,应该就是这帮人,而且里面还有一个日本人。”
“那就更对了,这也说明他们很有可能得到了日本宪兵队或者情报组织的同意,对我们采取什么行动,但是刚才的突然袭击,会造成他们的困惑,因为他们也不清楚此事是否和我们有关联?”林寒继续说道。
小夏也点了点头,但是他有些疑惑的问道:“如果那些枪手真的是我们南京的同事,为什么他们采取行动没有事先通知我们?”
林寒说道:“我们南京之行,根据先前的安排,宝驹肯定会和南京这边联络,正常的情况他们应是知道我们的,或许他们采取行动,只是按他们以往的计划,也顺便为我们扫除障碍。”
小夏总觉得这样事情有些不对的地方,虽然点了点头,脸上还是流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
林寒看在眼里,沉吟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当然,对于这件事情的判断,我只是按常理进行推理,中间是不是有些什么意外?目前我们也不清楚,不过,有一个办法确认,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出去走一趟。”
小夏眼前一亮,连忙点头答应,然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和林寒一起离开了酒店。
◇◇◇
唐明智坐在“中央军事委员会”高级参议办公室里的沙发上,面无表情的听唐明生讲述自己在火车上认识林寒的经过。当他听说今天晚上林寒要邀请唐明生去“金陵大酒店”一聚时,他的脸上露出了讶然的表情。
“明生,你知道这位木先生是什么身份吗?”唐明智问道。
“大哥,他是上海一家什么研究所的所长,是隶属于上海市政府,只是他研究的那个什么我确实不太清楚。”唐明生笑着说道。
“这位木先生有些来头,身份也非常复杂,你和他交往我并不反对,但是你一定要注意分寸,有些话不能讲的,就不能乱讲,而且绝对不能醉酒!”唐明智认真的叮嘱道。
“大哥,我知道了,木先生是一个年轻人,为人很不错,知书达礼,而且我还是乘坐专门来接他的车,绕了一大圈才到宿舍的。”唐明生笑着说道。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起點-第1170章 茶樓接頭
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第1170章 茶樓接頭熱推
唐明智其实也知道自己的这位堂弟,以前长期在外跑生意,江湖经验还是很丰富的,之所以他要这样叮嘱,只是怕唐明生因为与林寒结交,引起日本人或是“特工总部”的人的关注。
如今的唐明智虽然只是一个没有多少实际权力的中将参议,但是他却在“南京国民政府”的各方势力当中很好的中间充当了一个中间人的角色,受到一致认同,让他左右逢源,可谓混得风生水起,他并不想因为自己堂弟结交的朋友,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明生,还有一件事情,你先在后勤处待着,后勤处黄处长和我关系不错,平日里那里的事情也不多,主要负责对外采购。至于你做事我倒不担心,主要是你自己要注意谨言慎行,那个位置,可是很多人都盯着你的。”唐明智继续叮嘱道。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起點-第1170章 茶樓接頭熱推
唐明生恭敬的一点头,说道:“谢谢大哥,我会尽力做好,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唐明智欣慰的笑了笑,他比唐明生年长七、八岁,从小这个堂弟就很听他的话,也是和他最亲的堂弟。
引人入胜的小說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討論-第1170章 茶樓接頭讀書
“好,你明白就好,现在我就带你去见见黄处长,他会关照你的。”唐明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带着唐明生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
“金陵茶楼”。
这是位于闹市区的一家茶馆,虽然以金陵为名,其实并不是一家很大的茶馆。
林寒和小夏在南京接头转了一圈,仿佛有些口渴了,就来到了这家茶楼歇息一下。
茶博士招呼他们在二楼临窗的一张桌子坐下,并端上了他们要的茶和几碟小吃。林寒和小夏和普通的茶客一样惬意的喝着茶,聊着天,也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起點-第1170章 茶樓接頭閲讀
只是林寒将刚才在路边买的一份《金陵日报》摊开放在桌子上,煞有其事的翻看着。
小夏低声的对林寒说道:“刚才我们在中兴商场里甩掉的那几个跟屁虫,到底会是什么人?”
林寒轻声的一笑,说道:“从他们的跟踪我们的行动和手法来看,肯定是‘76号’的人,不过看得出来,他们只是奉命对我们进行盯梢,并没有采取行动的意思。”
“其实啊,我倒想他们对我们动手,我一定让他们来一个有来无回。”小夏笑着低声说道,手中不由自主的又玩起那两枚小小的手术刀来。
林寒也笑了笑,但是他的目光已经转到了从楼下走上来的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穿着长衫,戴着礼帽,脸上还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温文尔雅,他的手中还握着一卷当天出版的《金陵日报》。
他站在楼梯口稍微停顿了一下,目光也转到林寒身上,随即就走了过来。他看了一眼林寒摊在桌子上的报纸,然后问道:“请问这位先生,今天的《金陵日报》上有没有看到‘物资商讯’这个栏目?”
林寒笑着说道:“哦,看来先生不知道,这个栏目每周只刊登一次,今天是没有的。”
这位先生连忙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了,真是不好意思。”
林寒笑着点点头,并顺势向他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然后压低声音问道:“先生贵姓?”
那个人顺势坐了下来,摘下了头顶上的礼帽,顺手放在桌子上,正好盖在了林寒摊开的报纸上,他笑着说道:“在下免贵姓曾,林先生,见到你真高兴。”
林海也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曾先生,辛苦你了,这里应该比较安全吧?”
曾先生赶紧对他点了点头,说道:“林先生请放心,这里非常安全,茶楼上下都有我们的人。”
林寒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曾先生,是这样的,我有一件紧急的事情需要你们立刻落实!”
“林先生请讲,会尽快派人落实的!”曾先生恭敬的说道。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第1160章 不見蹤影閲讀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小說推薦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穿越陪都之谍战重生
小夏铁青着脸,转头对络腮胡商人焦急的说道:“不好,我的皮箱不见了!肯定是被那个学生偷偷走了。”
络腮胡商人赶紧说道:“那赶紧追,没想到我们竟然着了他的道,这家伙装得还真像啊!”
这时,这列车厢的列车员正好从包厢外面走过,小夏赶紧叫住了他,并将行李失窃的事情告诉了他。
这个列车员显然长跑夜车,经验丰富,他连忙说道:“这位先生不要着急,因为刚才出了事情,这列车外面是荒野之地,四周都没有人烟,为了保证乘客的安全,所以车厢的门都是锁上的,除了现在火车头前移除障碍物的人,没有任何人能够离开车厢。”
小夏眉头一松,连忙说道:“这么说来,那个偷东西的家伙一定还在火车上?”
那个列车员点头说道:“是的,他心中不可能逃离列车。”
列车员连忙问道:“先生,失窃的东西是否很重要?”
小夏立刻点头说道:“是的,里面的东西非常重要,里面有‘上海市政府’给‘财政部’的秘密文件,还有其他重要的东西。”说着,他从身上拿出来一张“上海特别市政府”签发的公函,递给了列车员。
列车员接过来一看,确实是与南京政府“财政部”接洽的公函。
络腮胡商人在一旁对小夏说道:“小兄弟,事不宜迟,赶紧去找那家伙,我和你一起去。”
列车员也点了点头头说道:“你们跟我来吧!后面这两节头等车厢卧铺应该没有人,我刚才从那边过来都逐步的检查过了,他一定跑到前面硬座车厢去,那里人多杂乱,他也好隐藏。”
说着,列车员拿出手上的钥匙串,找到这间包厢的钥匙,将房间门锁了起来。
于是,小夏和络腮胡商人跟在列车员身后向前面的车厢走去。
前面是二三等车厢,两者的区别主要是座椅的不同,二等车厢是软座,三等车厢则是硬木座。坐二等车厢的人显然经济条件要好一些,车厢里也没有那么喧闹,大都交投接耳的窃窃私语。
很快,他们三人就将几节二等车厢查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那个学生的踪影。
在其中的一节二等车厢里,他们还遇到了老程,老程表示刚才遇见土匪的时候,车厢里很混乱,他也没有注意到那个学生是否出现过。
那个络腮胡商人闻言对列车员说道:“会不会他趁人不备,已经跳车逃跑了?”
列车员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的,刚才遇见土匪的时候,所有的车厢都上了所锁,他下不去的,我们继续查前面的车厢!”
小夏有些焦急的点了点头,立刻加快脚步向前面的车厢走去。
三等车厢里面就嘈杂多了,而且也显得更加拥挤,车厢连接处和走道上挤满了乘客和行李,就连座位底下都都有人卷曲而卧。整个车厢里人声鼎沸,还有人旁若无人的嗑着花生瓜子,喝着小酒。
小夏仔细的盯着每一个人,还俯身对睡在座椅下面的人一一核对,惹得一些人大为不满,骂骂嘞嘞的不太配合。好在有列车员在一起,才避免了好几次纠纷。
令他们非常失望的是,他们将所有的车厢都检查完之后,依然没有发现那个学生的行踪。
小夏有些不信的说道:“我就不信了,这小子竟然能够钻天入地?我今天非把他给找出来不可!”
络腮胡商人也有些不解的说道:“真是奇了怪了,难道他变成土行孙遁了?”
小夏心中一动,对列车员说道:“请问,在这列火车上,有没有不通过车门就能够下到铁轨上的车厢?”
列车员立刻点头说道:“最后面的行李车厢里,就有一个暗门,可以从车厢里下到铁轨。不过,行李车厢和乘客车厢平时是封闭的,没有列车长的钥匙,谁也不可能进得去。”
小夏说道:“我们赶快去找列车长,看他的钥匙还在不在身上?”
络腮胡商人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会不会那家伙偷了列车长的钥匙?”
列车员想了想,也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赶紧说道:“好,跟我来,列车长现在不在车上,在火车头前面指挥人清除障碍,我们从最前面的车厢下去。”
说着,他带着小夏和络腮胡商人从最前面的一节车厢下了火车,来到了这列火车的最前面。
火车头上的大灯将前面的照出一片明亮,就看到列车长正指挥一些人在清理铁轨上的障碍物,还好那些石头和树木都不算太大,目前,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
列车员赶紧跑上前去,向列车长说明了情况,列车长赶紧检查了自己身上的钥匙,恰恰少了那把开启行李车厢的钥匙。
络腮胡商人有些兴奋的说道:“看来真的是那个小子偷了钥匙,躲进行李车厢了!”
小夏赶紧说道:“我们赶快赶往行李车厢去。”
列车员指了指火车头后面的那节车厢说道:“这节车厢就是行李车厢。”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原来按照正常的车厢挂接次序,行李车厢应该在最后面,但是自从中日开战之后,沪宁线一直都不是很太平,因而晚间的列车,都将行李车厢改挂在前面。
列车长有些困惑的说道:“行李员老胡一直都在行李车厢里的,如果有人潜入,他会示警的。怎么没有听到他的报警?难道他也出事了吗?”
说着,他对站在旁边的两个背着枪的警察说道:“你们跟大伟一起去行李车厢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着列车长将手中的一串钥匙递给了大伟。
大伟,也就是那名列车员,他赶紧说道:“跟我来,看看他到底在闹什么鬼!”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行李车厢,大伟“咚咚咚”地拍打着车厢,大声喊道:“老胡,快开门,我是大伟,你这里有没有什么情况?”
行李车厢里却没有传来老胡的回音,大伟对那两个警察说道:“看来老胡真的出事了,我从外面打开门,你们准备好!”
那两个警察查点了点头,端起枪对准了行李车厢的门,还让小夏和络腮胡商人站在一旁,免得被里面的人伤着了。
大伟跳拉着车厢一边的拉手,吊在行李车厢门旁,用钥匙打开了车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