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萬載老三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第七百八十四回 健康朝議讀書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华历五年,七月十八,巳时,雨,健康,皇宫正殿。
秋风秋雨愁煞人,阴晦的雨水天气,笼罩着健康这座东晋皇城,平白带给人一份凄婉沉郁,也令原本富丽堂皇的金銮大殿,平添了一份阴沉晦暗。只是,相比自然天气,更令此间众人阴沉晦暗的,却是不断从中原方向传回的,愈加确定无疑的一应坏消息。
大殿两侧,群臣蓦立,丹墀之上,晋帝颓然。遥想两年之前,东晋军趁机捡漏,北伐中原,夺取沃土无数,朝野是如何的沸腾;回想两三月前,晋军趁虚攻华,君臣在此指点江山,又是如何的激扬文字?可如今,却是如何的雨打风吹去!
中原得而复失,两年辛苦两年谋,悉数付诸流水,等于平白为华国开了两年荒,还附送安置了百万之民;更有前后组织的六十万大军,仅余王敦带回淮南的二十万残部,丧师四十万,光兵械就值多少啊。这还不算,那可恨的华国犹不罢手,已然联合齐晋逆臣苟晞,叫嚣着淮北陈兵五十万,兼南阳陈兵三十万,浑一副不至健康不收兵的架势,至于这般不死不休,前来问那三问吗?
“刘爱卿,可有太子音讯?”或觉殿中太过死寂,丹墀之上的司马睿幽幽开口,问出了这个他每日不知要问多少遍的问题。要说他虽算不得多好的皇帝,却绝对算个好父亲,尤其是对他所寄予厚望的太子司马绍。
“启禀陛下,臣等无能,尚未联系到太子一行。最新消息乃太子在熊耳山中集结敢死精锐,意欲出山死战,但却无后续动静,也无华国地方遇袭之讯。”那名主司消息往来的刘姓大臣苦着脸道,“好在,至少华国一方,迄今也无任何有关太子的消息传出,想来太子仍是安全无虞。”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笔趣-第七百八十四回 健康朝議展示
“唉,太子还是年轻鲁莽了些,作为储君,身系我大晋稳定,焉能逞那匹夫之勇?”半是焦虑,半是自豪,司马睿意有所指道,“然太子的确精神可嘉,能够战于第一线,始终不言败退,诚为我大晋铿锵楷模啊。”
听话听音,立有御史中丞刘隗冲着殿中末班的一名从事中郎使了个眼色,那厮会意,遂出列奏道:“臣弹劾安北大将军王敦,其人总摄中原军务,太子与陶侃血战洛川、伊缺,其人手握重兵,却不曾与血旗军恶战一场,便撤至淮河之南。如此一味怯战败逃,坐视太子等人陷于敌围,何以为将,何以为臣?还望陛下即刻下旨,将之锁拿回朝,重重惩办,以儆效尤!”
此言一出,殿中霎时一静,原本的阴晦气氛顿添一份萧杀。再一名官员出班奏道:“微臣也以为,两淮之地乃健康门户,王安北屡战屡败,怯敌避逃,委实不宜统领大军驻防,陛下当另选贤能,统筹两淮防务。”
继而,又有几名保皇派中下官员蹦跶出来附和了几句,却因缺乏其他派别官员的跟进加料而没了声息,颇给人一种跳梁小丑之感。有心人纷纷将目光转往朝中另两派的旗手,王导与顾荣,以图摸清事态。其中,王导正如木桩子一样沉默肃立,不辩也不请罪,嘴角甚至隐隐带着不屑;倒是顾荣,眉头明显皱起,面上露出不耐,分明对刘隗等人此刻发起窝里斗很不感冒。
闹剧无疾而终,殿中复又沉寂,接到皮球的司马睿不无尴尬的扫眼一圈,遂将目光落定于顾荣,询问道:“顾老爱卿,对于适才诸卿之谏,可是有何教朕?”
“王安北确与中原陷落难脱干系,然前线战事不好轻易断言,他亦曾派遣陶侃率军十万救援太子,是以,我等不便就此断论其人能否为将亦或为臣。”翻了翻眼,顾荣筹措一下言辞,沉声道,“目下王安北正力擎危局,督师其部二十万精兵,会合淮南当地驻军抵抗华齐联军南下,为大局计,还望陛下小惩即可,允其戴罪立功。”
顾荣这一席话,几乎就是在对司马睿明言,王敦手握二十万大军,又有华国虎视眈眈,现在绝不是动他的时候。万一逼急了他,或造反或改投华国,二十万大军就在江对面呢,谁都受不了。
殿中气氛顿时一凛,司马睿自也明白其意,面色微变,遂顺着台阶道:“顾卿家老成谋国,所言甚是,战事尚未完结,怎可临阵换将?我等还是议一议,该如何应对华国大兵南下吧。”
“为臣以为,王敦兵败中原,理当惩戒,可削其安北大将军之职,令其戴罪立功。”这时,王导出班奏道,“江淮重地,王敦确不合适,然虑其人经营兵事多年,又长期任职荆州,不妨调其主持荆襄防务,对抗南阳之敌。其所部军兵,也多荆州人氏,新败难免军心不稳,不妨由王敦率领其中十五万返回故里,守备本乡,正做增援。至于两淮防务,可另调健康与各地军兵加以巩固。”
王导一番说辞,明里贬惩王敦,全了朝廷颜面,实则是要里子,保下王敦的精锐兵力与荆州地盘。对于他这等转圜,司马睿并无犹豫,立即应道:“茂弘此法不失两全,便依卿所奏,准王敦率军十五万救援荆州,并从健康调十万精兵北上两淮,各地再征兵壮二十万前来健康待命。不过,两淮防务兹事体大,又该谁人领纲?”
司马睿问话方一出口,立有刘隗抢步出班奏道:“为臣保举光禄勋应詹,其人系出名门,通晓兵法,屡有战绩,对我大晋更是忠心耿耿,可堪大任。”
“为臣复议!”像是早有彩排,一群官员旋即出班捧哏,陆陆续续的,却是整个保皇一派都出动了。
到了此时,大凡有点朝争觉悟的官员皆已看出,保皇派此前闹哄哄弹劾王敦为的正是这一任命的铺垫。两淮之地本就多有永嘉难度的流民为军,王敦带过淮河的杂牌军亦然,这些流民军虽然杂乱散漫,内部抱团,却比南人体壮敢战,且少有背后势力撑腰,若能趁机由保皇死忠应詹前去大力收拢,再经整训,或能成为一支终于大晋皇家的精兵,对嫡系重损于洛川的保皇派而言不啻于一记补药。
“准奏!特晋应詹为护军大将军,即日率军北上统筹两淮防务!”司马睿一口答应之后,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复又故作谦逊之态,目光看向王导顾荣,温声询问道:“诸位爱卿,可有异议?”
迎向司马睿谦和表面下的灼灼目光,甚至是其后的决不妥协,王导嘴角微抽,却知王敦此前已将司马睿削弱得太惨,他琅琊王氏也不能逼得太狠,至少华军压境的现在不行,遂也爽快道:“臣复议!”
“臣复议!”顾荣则是古井无波道。他们故吴士族如今正在全力应对血旗军来自海上的袭扰压力,本也无心去争夺两淮地盘,左右别落于过于强大的王氏手中便好,三足鼎立方是平衡之道嘛…
就此,靠着华国的外在威胁,东晋朝堂很快达成了内部协同,殿中的气氛也有所回温。众志成城之下,司马睿终是真正回到今日朝议的重点:“诸位爱卿,华国不依不饶,夺了中原兀嫌不足,还欲作势南下,却不知那华王究竟是何居心,我等又该如何退敌?”说到这里,司马睿难免心底懊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听着司马睿颇显底气不足的问询,以及那意味隐晦的说辞,懂事的已然察觉了他的怯意,只怕已经有了求和之心,就等人主动提出建议了。自然,大佬们也不愿担那第一个服软认怂的污名,于是,殿堂内迅即眼色纷飞起来。
“陛下容禀,观那华国,年内一战匈奴,二战中原,正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也,那华王阴险狡诈,想必知晓此节,即便大举作势南下,内心也未必坚决。”一名位居末班的官员终是没扛住众人推诿,出列奏道,“是以,微臣斗胆请奏,陛下不妨遣一使者北上,对华王晓以大义,言明利害,或可就此化解干戈。”
“嘘…是极,是极…”殿中先是一片不约而同的长嘘,随之嗡声一片,点头者不知凡几。当然,附和之余,不少人也难免与司马睿心意相通,昔年干嘛要北伐中原,两三月前干嘛要招惹华国,月前又干嘛不主动认怂,主动退兵,主动将中原让给华国呢?
有人开了头,话就好说了,司马睿目光放亮,看向众臣尤其是几位派系大佬,不动声色道:“与之和议,朕所不欲也,然年内战损太重,虑及生灵涂炭,朕却是为难,还请诸位教我。”
暗骂一声虚伪,被司马睿温情注视的王导只得出班道:“防守抵抗乃第一选择,当然,虑及中原之败,我方元气大伤,急需休养生息,出使和谈倒也不妨一试。为臣举荐顾公为使,或可顺利止戈。”
“为臣复议。”刘隗出班附和,不免又有一番众臣跟风。纸包不住火,华王侧妃顾敏虽称是倭王后裔,可她与吴郡顾氏间的那一层关系,如今在东晋高层间早已不是秘密。
迎着众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顾荣压下心中的那份小得瑟,出班慨然道:“老臣愿往…”

熱門玄幻小說 乞活西晉末 ptt-第七百七十二回 困獸洛陽推薦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华历五年,七月初一,酉时,晴,故都洛阳,昔日东宫。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乞活西晉末》-第七百七十二回 困獸洛陽推薦
超棒的都市异能 乞活西晉末討論-第七百七十二回 困獸洛陽看書
昔日的晋都洛阳,五年前经过匈汉大军的一番洗劫,一直不曾有过修缮维护,从而破败不堪,直到月余之前,东晋借着华国灭匈的契机,由太子司马绍扬眉吐气,率军兵不血刃的将之“克复”,祭庙告祖自须一番洒扫,城内这才在军兵清理下稍有了丁点模样。而原本破损颇轻的东宫,则被司马绍名正言顺的选为行营之址,再经灯红绸绿的装点,更是颇具旧时威仪。
只可惜,人生不如意乃十之八九,司马绍克复洛阳的喜气没能维持几天,便传来了血旗军灭匈完毕的消息,得,别说更进一步北伐的宏图霸业,取巧到手的洛阳,反而成了不好丢弃又难以保全的一块烫手山芋。而短暂红火的东宫,自那时起便转入了阴晦紧张的氛围之中,今日此时,这一氛围更是达到了极致。
“什么?你一万大军,营盘稳固,军资充足,竟然仅仅抵抗了一刻钟,大军就告崩溃了?营盘就告失守了?”议事大堂,正座之上,一声强压音量的咆哮响起,“废物!一刻钟,一万头猪在那儿乱跑乱跳也能支撑这么久吧?混账!一刻钟,只怕也就是尔等从前营门跑到后营门的时间吧?混账,简直统统都是废物…(此处省略千字)”
太子果然圣明呀,俺说的一刻钟,大头还就是前营门逃到后营门的那一段时间呢!正殿堂下,跪的正是刚从孟津大营疾驰上百里逃回洛阳的晋军守将,心中赞叹司马绍的睿智,他口中却是死了老娘般的哀哭不止,眼光更是可怜兮兮的使劲偷瞟向自己在军中的远亲靠山。
待得上方咆哮稍歇,守将立马垂泪道:“末将有罪,任凭殿下责罚!只是,赴死领罪之前,末将必须提醒殿下,血旗狗贼们的雷火神炮端的是厉害,殿下日后务必小心再小心呀。对方仅仅一轮,末将尚未反应过来,便已门栅破碎,箭塔、床弩、投石机尽毁,军兵成片倒下,幸存者则是胆气俱丧,那声势,那杀伤,天罚怕也就是那样了…(此处省略千字)”
所幸,不知是刚才骂爽消了气,还是从守将的描述中理解了战场苦楚,正座之上并未传下砍头之类的绝望命令,而是变得平缓的声音:“好了,此过且先记下,你且退去休息,留待咨问。”
“殿下盛名!殿下宽仁!末将谢殿下不杀之恩!”守将发自肺腑的称颂连连,退走之际,不忘偷瞟一眼。却见居中正座上,那位王服冕冠的年轻贵胄除了面色依旧略红,神色已然平复,隐隐散出的雍容贵气与睿智淡定,更令守将心生敬仰之感。不消说,年轻贵胄正是东晋太子,兼洛阳晋军主帅司马绍,也是正史上未来的晋明帝。
《晋书·元帝明帝纪》有载:“明皇帝讳绍,字道畿,元皇帝长子也。幼而聪哲。元帝即尊号,立为皇太子。性至孝,有文武才略,钦贤爱客,雅好文辞。当时名臣,自王导、庚亮、温峤、桓彝、阮放等,咸见亲待。尝论圣人真假之意,导等不能屈。又习武艺,善抚将士。于时东朝济济,远近属心焉。及王敦之乱,六军败绩,帝欲帅将士决战,升车将出,中庶子温峤固谏,抽剑斩鞅,乃止。”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待得那名逃归守将退出,司马绍扫眼堂中十余人,皆算自身心腹,这才叹道:“早知华国火器犀利,可怎么也难想到,一万大军凭营而守,转眼便被其轻松摧毁,逃归者仅仅十之一二。战事愈显艰难,当如何迎敌,尤其是应对对方火器,还请诸位教我。”
众人顿时哑然,血旗军那般凶残,自家可是刚刚领教,若能轻易想出对付之法,别个匈奴也不会灭得那么快,王敦也不会带着数十万大军光在虎牢与官渡之间转圈圈了。叫在座诸公谈古论今指点江山个个在行,可具体到解决现实难题,还是对付火器这等大难题,真就有点黔驴技穷呀!
其实,东晋此前主动退出了刚从华国手中趁须巧取的河南三郡,除了见势不妙意欲示好求和,又何尝不是顾忌血旗炮舰的火器之厉?与其死守无法死守的河岸防线,倒不如收缩兵力抱团对敌呢!
一片沉默中,司马绍的大舅子,也是随军司马的庾亮率先出言,却未直接回答司马绍,而是换了话题问道:“为臣心有所忧,今日孟津渡头,那华王为何根本不见殿下所遣使者?还有,攻击华国者分明是王敦所部,为何那华王率大军主力涌入洛阳而非虎牢之东,全力攻打我等而非仇怨更大的王敦所部?太子殿下与那华王难道有仇吗?”
虽觉庾亮问得跑题,司马绍依旧沉吟了一下,继而认真答道:“孤与华王并无私仇,其人之所以施行此举,想来一则是因此地乃都城洛阳,其二,只怕就因孤为大晋太子。”
精彩都市小说 乞活西晉末討論-第七百七十二回 困獸洛陽分享
“殿下所言甚是,然臣下以为,尚有第三点,或是更为重要一点,也即在座诸公乃至洛阳的这支大军,皆忠于太子殿下,也真正忠于陛下。”面色难看,庾亮语气沉重道,“是以,相比虎牢之东的王敦所部,那华王更愿消灭我等。”
堂中诸人顿时陷入沉思,司马绍更是眉头一挑。庾亮却也不卖关子,进一步点醒道:“不论考虑军兵疲劳,还是考虑近期消化能力,亦或考虑到对曹魏西征大军的物资援助,华国今番南下,胃口其实正如华王之前对我方使者所提要求,也即血旗军止步长江。换而言之,我大晋足可暂保江南半壁,既如此,华王是替我大晋削弱权臣好呢,还是导致主弱臣强好呢?”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 起點-第七百七十二回 困獸洛陽展示
话到这里,殿中诸人若再不明白庾亮的意思,那就别混官场了。他们自然知晓东晋如今的政坛格局为三方微妙平衡,琅琊王氏一家独大,力压故吴士族甚至司马皇室。也正是为此,之前司马睿与司马绍父子俩可谓费尽心机,可劲运筹,才将司马绍与其一干心腹精英塞到了这支大军,前来分享收复洛阳故都的大功劳。
只是,谁能想到匈奴那么不济事,时局会变得那么快,而今华国携大胜之势挥师南下,更将这场中原大战的矛头首先指向了洛阳?现在别说克复故都的大功了,若叫血旗军可劲削弱了忠于司马皇室的力量,令琅琊王氏反而做大,即便东晋能保不倒,甚或保住中原,只怕接下来的也是难以控制的内乱不休。
“好毒的华王!好狠的心机!”司马绍目光喷火,却也不乏惊惧,然而,作为东晋正史中堪称最贤明的君王,也是挫败王敦叛乱的君王,他可绝非庸人,旋即,他便收了无谓的怒色,而是询问庾亮道,“元规,你此时说及这些,可是对此战另有想法?”
“殿下英明,臣下之意,便是我等理当弃守洛阳,设法保全麾下大军!”语态恳切,庾亮终是给出了正题,“洛阳虽为旧都,失之虽会坏了殿下声名,但相比我大晋的基业稳固,相比殿下他日一展宏图,时下几为白地的洛阳,甚至连鸡肋都还不如。”
绕了一大圈,说白了就是跑路!殿中众人顿时目光放亮,孟津渡大营的瞬间溃败,其实早令众人心惊不已,可碍于面子与法纪,大家都不好开口而已,如今庾亮整出了一个不上台面却绝对中肯的理由,甭管华王是否真有那般算计,大伙儿却是有了遮羞布不是?就连司马绍,一时也陷入思忖,并未出言驳斥。
然而,正当众人作势消化完庾亮所谏,有人意欲起身附和之际,殿外蓦然传来一阵喧哗,侍卫随即来报,却有红旗信使送来急报。稍倾,一名盔歪甲斜,背插三面小红旗的军士,便被带上殿来。
在司马绍等人的惊疑不定中,红旗信使跪地急道:“启禀殿下,卑下来自伊缺大营,奉戴将军之命前来报信。中午时分,有探哨发现,伊缺之南三十里出现了大量不明军兵,漫山遍野,初估不下五万,看其装备颇似血旗军,彼时正行往伊缺大营,此时或已开战攻营。怎奈营中仅两万军兵,且万五皆为临时征兆的辎重兵壮,战力不堪,我家将军唯恐难挡敌军,故求大军速速驰援,速速驰援啊!”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乞活西晉末 ptt-第七百七十二回 困獸洛陽看書
寂!殿内一时死寂!众人再不晓军事,也知洛阳周边的山川之险。原本在晋军此番入主洛阳之际,华国虽有虎牢之险与水路之便,晋军至少占有伊缺,西方的函谷关也在准盟友曹魏手中,处境不算凶险,可曹魏转眼换了阵营,而伊缺竟也岌岌可危,这一不小心,司马绍与麾下二十万大军,竟然有了被困绝境之忧!
天可怜见,殿中诸君是来洛阳镀金分享邀天之功的,可非前来被困送命的,这一刺激不要太大。蓦地,一名面色苍白的官员霍然站起,手指那名信使咆哮道:“哼,血旗大军,五万之数,从天上飞过来吗?尔究竟何方细作,竟敢来此谎报军情,乱我军心?”
“血旗军不用飞,他们只需绕行关中,就可横穿武关杀至伊缺了。”冷冷打断那名官员,庾亮咬牙切齿道,“好毒的华王!好狠的心机!只不想曹魏竟然如此放心华国…”

h80p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乞活西晉末笔趣-第七百五十七回 平陽城下鑒賞-jxsnm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华历五年,五月十五,戌时三刻,晴,平阳城。
“靳准老儿,你深受我大匈厚恩,竟敢挟持监国太子,举兵造反,通敌卖国,背主求荣,简直无耻至尤,良心何在,天理何在?”平阳城下,数队匈奴军兵扯开喉咙,厉声喝喊,“城上的弟兄们听了,陛下明察秋毫,知晓尔等皆为靳准蒙蔽裹挟,方才犯下滔天大罪,然上天有好生之德,陛下宽宏大量,只需尔等幡然醒悟,莫要一错再错,便可特赦从者无罪,只究首恶…”
东城门外,喊话匈兵身后,人喊马嘶,兵甲铿锵,却是一支暗夜下的浩浩大军,看其散布四野的火把范围,以及炬火映衬下的层叠旗幡,当足有七八万之数。而在大军中部,一顶偌大的明罗伞盖,围拱于金钺银戟之间,在火光中耀眼生威,分明就是刘聪亲至的标准行头。
与之相对的城墙之上,两万多匈奴叛军混着两万临时民壮,各个如临大敌,不无忐忑的望着城外的匈奴大军,尤其是望向那面明罗华盖的时候,他们面上难掩惧色,眼中更是不乏闪烁。虽说上面已经宣称刘聪死了,主力骑军逃了,血旗军很快就要到了,可谁又真敢全信?而刘聪过往的赫赫军威,以及暴虐凶残,可是给他们留下过足够阴影。
横刀夺爱 无影有踪
“上面的弟兄们听了,华国是他们汉人的天下,大匈汉国才是我胡人的家园,昔日晋朝官吏如何欺负外族,你等都忘记了吗?明知要受汉人歧视,何必还要跟着靳准那个奸贼自误…”眼见城头一时并无回应,颇显胆怯气短,城下的匈奴军兵叫得更欢。
终于,城头上的人力喇叭们也开始了言语反攻:“城下的各族弟兄们,刘聪都死了,匈奴大势已去,四万精锐骑军都被刘骥带着逃了,尔等充其量是用来做戏,掩护刘骥逃走的弃子罢了,何必还要白白搭上性命,跟着华国过稳定日子,老婆孩子热炕头不好吗…”
城头这一吼,城外的匈奴军竟也面面相觑起来,不乏目光闪烁,好似城头叛军的说法,其煽动性完全不亚于自家对城头的劝说呀。由是,随着城上城下“人力喇叭”的喝喊较劲,双方军兵的疑惑愈深,犹豫愈重,军心士气竟然体现为携手下跌的怪象。
或是受不得这般无聊的言辞拖沓,城下匈阵中驰出一名老将,他虚指城头,厉声喝道:“某乃马景,大匈儿郎们,而今陛下大军回归,讨伐不臣,你等只需铲除靳准,亦或打开城门,甚至仅是在攻城之际放水退避,都将无罪有功,获取厚赏,乃至拜将封侯!”
出马劝说的老将正是匈汉司空马景,看似声色俱厉,语气嚣张,此刻的他,心底其实紧张的很。能否连哄带吓攻下平阳城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夺城时间必须尽可能的短,因为老马岭失守的消息他已然知晓,他的攻城行动决不可等到那边的血旗军衔尾赶来。
“哈哈哈,马司空,你又何必虚言恫吓,那刘聪已然驾鹤西去,你还假冒他的旗号,趁着黑夜做妖,将两三万人打扮成七八万大军的模样,来平阳城咋咋呼呼,莫非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不成?”东城门楼,浑身披挂的靳准随之咆哮出声,听来充满自信,实也不乏气短。
咋对方啥都知道!?马景心中恼急,他比谁都清楚,平阳城高墙厚,又有军兵民壮四五万守卫,想要正面硬攻夺取,别说他这支沿途收拢地方兵壮方才达到三万多的队伍,便是加上刘骥的那支复生军,也将碰个头破血流。唯一的可行途径,便是利用大军虚势与刘聪的往日积威,压迫城中的部分匈兵反正回来,而这也是他在夜间兵临城下的主要原因。
毕竟是老人精,马景很快便做出回应,理直气壮的骂道:“大胆靳准,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非但通敌卖国,竟还诅咒陛下,难道你忘了过往陛下对你的厚恩了吗?城头的弟兄们,跟着这样一个不忠不义又忘恩负义的小人,你等会有出路吗?又如何确定其所言为真?”
“哈哈,马司空,莫要转移注意,刘聪到底死了没有,你这个老东西最清楚。若要辱骂靳某,若要策反平阳五万守军,刘聪自己咋不来说,是不敢,是没底气,还是他根本就是死了?哈哈哈,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啊,哈哈哈!”靳准打断马景的怒斥挑拨,反口诘问道,心底却也不免些许忐忑。尽管已从华国军情系统的渠道得知了刘聪死讯,可这等波诡云谲的生死之际,谁又敢保华国的哪句话才是真的?
下一刻,靳准的笑声戛然而止,呈张口结舌之态,身子则禁不住的哆嗦,心脏更似被人狠狠的揪着下沉再下沉。只见城下的匈奴军中,那面明罗华盖,竟在炬火映衬下徐徐前行,直至排众而出,抵达城下一箭之地。那份华美,那份雍容,怎么看都是正宗的皇驾节钺,而华盖之下,金盔金甲端坐马上之人,其长相委实就与刘聪几无二致。
狠狠的干咽了一把喉头,靳准勉力祛除脑中惊惧,故作轻佻不屑的嗤笑道:“哈哈,刘聪死了,留下的替身倒还挺像的嘛,这也是你今生最大的一次亮相了吧。来来来,开口说两句,大声点,叫城上城下的人都听听,这个刘聪到底扮得像不像?哈哈哈…”
“靳准,你若即刻开城投降,朕给你一个全尸,并给你靳氏留下一条血脉。”东门下方的“刘聪”冷然喝道,声音平淡,却似蕴藏着无穷威势,直令城上的许多匈奴军兵,包括靳准在内,都不禁心头一颤。当然,少有人知的是,“金甲刘聪”张口说话之际,喉咙并未发出声音,而发出声音的,却是其身后一名长相迥异的宫卫。
必须说,细节决定成败,马景为了蒙蔽靳准与平阳叛军,挖空心思挑选整出的替身双簧套装,委实能够以假乱真,尤其在暗夜远距的情况下。至少,本就狐性多疑而心志不坚的靳准,此刻都有点信了下面的就是刘聪本人。
自然,到了这个时候,即便靳准百分百确定下面的真是刘聪,他也会指鹿为马,而非承认,无它,伤不起!眼珠接连转动,靳准蓦然冷笑道:“哈哈哈,华盖下的年轻人,在你留下靳某全尸之前,且先得证明,你真是刘聪吗?某且拷问拷问你,昔年刘聪一人娶我膝下二女,先看中的是谁,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靳准心中已然打定主意,无论待会儿“刘聪”是选自己的大女儿还是二女儿,标准答案都将是家中侍奉大女儿的一名丫鬟。随手挖上这么一个坑,他心底暗自得意,就等讥嘲其人答错,自己就可否认其身份,顺带还能利用绯闻丑事,再削减一把刘聪的积威。
然而,城下的“刘聪”压根不走寻常路,不甩靳准那一套,却听他厉声喝骂道:“靳准,你是什么东西,猫狗一样的腌臜货,朕需要像你证明吗?不过,朕入城之后,会令人将你的一双眼珠取来见上一面,叫你认个清楚。”
就在靳准犹感自个猝然踏空的时候,“刘聪”已经虚指城头军兵,沉声喝道:“城上的大匈勇士们,朕现在命令,待会大军攻城,你等只需伺机反正,右坦肩膀,入城之后,朕便恕尔等无罪!”
“大匈勇士们,杀进城去,讨回公道,救回家小,我等就是死也要死出大匈的尊严!”根本不再给靳准更多机会,“刘聪”仰天怒吼,大手一挥,令旗随之舞动,牛角号随之呜鸣。
必须承认“刘聪”在匈汉蛮夫中的威望,有其“亲自”鼓动,城下的匈奴大军顿如被点燃了的火药,士气瞬间高涨,战意霎时澎湃,旋即,他们扛着沿途就近征调的云梯,持刀举盾,箭雨连连,开始了声势浩大的攻城。四野之中,弥漫着此起彼伏的呐喊:“杀啊,杀进城去,讨回公道,夺回家小…”
“万莫相信对方的鬼话,那人根本就不是刘聪!弟兄们,若叫下面这帮狗急跳墙的乱兵入城,我等的家小都将无法保全!弟兄们,只需守住一夜,最多明晨,血旗大军就能赶过来啦…”城头之上,靳准的声音亦是高亢入云,气急败坏间,却不乏惊惧慌乱,同样表现的,自也包括他麾下的平阳守卒…
与之同时,平阳城南,八里之远的一处小丘林上,数百黑衣人正躲于树石之后,津津有味的旁听着平阳城的这场攻守大战。细看他们人人锁甲鲜明,刀弩齐备,却是血旗特战军的装束,为首之人,恰是半月之前,在河内郡率众埋雷炸死匈将刘参的特战屯长曹淡,此番却是移师平阳一带继续敌后作战。
暗夜中,前方忽有两人鬼鬼祟祟的窜入丘林,快步到了曹淡面前,头前一人正是队率张大嘴,他忧心忡忡道:“头儿,那靳准好似不咋的诶,亏他此前叛乱得有声有色,可如今分明坐拥军兵勇壮四五万,还倚仗城高墙厚,应对那马景的三万多人,却显得左支右绌,气势不振,没准都能丢了平阳。头,我等,我等就这么干看着吗…”

gmzfb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乞活西晉末-第七百五十四回 劉聰之死鑒賞-ao1xn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老马岭,中军洞堂,刘聪卧室,正当英雄悲歌伴着父慈子孝煽情上演的时候,洞穴之外却是传来嘈杂之声,特别是言语中的“河套剧变”,顿令室中众臣一阵心惊肉跳。要知血旗军进兵匈奴已有二十日,可河套诸部一直没有对匈汉的调兵圣旨有所回应,一干君臣自有不良猜测,却皆对于这条匈奴人的草原逃路不愿多谈,或说是给自身保留着一份美丽的虚妄,难道,偏生在这最后时刻,虚妄也要破灭?
瞟了眼病怏怏的刘聪,呼延晏挤出丁点笑容,浑似不甚在意的拱手说道:“战局纷乱,下面的军兵倒是愈加没有规矩了。陛下且先议事,为臣出去一下,料理了这帮不知轻重的丘八,免得有碍陛下圣听。”
“唉,呼延爱卿何必遮掩,都到了这等时分,事情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叹了口气,刘聪叫住意欲溜出门的呼延晏,淡然令道,“想来又是红旗信使,将之带上来,朕的身体再是不济,也不至于听不得坏消息吧?”
您可不就是听不得噩耗才吐血吐成这样的吗?呼延晏与众臣齐齐在心底哀叹,却是不敢直接违逆刘聪,只得依言叫进嘈杂之人,果是一名背插红旗的急报信使。刘聪则强打起精神,威然问道:“尔来自何处,有何紧要军情,但说无妨!”
那信使一边呈上信报,一边跪地禀道:“卑下来自西河防线,乃卫大将军齐王麾下。就在今晨,齐王殿下率两万骑军,如过往一般绕袭血旗北路军侧翼,一切顺利如常,然就在撤退之际,前路却是遭遇了两万血旗骑军的埋伏截杀,后方又有血旗北路军重兵追剿。我军落入重围,齐王殿下率众力战不敌,全军伤亡殆尽。”
众人闻言皆面色大变,刘聪亦然,他怒瞪信使,颤声问道:“血旗北路军总计万余骑军,哪来的两万设伏骑兵,莫非,莫非与河套有关?还有,齐王我儿如何了?快说!”
“启禀陛下,据逃兵所言,两万设伏骑军为首者乃血旗大将赵海,其在阵前曾言其属血旗西路军,刚刚荡平河套,来援血旗北路军作战;而且,两万设伏敌骑中,约有万人正是河套的部落牧骑!”那信使将头埋得极低,终又颤声道出了最后一则噩耗,“齐王,齐王殿下身中数弩,虽被亲兵舍命救回,却,却是伤重不治!”
寂!洞中霎时一片死寂!这是又一则重磅噩耗,此间每个人几乎都有天塌地陷之感。匈奴北线守军定是轻敌偷袭反中了血旗北路军的圈套,折了两万骑军倒还其次,关键的是,血旗西路军既然连河套牧骑都拉来参战了,那么河套岂非已被血旗军彻底掌控,匈奴人通往塞外草原的逃路岂非彻底断绝?
至于齐王之死,于大局已然无甚关碍,但对于刚在平阳死了一大批子嗣的刘聪本人,影响就难说了。不由得,众臣下意识将目光投向刘聪,只见他面色一片惨白,目光一阵呆滞,身形一个劲的颤抖,一时却是哑然无声!
诡异的死寂,直到一声空袭爆炸声在山洞边上响起,簌簌的泥尘洒落头上,刘聪这才忽而回了魂,亦或说,好似彻底丢了魂。只见他中指向天,怒发箕张,目眦崩裂,破口大骂道:“贼老天,你狗日的瞎了眼不成,为何事事都要助那纪贼?为何事事都要与朕作对?”
“父皇,节哀顺变,保重圣体呀。”一旁的刘骥觉着不对,连忙上前搀扶,口中则哀声哭求道。
老婆乖乖讓我愛
痞女无敌:娘子,你好坏!
一把扇开意欲上前搀扶劝阻的刘骥,刘聪不顾已然口角溢血,不顾咳嗽不止,兀自指天骂道:“朕欲死守待变,你丫却让靳准那厮在平阳窝里反;朕欲调动黄河水军,你却叫他们立时反叛;朕认栽了,只欲给我大匈留点火种,你却叫河套部落也反了;朕被杀得就剩没几个儿子了,你却还要夺了劢儿?是朕少了你的祭祀血食,还是我大匈一族缺了你的孝敬?你狗日的就见不得我大匈一族繁衍昌盛吗?你…”
骂着骂着,刘聪咳得愈加厉害,口角溢血越来越多,声音却越来越小,直到最后,他哇哇的接连呕出几口鲜血,再也支撑不住,颓然栽倒塌上,嘴巴兀自开合几下,却已再也无法发出声音。而当刘骥再度扑身上前,扶起刘聪之时,刘聪已没了动静,探至其鼻前的手指,竟已感觉不到气息。一代凶人,匈汉狼主刘聪,就此驾崩军中!
说来正史中的此时,刘聪眼见就将摧毁长安的西晋末帝,一统北中国,成就人生巅峰,本该是春风得意,还能再龙精虎猛的爽上两年,多换几个皇后,直到两年后他的南征大军阴沟翻船惨败于李矩弱兵的偷袭,兼而其子刘康及二十多名宗室子弟死于一场莫名其妙的皇宫火灾,他这才大病一场,连带旧伤复发,再没好转回来。只可惜,这一时空有了纪某人的逼迫,他却是更早两年就挂了…
书归歪传,刘聪榻前,免不了一阵或真或假的嚎啕。尤其是刘骥,嚎啕震天,伏地几度晕厥,怎么都拖不起来,偏生襟前与地下没甚湿痕。终于,在良久之后,忽听洞室内锵啷一声剑鸣,总算打断了这场哭戏。众人惊望而去,却见寒光闪过,噗嗤一声,血光迸溅,却是司空马景已然捅死了那名被刘聪之死骇得呆若木鸡的红旗信使。
秘不发丧!室内都非常人,顿时明白了马景此举的意思,无人质疑也无需赘言,遂也不再哀伤作态。丢下宝剑,马景带头冲着刘骥跪下道:“时间紧迫,还望济南王节哀正位,容我等拜见大单于!”
豪门的代价 齐成琨
骄阳似我 顾漫
“拜见大单于!”随着马景,室内的呼延晏等人也皆跪下叫道。刘聪虽死,倒已做完了大致安排,刘骥的继承人之位毋庸置疑,且在老马岭八万大军中,他也是出身、威望最为合适的人,值此危难时刻,纵然平素或有龌龊,众臣也不会有人跳出添乱。
两分窃喜,三分萧瑟,五分头疼,刘骥神色复杂,倒未做作推辞。将刘聪的遗体在塌上放平,他遂站于塌前,挨着遗体接受了众臣的跪拜仪式。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礼毕,刘骥也不废话,沉声怒道:“我大匈噩运连连,覆灭在即,一应罪孽皆源于靳准狗贼,既然河套逃路已封,与其似那丧家之犬,被人追杀落网而死,不若血战到底,某欲直接杀回平阳,宰了靳准,再与血旗狗贼决一死战,诸公以为如何?”
“好,我大匈勇士何曾怕过生死,但有一战,唯沙场埋骨尔!”立有永安王等一干军将咆哮应和道。相对于强大的元凶死敌华国,他们无疑更恨靳准,也更有信心收拾平阳。
魔爪
“大单于不可,万万不可呀。”见此情形,呼延晏与马景二人不约而同出言劝阻,二人略一对望,遂由更年长的马景道,“内有坚城,外有追兵,平阳实乃死地。大单于和复生军身负我大匈一族之血脉气运,决计不可轻生,陷入那等死地,还当延续先帝遗愿,北走塞外。至于平阳,老臣愿冒顶皇驾节钺,前去与那靳准奸贼决一死战!”
神威
“大单于,汉人有卧薪尝胆,有时候委屈苟活,比慨然赴死更难更伟,为我匈人之延续,还望大单于委曲求全。”满脸满心的真诚,呼延晏续道,“河套虽被血旗军所夺,可并州河套毕竟皆为华国新土,战线必有疏漏,且血旗骑军总计又能有多少?大单于只要机动灵活,游击而进,终归能够跳出樊笼。哪怕仅有万人走脱,假以时日,也能保我匈人血脉不灭,还望大单于力担重任呀。”
两名老臣的威望与言辞说服力顿时压住了室内的喧嚣,刘骥张了张口,目光一阵闪烁,遂道:“既如此,某便勉力为之,平阳事宜便交给司空了。只是,依照父皇此前安排,尚缺一将留守老马岭阻遏追兵,却不知哪位爱卿愿意冒死尽忠?”
“为臣愿意!”呼延晏带头,其余众臣也有过半者昂首请命道,“为臣愿意…”
“呼延兄掌控军情,于大单于不可或缺。先帝赐我名为安国,怎奈老臣既不能安邦,也未能保家,如今孑然一身,已无可恋,便由老臣用此残躯,为大单于和我大匈护上最后一程吧!”永安王刘安国跨前一步,喟然请命道。
此言一出,洞室内更显悲怆之气。必须说,匈奴人能在史上灭了西晋,其朝堂高层中,委实不乏凶悍效死之辈,而靳准在平阳城内的大肆杀戮,也将匈奴高层们基本逼上了不死不休。
略整衣衫,刘骥躬身冲马景与刘安国分别郑重一礼,慨然道:“如此,便,便劳烦二位了。本单于在此立誓,决计不会令我大匈葬于刘骥手中!”
是夜,匈奴人信骑四出,六万五千匈军更是借着空袭间隙与山林遮掩,连夜轻装开拔。刘聪身死自是秘不发丧,告知复生军的是奉令支援西河战线,告知其余军兵的则是刘聪御驾回师平阳讨伐靳准叛乱。而老马岭防线,则留下近两万的残兵伤卒,由举家被屠的永安王刘安国坐镇指挥,暂时阻延血旗军尾随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