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輝煌從菜園子開始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輝煌從菜園子開始-第六百九十一章 地位下降的吳飛鑒賞

輝煌從菜園子開始
小說推薦輝煌從菜園子開始辉煌从菜园子开始
回到龙山村的康柳,所以的精力都放在了三个小家伙的身上,而吴飞又重新过回了每天卖卖鱼虾、水果的日子,客栈的生意,也不温不火的维持着。
很快就到了清明节,吴飞一家子去给爷爷奶奶扫了墓,让三个小家伙给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太爷爷太奶奶磕了头。
从吴飞这里往上数,吴飞家这一支已经好几代都是一代单传了,吴飞这一代就吴飞和吴莉两个,不过男丁也就吴飞一人。上面吴飞他老爸、爷爷、太爷爷、太太爷爷都是只有一个男丁,村里跟吴飞家关系比较近的吴权一家,也早就出五服了。
这么多年过来,吴家传了几代人,到了吴飞这里才算是挣了一口气,终于摆脱了一代单传的尴尬局面,连续生下了三个带把的。
现在,家里所有人的地位都没有康柳高,吴飞的地位更是一降再降,也就比家里的那只大黄狗高那么一点点。
清明节刚刚过去几天的时间,一场大雨不期而至。
大雨连续下了三天三夜,山上的雨水全部都汇集在山沟里面,最后都流进了龙山水库。
从第二天开始,吴飞就把水库的泄洪口连续起开了三个,总算没有让水库里面的水位超过警戒线。不过这几天时间里面,住在水库下游的村民中那些勤快一点的,倒是水库泄洪的那一条小溪里面捞了不少的鱼。
龙山水库从19年清塘见底以后,四五年时间一直都没有放干过了,水库里面藏了不少的大家伙。
去年国庆节的时候,跟着戴国裴来龙山度假的一个朋友,就在水库里面钓起来一条将近50斤的大草鱼,把一个大竹排都给拉动了。要知道,当时竹排上面可是载着戴国裴一行六个人,可见那条鱼的力气有多大。
一场大雨,水库里面的鱼不知道跑出去了多少,就连山上鱼塘里面养的甲鱼、虾之类的,也跑了不少出去。
终于等到大雨停了下来,吴飞和老爸吴邦赶忙上山去查看。还好,除了跑掉一些鱼虾以外,那些鱼塘的护基都没有什么问题,山上也没有出现滑坡之类的预兆。
大雨过后,在山区最担心的就是出现山体滑坡的险情了,所以在开地栽种果树的时候,老爸吴邦就特别注意山上排水的问题,大大小小的沟渠一直都注意清理。
“小飞,院子里面的这口水井这几天一直都往外面冒水,里面的放的鱼可能都跑光了,你有时间去周斌他们冻水田抓几条鲫鱼放进去。”这天吃早饭的时候,吴邦忽然说道。
本来上面四合院里面的那一口水井,以前供一个院子十来户几十口人生活,可以说得上水量充沛,不过也也就是够大家日常用的,从来都没有多出来过。
可是像这段时间一样,井水直接冒过井口,直接流到院子里面来的现象,吴飞长到这么大也才见过一次。
从清明节后面下雨开始,四合院的天井里面干脆就变成了一个小池塘。本来天井是有通向外面的水渠的,只是这几天的水量有点大,给水井预留的水渠有点不够用了,水流到了天井的地面来了。
吴飞干脆就把天井通向外面的几个出水口给堵上了,把天井变成了一个水深差不多有一尺的小池塘,除了有点不方便以外,倒是出乎意料的好看,最起码客栈的那些旅客们就很满意。
吃过早饭,吴飞把好久都没有用过的打鱼机找了出来,在家里的鱼缸里面试了一下。虽然很久没用了,不过倒还有电,几条两三斤的草鱼一下子就被电翻了。
等下去电几条小鲫鱼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周斌,你家冻水田有没有放鱼苗啊?”出发之前,吴飞给周斌打了一个电话。
从21年开始,周斌一家就没有出去干工地了,在家里种了差不多十来亩鱼腥草,一年的收入并不比在外面干工地差。小孩子最后放在镇上读书,周斌每天早送晚接。平时就在家里伺候几个大棚,还买了一个十来万的小车,不忙的时候就跑跑黑车,小日子倒是过的自在。
“飞哥,还没有放呢,大家都等着你买鱼苗回来呢。是不是你买鱼苗回来了,给我留一点啊!”
这些年,吴飞每年都要去县渔场买两次鱼苗,上半年一次,下半年一次,所以村里这些家里有水田、有鱼塘需要鱼苗的人家,都是在吴飞买鱼苗回来的时候在吴飞这里匀一点,几年下来都变成习惯了。
“还没呢,等过几天天气暖和一点再去,买回来了我叫你。给你打电话,是等下想去你家冻水田打一点鲫鱼。院子里面的那口井,前几天下雨的时候里面的鱼都跑光了。”把买鱼苗的事情解释了一下,吴飞说出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
吴飞要去打的那种鲫鱼,是本地野生的一种鲫鱼,就算生长好几年的时间,也长不了多大,就算是以龙山村现在的水土,这种鲫鱼最大也就能长到二两,而且全身都没有多少肉,刺倒是蛮多的。
不过这种鱼用来煮汤倒是很甜的,放几块豆腐进去和老姜进去,出锅的时候撒上一点葱花,就是一碗很好喝的鲫鱼豆腐汤。
只是养鱼的确很少有喜欢这一种鲫鱼的,一般都会在放鱼苗之前把田里的这些杂鱼用石灰给杀掉,只是周斌家的冻水田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放干过了,里面有不少这种野生鲫鱼。
只用了十多分钟,吴飞就电了三十多条,差不多有一两斤的样子。
因为周斌偶尔也会来田里电一些这种鲫鱼回去开汤,所以那种大的鲫鱼很少,吴飞电的这三十多条鲫鱼里面,超过一两一条的都很少。
选了十条公的小鲫鱼丢进了井里,剩下的被吴飞拿给老妈,裹了一点面粉,用菜油炸的金黄金黄的,还没等上桌呢,就被吴飞和康柳两人当零食吃光了。
“都是做爹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居然还抢自己老婆的东西吃!别人看到,还以为你没有吃过东西呢!”看到吴飞这个样子,老妈逮着吴飞就是一顿骂,可是对于站在旁边看热闹的康柳却不闻不问,过分的是康柳手上还拿着刚刚从自己手里抢走的最后一条小鲫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