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明天的選擇-第0574集:最後的逆轉?吳遼竟被翻盤了?不想笑的非常豹居然笑了!相伴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
吴辽:『……』
亚侍:『……』
吴辽:『…………』
亚侍:『…………』
吴辽:『………………』
亚侍:『………………』
吴辽:『搞什么啊!我们搁这儿大眼瞪小眼,比谁的省略号长,是吧?』
亚侍:『搞什么啊!我们搁这儿搁这儿呢?套娃啊?首先声明,我只是纯粹的觉得无话可说而已,并不是模仿你!』
吴辽:『我也是无话可说啊!看到这个标题,直接就给剧透了,我还能说什么啊?』
亚侍:『那就随便说点什么呗!哈哈哈哈!』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吴辽:『我哪里知道这件事还有这种反转啊?还有你,笑什么笑?真不要脸还在笑!有什么好笑的?』
亚侍:『反正结果都已经出来了,你想笑也不必憋着啊!』
吴辽:『啊……这……』
亚侍:『是吧?是吧?一直都憋着笑,也是挺辛苦的吧?』
吴辽:『我真傻……真的……我光知道自己如果遇到什么好笑的事情,都绝对不会笑的话,就可以赢,却不知道非常豹笑了,也是算我这边输的!哦,不对,其实我早就知道,规则也写的清清楚楚,只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非常豹竟然笑了!这合理吗?这河里吗?』
亚侍:『到头来,非常豹到底还是非常豹,就算你这是粉色大猫猫是不想笑的非常豹,那也是脱离不了非常豹的宿命的!只要是非常豹,就一定会想笑!只要是非常豹,在笑完之后就一定会「豹毙」,当场去世!为什么非常豹会强制自己不要笑,那就是因为他们不想要「豹毙」啊!可是,天性就是天性,就算非常豹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他们都不会笑,但他们还是会忍不住!忍一次,可以,忍两次,当然也可以,三词四次,五六七八九次,他们都可以!但是,总会有一天,总会有那么一次,非常豹会笑,然后豹毙!非常豹可以不笑很多次,苟延残喘的保证自己的狗命,但只需要笑一次,非常豹就会当场豹毙!就如同世间很多事情一样,你可以输很多次,但是你只需要赢一次,那就可以了!』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第0574集:最後的逆轉?吳遼竟被翻盤了?不想笑的非常豹居然笑了!展示
吴辽:『我说,兄啊!为什么你突然就一本正经的做起了这种一看就是胡说八道的科普了啊喂?』
亚侍:『你觉得这是胡说八道么?那我建议你最好重新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或者看看系统提示,你自然就知道我是胡说八道,还是说的事实了!非常豹想笑,就跟飞蛾扑火一样,是差不多概念的!明明就知道很危险,明明就知道这样做是不行的,却还是忍耐不住!就是这么的神奇,就是这么的坑爹啊!』
按照亚侍的说法,非常豹是一种十分特别的动物,每个非常豹都想笑,但是每个非常豹也都不能笑,因为非常豹只要笑了,就会像吃了著名奇毒,也就是被称为和「一曰丧命散」五五开的,由蜂蜜、川贝、桔梗,再加上天山雪莲配制而成,无须冷藏,也没有添加任何的防腐剂,除了毒性非常猛烈之外,味道还很好吃的「含笑半步癫」一样,在笑完之后就会瞬间爆炸!
当然了,这个「含笑半步癫」的效果触发还有另一种条件,那便是在中了此毒之后走路,只要走半步,一样会瞬间爆炸——因此,众所周知,吃了「含笑半步癫」之后,如果想要避免毒发身亡,又想要进行移动的话,基本上也就只能蹦蹦跳跳了,当然,使用载具进行移动,又或者是让人背着走什么的,理论上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相比于普通的非常豹,吴辽的这只粉色大猫猫「不想笑的非常豹」明显具有了更高的忍耐力,但即使如此,非常豹还是非常豹,就如同飞蛾就算自制力再强,也还是会想扑火一样,就算是名字叫作「不想笑的非常豹」的粉色大猫猫,也还是会有那么一天,还是会忍耐不住,笑出声来的时候!
言归正传,经由亚侍的提醒,吴辽也是才注意到那些事情——非常豹不见了,还有就是系统提示说明了一切!
系统提示:蓝方玩家「吴辽」的召唤兽「不想笑的非常豹」因在「不要笑挑战」当中笑了,故蓝方玩家「吴辽」在「不要笑挑战」当中挑战失败,红方玩家「亚侍」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系统提示:根据「不要笑挑战」规则,蓝方玩家「吴辽」将扣除2000点生命值,现蓝方玩家「吴辽」剩余生命值为3000点!
系统提示:由于蓝方召唤兽「不想笑的非常豹」笑了,根据「非常豹」的特性,蓝方召唤兽「不想笑的非常豹」瞬间爆炸!
系统提示:第二回合,红方玩家「亚侍」的行动回合,开始!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180秒!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179秒!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178秒!
经历了漫长的「不要笑挑战」,现在终于进入了第二回合,亚侍的回合。可以算是吴辽开局不利,一个回合过去了,不但召唤兽没了,而且还损失了2000点的生命值,真的是大亏一笔!
『我的回合!好耶!』亚侍不知为何显得非常的兴奋。
『禁止好耶!』吴辽随口说道。
『对!禁止好耶!大叔!』场外的苍银瓶附和道。
『是啊!禁止好耶!大叔!』苏雨兮也跟着说道。
『呃……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那我也只能被迫跟风了!别怪我!』凌云罗略显无奈的说道:『禁止好耶!谢谢!』
系统提示:第二回合,第一阶段,红方玩家「亚侍」召唤出了特殊型召唤兽「春田井」!特殊型召唤兽「春田井」没有攻击力和守备力,且于场上还有其它召唤兽时,自身无法被攻击。
系统提示:第二回合,第二阶段,红方玩家「亚侍」命令特殊型召唤兽「春田井」使用了特殊技能「井字游戏」!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笔趣-第0574集:最後的逆轉?吳遼竟被翻盤了?不想笑的非常豹居然笑了!推薦
既然大家都不想让亚侍说话,那亚侍当然也就不说话了,沉默不语的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就可以了!
『兄啊!虽然你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事情可都是做完了的啊!』吴辽惊呼道,『这个「春田井」的名字到底是谁起的?怎么有一种钱包被掏空的感觉呢?还有这个井字游戏是什么鬼啊?总不能是真的要整一出井字游戏吧?突然玩井字游戏什么的,这不是很扯蛋么?』
『你猜得没错!不用怀疑!』亚侍给予了吴辽一个肯定的答复,『虽然你也可以通过系统查看说明了解情况,但是我还是决定亲口告诉你,这样感觉会比较好!』
『等会儿!等会!』吴辽打断了亚侍的话,指着亚侍左手边不远处,不知何时漂浮在半空中的一把法杖,说道:『那是什么?你刚刚不是进行召唤了么?可你那边的场地比之刚才除了多一把浮空法杖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啊!你这是卡BUG了,人物模型没有加载出来么?还是说,你召唤了个寂寞?』
『这个就是我召唤出来的召唤兽!』亚侍指着自己左手边不远处的那把漂浮在半空中的法杖说道,『我召唤的这个「春田井」呢,从概念上属于特殊型召唤兽,他最特殊的地方就在于——愚蠢的人是看不到他的,只能看到他手上拿的法杖!弟啊,你刚刚是不是说你只看到了漂浮在半空中的法杖?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说到最后的时候,亚侍突然打住了。
看不到就是看不到,但是直接就这么承认的话,似乎也不是很好的样子。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明天的選擇-第0574集:最後的逆轉?吳遼竟被翻盤了?不想笑的非常豹居然笑了!熱推
于是,吴辽看向了位于观众席上的三位围观群众,也就是凌云罗、苍银瓶和苏雨兮。
『我看得到!我看到一个粉色长发的女魔法师在拿着法杖!』苍银瓶率先说道。
『我也看得到,不过我看到的是一个长的跟高达似的机器人拿着法杖!嘿!这场面,机器人拿法杖,我都还以为自己在《骑士&魔法》的片场呢!』凌云罗紧接其后的说道。
『你们行不行的啊?怎么跟我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啊?』最后说话的是苏雨兮,『我看到的是一个有一头棕色中长发的学生妹,在拿着法杖啊!为什么跟你们看到的完全不是一码事啊?你们是不是因为看不到,就在那里瞎胡说呀?』
『姨妈!我说的是真的!我看到的真的就是一个粉色长发的女魔法师呀!』苍银瓶有些着急的说道,『真的!我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你知道的,你看得出来的,我没有说谎!用你的「真龙之眼」看一看呀!』
『呃……其实不用看我也知道你确实没有说谎……』苏雨兮略显尴尬的说道,『这件事其实也很好理解,你肯定是因为看出来我说的是真的,但是又跟你看到的确实不一样,所以才会这么说的,对吧?瓶子!』
『是呀!是呀!就是这样!』苍银瓶连连点头道。
精华都市小说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第0574集:最後的逆轉?吳遼竟被翻盤了?不想笑的非常豹居然笑了!相伴
『哦!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啊!我Day到了!』凌云罗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正所谓——相由心生!如果你心中有苹果,那么你就会看到苹果!如果你心中有菠萝,那么你就会看到菠萝!而如果你心中有叉烧的话,你自然也就会看到叉烧了!我们三个心中的东西不同,所以才会看到不同的「形象」啊!你们仔细想想,这个召唤兽属于特殊型召唤兽,对吧?既然是特殊型召唤兽,那么会有这种在不同的人眼中有不同的形象的特性,不也没什么奇怪的么?是不是?』
看样子,无论是凌云罗,还是苍银瓶,又或者是苏雨兮,他们都是可以看到拿法杖的人的。虽然他们看到的形象不同,但他们都是看得到的,并不想吴辽一样,只看的到法杖,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人!
『你们搁这儿搁这儿呢?这是要整「皇帝的春田井」呢,还是要整「薛教授的春田井」呢?反正我就只看得到法杖,根本就没看到人!』吴辽理直气壮的说道,『也许你们都看得到,所以才聊的这么欢!但也可能是你们都看不到,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个「看不到的蠢货」,所以才都在那里假装自己其实是看的到的!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
『也许你需要放大镜或者显微镜!』凌云罗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看!你看!你仔细的看!那个浮空的大法杖的下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你看得到吧?你应该看得到吧?』
『我看看……』吴辽按照凌云罗的提示,朝着对面那边浮空的法杖下方的区域仔细看去,『哎?好像真的有东西啊!那是什么东西啊?』果不其然,吴辽很快便看到了一个小黑点,因为距离太远,这个小黑点又实在是太小,吴辽并没有办法看清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如果你能有一台可以「放大!放大!再放大!」的AIPC就好了!』凌云罗继续说道,『毕竟,众所周知,AIPC可以上网,看图片,打印图片,图片可以放大N倍!而且放大之后还可以改变目标的物种,把天鹅变成海鸥,把海鸥变成天鹅什么的,那都不是事儿啊!』
『能说人话么……』吴辽用一副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凌云罗。
『翻译成人话就是,你可以通过「系统」使用「放大镜」,看清楚那里的东西!』凌云罗字正腔圆的说道。
现在,吴辽便按照凌云罗所说的开始使用「系统」当中的「放大镜」功能,看清楚了那个悬空法杖下方的小黑点。不看不知道,一看就明白,其实刚刚无论是凌云罗,还是苏雨兮和苍银瓶,他们所说的都是对的!吴辽看到的,便是一个十分袖珍的小人,其形象每过几秒的时间就会发生变化,而变化的内容正是凌云罗、苏雨兮和苍银瓶他们三个刚刚所说的那三种形象!
人是确实存在的,并不是什么「皇帝的新衣」,只不过在大小方便确实让人始料未及!
毫无疑问,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那自然就是因为惯性思维了!
仔细想想的话,先前亚侍所说的愚蠢的人是看不到的,似乎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如果不认真仔细的观察的话,是根本不可能看到这个如此迷你的小人的,这固然无法跟「愚蠢」直接划等号,但反过来说的话,能够想到这里可能存在一个在大小方面小的夸张的存在,这就肯定是很聪明的人才想得出的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

超棒的都市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笔趣-第0568集:那麼,這到底算是合理利用剋制壓制,還是算作弊耍賴呢?看書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
书接上回,话说这个「不要笑挑战」,吴辽确实一直都没有笑,反倒是亚侍笑了好几次!当然了,亚侍作为出题的一方,他笑或者不笑都不会直接的产生胜负的判断。但是,如果亚侍拿捏的好的话,其实也是可以使用一种奇妙的「看到别人笑,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也想笑了!」的心理,诱导吴辽发笑的!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虽然知道这个道理,却不知道如何操作才能做到。
这就好比是别人并没有告诉你,做这件事应该先这样,然后这样,接着这样,最后那样,而是直接告诉了你结果一般。就如同做题直接给出答案,并没有解题过程一般,解答题里要是敢这样,就算不扣完全部的分数,最起码也得是扣一半的分数,或者是因为给出的答案还算是正确的,所以就象征性的只给个1分或者0.5分的样子。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愛下-第0568集:那麼,這到底算是合理利用剋制壓制,還是算作弊耍賴呢?閲讀
『你刚刚说的那个关于红龙一族和不可燃物的故事,虽然是真的,但是你说这些的本意其实就是想逗我笑!毕竟,现在我们是在做「不要笑挑战」嘛!』吴辽振振有词的说道,『嗯……怎么说呢……如果这个东西你跟白熊元帅说的话,我估计他应该会笑的合不拢嘴!毕竟,白熊元帅的笑点那是真的低!低的离谱啊!大概是因为从小就生长在极北大陆那种温度一年四季都十分「冻人」的地方,所以不止是物理层面上的喜寒,连听笑话和说笑话也都一样是喜欢冷笑话!』
关于这个红龙一族的故事,在一旁的苍银瓶和苏雨兮倒是一直没有插话。身为红龙女王苏子琴养女的苍银瓶和身为红龙族长老的苏雨兮都是知道这件事的,虽然听起来可能很滑稽,可能很无厘头,但确确实实是有这么一个人,或者说有这么一个生物,做过这种事的。
『是的,不要觉得这是什么笑话,不可燃物可是恐怖如斯,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甚至严重影响平衡的存在!』苍银瓶突然郑重其事的说道,『当初白熊元帅就是用了不知道多少本《伯仁传》的书,堆成了一个所谓「半径二十米的防火结界」,使得义母大人的龙焰无法贯穿,最终惜败!』
『咦?你不是一直管他叫「大白」么?为什么突然这么严肃的称呼他为白熊元帅了啊?』苏雨兮疑惑的看着苍银瓶并说道,『而且你这个态度也太严肃了点吧?有这个必要吗?又不是输给外人,有什么所谓呀?』
『哎?姨妈,为什么要突然提这个啊?』苍银瓶显得有些慌张,『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严肃的情况,不是理所应当的应该用严肃的称呼么?』
『你都说严肃了,那你就别叫我姨妈啊!要叫我长老大人!』苏雨兮也突然变的严肃了起来,『不管怎么说,我也是红龙族的长老嘛!虽然很久以来大家都只是从「偶像」的身份认识我的,但我一开始当「偶像」啊,不还是因为要跟大姐一起解决我们红龙一族的经济危机么?虽说大姐她们在我们红龙一族的经济危机解决之后先后都选择了退役,只有我一个留了下来,继续当偶像,但我还是红龙族的长老啊!这一点是一直以来都没有变过的啊!』
为了拯救XX,OO决定成为偶像,这样的句式虽然乍看之下有些荒唐,但实际上却是很有道理的!
人可以悲伤,但不能一直沉迷于悲伤。让人们暂时的忘却悲伤,积极的面对,积极的向上,这便是偶像的作用之一。
人可以暂时漫无目的的四处闲逛,但是不能一直这样,到底还是需要一个精神寄托才行,而偶像自然是可以成为一些人精神寄托的存在。
那么,既然说到了这里,问题也就来了——偶像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简单来说,是给支持偶像的粉丝以精神寄托,是丰富大众娱乐项目的存在,同时也是可以创造经济效应的核心之一。
当然,如果就事论事的话,有些粉丝确实过于狂热了,其行为举止会严重的影响他人。也有些偶像在粉丝数量暴涨之后,也确实过于膨胀了,不仅忘了自己的初心,甚至都忘记自己姓什么了,不但没有起到偶像应该起到的正面作用,反而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这就非常过分了。
『我知道的!姨妈!你说的很对!』苍银瓶依然没有更改其对苏雨兮的称呼,『我知道你为我们红龙一族付出了不少,也知道你一直到现在还继续在当偶像,一方面是为了继续支持我们红龙一族的经济,另一方面则是对粉丝们负责!你的这个境界,我虽然不能完全参透,完全领悟,但是站在粉丝的角度上,我多少还是能够感受到温暖的!曾经的偶像组合给人们带来了许多欢乐,却最终为了钱撕破脸,分道扬镳什么的,这种情况我也见过不少!一个偶像组合演了一部偶像剧,并因此大红大紫,此后却各奔东西,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事业。随后时光流转,沧海桑田,时过境迁,这些偶像们是越来越红,老粉丝们的年纪也是越来越大!当年的「青涩」年华,变成了现在的「情怀」回忆,仔细回想一下,当年的这些偶像们能火起来,也真的是奇迹!有太多太多不足的地方,有太多太多的缺点,但是在粉丝们的支持下,这些问题其实都不算是问题!当老粉丝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想要看这个组合重聚一堂,想要再看一看「爷青回」的感觉,并表示愿意为「情怀」买单的时候,那些当年的小鲜肉,现在的大红人,却一个两个的都表示自己没有时间,没有「档期」什么的,各种各样的理由唐社,各种花式拒绝,连让老粉丝为「情怀」买单的机会都没有!这算什么?真就人红了以后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真就掉钱眼里了?呿……』
突然很唐突,但苍银瓶的这份忧虑,这份哀伤,却是不少「老追星族」的真实想法!
为什么一个偶像组合的几个人,在演过一部偶像剧,出名了之后,就会出现从此分道扬镳,甚至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况?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第0568集:那麼,這到底算是合理利用剋制壓制,還是算作弊耍賴呢?閲讀
为什么相隔数年之后,使用「原班人马」再聚一趟拍摄续集就这么困难?如果说是过了十年或者二十年的话,那倒是可以理解,毕竟时间太久了,可偏偏有些时候,就过了那么两三年,想要「原班人马」再聚一趟拍摄续集,就成了难如登天的事情!不是这个没档期,就是那个没档期,总是以没档期或者其它的一些原因来搪塞,归根结底还是膨胀了,觉得这个什么续集配不上自己了。
『呃……旁白说的好偏激哦……』苍银瓶突然对旁白的言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虽然我也差不多是这么想的,虽然「原班人马」继续打造的续集也是许多粉丝向看到的,但别人具体来或者不来,是真的没档期,还是假的没档期,还是说是在外人看来呢,明明就有可以推托的档期却不去推托,那些都只是个人的选择而已,没必要这么上纲上线的,弄的跟道德绑架一样的啦!只不过,站在老粉丝的角度来说,确实是希望能有「情怀」一点的「原班人马」颜续集而已!有自然最好,没有其实也没什么,所谓的「经典」,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遗憾的,正因为不完美,所以才更完美,就如同经典的艺术品断臂的维纳斯一样!不是么?虽然我根本就不懂艺术品,但是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嘛!』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都说了不要叫我姨妈了!还有,你刚刚突然在跟谁说话?旁白?哪儿来的旁白啊?你是不是冬眠没睡醒?』苏雨兮似乎是听不到旁白的声音的,并再度强调了一下自己的观点,道:『瓶子!如果你觉得这里是正式的场合,是正式的情况的话,那你是不是应该也用正式一点的称呼来称呼我呢?我的意思是,就算你不叫我长老大人,你最起码也得叫我一声长老吧?』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第0568集:那麼,這到底算是合理利用剋制壓制,還是算作弊耍賴呢?相伴
『哦!我知道了!姨妈!』苍银瓶看起来还是完全没有听懂的样子,依然这么称呼着苏雨兮,『姨妈,你难道就不觉得那次大白弄的那个用N本《伯仁传》的书,堆成了一个所谓「半径二十米的防火结界」的行为太卑鄙了么?这简直就是完全碾压的属性克制啊!耍赖!无耻!』
『那么问题来了,这到底算是合理利用属性压制,还是算作弊耍赖呢?』苏雨兮没有再纠结称呼方面的问题,而是问出了这个问题,因为她觉得使用属性压制获胜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当时苏子琴和白熊Z战斗的时候,苏雨兮她也是在现场的,当时是苏子琴自己认输的,并且还反复强调了几次,说自己这次输的心服口服。
『当然不能算啦!如果纯粹是靠属性克制压制赢的话,这算什么赢啊?』苍银瓶十分果断的说道,『义母大人那是看大家都是自己人,所以碰到这种情况自然就干脆认输算了,免得多一些麻烦的事情!我就不一样了!要是当时换成了我,大白可没那么容易赢!就算退一步说,最后大白真的赢了,我也会说用属性克制压制算什么本事,要双方正面对决,别的什么都不依赖,这样他还能赢的话,我才会心服口服!』
『瓶子,你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啊?』亚侍也是果断提出了反对意见,『如果别人靠属性克制赢了,那你就说别人是耍赖。那同样的道理,如果你靠着属性数值压制赢了,那你是不是也是耍赖呢?如果你说不是的话,那你这样不就是明摆着在双标吗?』
『我属性数值高,那是因为我厉害啊!有本事你也弄这么高的数值呗?大叔!』苍银瓶道。
『那别人的属性刚好克制你,也是别人的本事啊!是不是?』亚侍道,『别人的属性克制你的属性,也就表示他也会被另外的人属性克制!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没有真正的最强,只有相对的强弱!这是设定,不是耍赖,更不是作弊啊!』
『那大白他为什么一定要用克制义母大人属性的招术呢?而且还是用不可燃物《伯仁传》布置成半径二十米的结界,这不是耍赖是什么?』苍银瓶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这叫「弱点打击」,就是针对敌方的弱点进行攻击,本质上来说跟攻击的时候发生暴击,还有就是给敌人附加上「受到的所有伤害增加20%」的易伤状态之类的,是没有本质区别的!』亚侍也是还在想发设法的给苍银瓶解释清楚这个问题,『总而言之,有的人是靠属性面板数值压制获得胜利,这当然是没有问题的!而有的人则是靠各种主动、被动技能的优势来取得胜利的,这当然也是没有问题的!既然这些都没有问题,那么靠属性克制取胜,自然也没有问题了!不是么?』
看样子,亚侍再解释下去也是没有意义的了,因为他自己也隐隐感觉到了,这个问题真的是有着越解释就越乱的感觉。亚侍感觉到,他越是进行解释,自己就越是糊涂了,就好像不停的在写同一个字,写到最后就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不认识这个字了一样!
『不是!不是!不是!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遍!』苍银瓶一边跺着脚,一边说道,『你说的靠面板数值压制胜利,靠合理使用技能取胜,这些确实都没有问题!但是,靠克制取胜这个不一样!这个只能算是耍赖!只能算是作弊!如果要打比方的话,这就跟偷袭差不多!』
语出惊人!又是一个新的逻辑,苍银瓶竟然提出了利用属性克制取胜就等于偷袭的逻辑!
『好了!为了公平起见,这件事还是让他来裁判吧!』最后,亚侍和苍银瓶异口同声的一齐看向了吴辽,双方不仅是所说出完全一样,语气和语调也是一毛一样,不夸张的说,这就是完全同步的一个状况。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抛给吴辽了……
现在,吴辽又该如何裁判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第0555集:扯了幾集的蛋還沒開始?還有怎麼戰鬥突然就時間限制了?相伴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
书接上回,话说……
『别书接上回了!这都接了多少回了,还没开始打!你们两个到底是想磨蹭多久啊?我们这又不是忍者题材的故事,有必要这么磨么?』沉默了许久的苍银瓶终于忍无可忍,她打断了旁白的描述,对着吴辽和亚侍就是一通训斥,『大叔,你平时话痨话痨也就算了,现在大家都等着看好戏的时候,你还在这里话痨,有意思吗?还有你,吴辽是吧?真就人如其名,很无聊,是吧?你就不能有点主角的样子么?没听说过那句话么?小盆友就要有小盆友的亚子,主角就要有主角的亚子啊!你看看你,这么磨磨唧唧的,跟你对面的那个话痨大叔有什么区别啊?你把这里当什么了?对话流小说么?』
按理说,吴辽和亚侍正处于战斗当中,在旁边作为观众的苍银瓶应该是无法对场内进行任何干预的。但苍银瓶却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使得她可以无视一些「规则」,从而做到这种事。
『哎?我去!大公主,你的脾气原来这么爆的么?这好像不太符合你的人设啊!』凌云罗对于亚侍和吴辽长时间的对话倒是没什么意见,他的关注点根本就不在这上面,『难道你忘记了老大还有苏女王一直反反复复提醒你的那句话了么?要注意形象啊!』
『我当然没有忘记了!』苍银瓶迅速回应道,『就是那句……就是那句……那句……』虽然苍银瓶是想脱口而出来着,但她对于苍冥和苏子琴经常提醒她的那句话,她确实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她只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儿,却对于具体的内容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就是什么啊?你这不还是忘记了么!大公主,不要总是把老大和苏女王的话当耳旁风啊!』凌云罗以一种咄咄逼人的态度对苍银瓶训斥道,『虽然按照身份来说,我身为一名皇家骑士,确实不应该对你这个大公主的行为说三道四,但正所谓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对于你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们皇家骑士还是有对你进行提醒和纠正的必要的!不是么?』
『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啦!』苍银瓶先是敷衍的回了凌云罗两句,随后突然感觉到了灵光一闪,先前让她感到一片空白的内容,先前怎么想都想不起来的东西,竟瞬间显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哦!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是不是这句话?保持优雅是淑女的天职!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因为很重要,所以我要问三遍!三遍啊!三遍!』
『不,这是别人的台词!』凌云罗回应道。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苍冥和苏子琴反反复复告诫苍银瓶的话,这只是别人的台词而已,虽然从某种角度来说,苍银瓶也确实应该保持优雅,但这个答案并不是正确的。苍冥和苏子琴反反复复告诫苍银瓶的话是更为重要的,或者说是更为危险的!如果不遵守的话,甚至可能是让苍银瓶有生命危险的!
『不是这个么?那我再想想,再想想……』梅开二度,苍银瓶继续猜测道,『只要我们继续前进,前方的路就会不断延伸,因此,不要停下来啊!是不是这个?是不是?』
『不!不!这也是别人的台词!』凌云罗再度回应道。
这当然也不是正确的答案,这不过是在迫害奥尔加团长的梗而已。
『哦!我又Day到了!』梅开三度,苍银瓶再度猜测道,『八百标兵奔北坡,北坡标兵并排跑!』
『大公主!你就不觉得你走题了么?而且还是走的很严重的那种!』凌云罗又一次的回应道。
『还不是么?这么难猜的么?那么,我再想想……』梅开四度,苍银瓶又一次的猜测道,『哦!对了!是不是这个!晚上一定要在11点前睡觉,睡前做半个小时的瑜伽,喝一杯热牛奶,睡足八个小时,不把任何的疲劳留到第二天!这个应该没错了吧?毕竟父皇总是在说这些的,应该就是这个没跑了吧!看样子,我还是很有猜谜天赋的嘛!』
从某种角度来说,苍银瓶说的倒也没错,毕竟苍冥确实是有反复说这些的,久而久之苍银瓶也就理所当然的记住了。
『不对!根本就不对啊!而且这压根儿就不是猜的啊!这是让你记住的啊!你猜什么猜啊!算了!我还是直接告诉你答案好了,你这样猜来猜去,而且还老是猜不中的,我都替你捉急了!听好了!大公主!正确的答案应该是……』凌云罗刚准备说出答案,却是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便是——他其实也忘记了!
既然忘记了,那就没有办法了,凌云罗思量了一番,也是觉得现场胡诌一个似乎也不太靠谱的样子,万一事后被发现了,那就肯定会引起更多其它的麻烦!
『呃……』于是乎,凌云罗便十分果断的使用了第二套方案,『算了,算了,还是别纠结这个问题了,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虽然你现在忘记了,但反正早晚你都会想起来,无所谓的啦!不用这么着急的!』
没错,凌云罗所使用的第二套方案说起来其实很简单,那便是转移话题!
『说的也是呢!』苍冥说着,便是看向了战斗场地内吴辽的那边,『我们现在应该想办法让他们动起来才对!』随后,苍银瓶又看向了亚侍那边,『都扯了几集的蛋了,还没正式的开始战斗,这怕不是真的要整个忍者题材的故事了呗?』
『那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么?大公主!』凌云罗随口这么一问。
『这个呢……怎么说呢……办法嘛,当然是有的,只是我还在考虑,有点顾虑而已!』苍银瓶则是十分认真的考虑过,才进行了如此的回应,『如果我真的这么做的话,毫无疑问,故事肯定会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下去,我也是担心如果变动的太大,别人可能会看的一脸懵逼的嘛!』
对于苍银瓶来说,现在她确实是可以有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的,因为苍银瓶可以使用她的「能力」,使得现在亚侍和吴辽的这场战斗由「每个回合持续时间无限,只要人物在属于自己的回合没有出招,就可以一直保持处于自己的回合的状态,对手在这种状态之下是无权越过双方场地的交界处的。」这样的模式,变为「每个回合持续的时间为30秒,如果一个人物在属于自己的回合,30秒内都没有出招的话,那么他的这个回合就视同进行了待机的操作,进行行动的权利自动跳到下一个出手顺位的人。」这样的模式。
『放心,瓶子,你就这么做!我支持你!』这时候,沉默许久的苏雨兮这时候也发话表明了态度,表示支持苍银瓶这么做。
『好!』苍银瓶看着苏雨兮,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并说道:『既然姨妈都支持我的话,那我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不知为何,苍银瓶竟然在最后还立了一个十分经典的Flag,意义不明,动机也不明。
刚才苍银瓶的犹豫,是因为当她使用了这种「能力」之后,战斗不仅仅是被强制加上了限制时间,甚至连战斗的模式都会产生一定的变化。曾经苍银瓶就使用过这个能力改变了一场其中一方无限耍无赖拖时间的战斗的战斗模式,本来是想着帮助另一方顺利的结束战斗,却不想最终却适得其反,因为改变了战斗模式之后,局面也随之突然改变,完全逆转,造成了原本占尽优势的一方竟突然处于了劣势状态,而刚刚一直处于劣势,耍无赖拖时间的那一方却立刻掌握了主动权,占尽优势,最终顺理成章的获得了战斗的最终胜利。可以说,苍银瓶这么一弄,就是好心办坏事,把原本的局面弄的完全颠倒,害的本处于优势的一方瞬间变为劣势,并在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正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以苍银瓶的心里才有了芥蒂,所以刚才苍银瓶也才会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但是,苏雨兮却很快就明确的表示了自己的支持,苍银瓶也是顺势仔细一想,这场战斗虽然已经进行了很久了,但是双方却并没有进行任何实际的动作的!既然双方都没有进行任何的动作,那么就算是过了再长的时间,也都是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的,战斗也都是相当于才刚刚开始的。现在进行模式的改变,就跟在战斗开始前进行变更一样,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并不会出现影响已经形成的双方优劣势的状况。
『变!』随着苍银瓶的话音落地,她手上的两把枪就变成了法杖,『屋里有灯不黑!屋外冇灯好黑!晚上停电屋里外面都黑!』随着苍银瓶念完了一段奇怪的咒语,战斗场地也发出了五彩斑斓的光芒。
系统提示:战斗模式β已变更完成!
笔下生花的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第0555集:扯了幾集的蛋還沒開始?還有怎麼戰鬥突然就時間限制了?閲讀
系统提示:第一回合,蓝方玩家「吴辽」的回合!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30秒!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29秒!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28秒!
伴随着五彩斑斓的光芒,吴辽也看到了左下角随之出现的一些系统提示。
『我去!不是吧!怎么战斗突然就时间限制了?』吴辽突然感觉有些紧张,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一种被水淹没的感觉,『可恶啊!居然莫名其妙的就有倒数计时了!那我得赶紧出招才行啊!』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出现回合倒计时了?』亚侍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当然知道变成现在这样是苍银瓶弄的,他只是故意这么说而已。
『哼!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先召唤个非常豹吧!召唤粉色大猫猫——非常豹!』吴辽倒是很快就恢复了状态,并且十分果断的使用了技能,召唤出了非常豹。
『非常……豹?这玩意儿确实挺非常的!非常的特别!非常的……』看着吴辽召唤出来的非常豹,亚侍也是感觉一言难尽,想吐槽吧,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好,想感慨吧,也不知道到底该感慨些什么,『哪里有豹子是粉色的啊喂!你这是认真的吗?黑豹我听说过,猎豹我也听说过,但是粉红色的豹子,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啊!这玩意儿是火烈鸟的亲戚么?在我的印象里,只有火烈鸟才会长这种就跟没长毛的感觉一样的毛啊!』
系统提示:蓝方玩家「吴辽」召唤出了「非常豹」!
非常豹,攻击力:1800点,守备力:1800点。
『为啥会有攻击力和守备力啊?发生了什么事?』看着眼前的系统提示,吴辽突然感觉有点懵。
系统提示:第二回合,红方玩家「亚侍」的回合!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30秒!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29秒!
系统提示:本回合剩余时间-28秒!
而看到接下来直接就进入了亚侍的回合,吴辽自己根本就没有指挥非常豹的机会,非常豹也没有自己行动,吴辽就感觉更懵了。
『原来如此!』不过,懵也只是一会儿工夫的事,吴辽很快就理解了现在的状况,『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游戏模式,并不是那种传统RPG的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的模式,而是变成了《游戏王》类的卡牌对战模式!这倒是很有意思,只不过……』说到最后的时候,吴辽突然停住了。
『只不过什么?』等了差不多半分钟的时间,亚侍见吴辽还不继续说完刚才那没说完的话,便是如此问了一句。
『只不过,我根本没有玩过《游戏王》啊!我只是略有耳闻而已,根本就不会玩啊!』吴辽有些无奈的说道。
『哦?这么巧的么?』亚侍颇有兴致的说道,『真是太巧了!我也没有玩过《游戏王》,我也不会玩啊!』
于是,就这样,两个根本没有玩过《游戏王》的人,以《游戏王》类的卡牌对战模式的对战,就这么开始了……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第0555集:扯了幾集的蛋還沒開始?還有怎麼戰鬥突然就時間限制了?分享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

hd3tu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第0502集:什麼鬼智能屏蔽系統啊?這分明就是智障屏蔽系統啊喂!鑒賞-ohtty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书接上回,在众人之中,就只有许非凡一个人在认真的分析夏凌锋给出的提示「过去的过去,现在的现在,未来的未来!」,并得出了1、2、π的密码。许非凡认为,因为所有数字乘以1或者处于1,都还是自己,所以过去的过去就是1;因为所有的数字除以2之后就是原本的一半,也就是把原本的数字给平分了,也就是五五开,所以现在的现在也就是2;最后,π作为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也就是无理数,是根本数之不尽的,就像未来一样,所以就是未来的未来!
当许非凡给出了这个答案之后,众人都陷入了沉思,而率先打破这番宁静,最先开口的人则是苍冥。
『1、2、π?看起来确实是个挺靠谱的分析,不过一般的九宫格键盘上应该是没有π这个数字的吧?』苍冥道出了重点,并补充道:『虽然没有π,但是有井号键和星号键,是不是用这两个键的其中之一代替π呢?也就是说,密码是1、2、井号,或者1、2、星号?』
正如苍冥所言,一般用来输入密码的九宫格小键盘,构造基本上都跟传统电话上的键盘类似,虽然名字叫「九宫格」,但实际上却是横三竖四,一共十二个各自。上方的九格各自是1-9的数字,最下方的一排上的三个格子则是数字0,以及井号键和星号键。如果确实要输入「π」这个数字的话,基本上也就只能用井号键或者星号键代替了。
穿越之鬼眼傾城 木木娃
哥是仙人哥怕谁 神仙哥
『我认为井号可能性大一点!』苏子琴说道:『毕竟,星号键一般会代替小数点,或者是乘号,而井号键则在一些时候代替回车、确定之类的功能,对比一下他们所代替的东西的方向,可想而知,还是井号代替π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我不这么认为!』薇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井号键会在一些时候代替回车、确定之类的功能,这一点确实没有错!但是,星号键能代表的东西更多!比如说**,或者**,以及**,还有**,当然还有**和**!』
『你说啥呀?薇元帅!怎么后面全都是屏蔽字啊!我完全听不懂你后面在说什么呀!』苏子琴立即表示自己完全听不懂薇的意思。
『听不懂就对了呀!因为都屏蔽了呀!女王大人!』薇回应道,『这不就很明显了么?星号可以代表被屏蔽的字,换句话说,也就是可能是任何字!』
『嗯?好像确实是这样哦!薇元帅!你说的很对!』苏子琴一听,立刻同意了薇的观点,并说道:『说到屏蔽,我就想起了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东西!你们可能不知道,在某些DOTA类游戏【数据删除】里,居然屏蔽了「辅助」两个字!我真的是不知道设定这些屏蔽字的官方工作人员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们的脑袋简直就是【数据删除】了!辅助怎么了?辅助吃他们家大米了么?可怜,弱小,又无助,要随时注意队友的动态,出最大的力,废最多的心,却只能看着ADC在那里威风凛凛!都这么可怜了,竟然还要屏蔽别人,这何止是残忍?简直就是残忍!不过,考虑到「辅助」和「外挂」这两个词的概念有重叠性,可以把「外挂」说成是「辅助」,所以这也还算是能理解的!但是,同样还是我刚刚说的那个游戏【数据删除】,竟然连「不玩」这两个字也屏蔽了!于是就有了这么一段对话——两个路人打游戏,配合的还不错,于是在打完后,A说:「还玩一把不?兄弟!」B说:「**」,A一看,就纳闷了,就说:「兄弟,你这不厚道啊!我就问你还玩一把不,你干嘛骂我啊?」,然后B就说:「不是,我有事,**了!」,结果A和B纷纷祖安文科状元附体,A也不考虑继续玩不玩了,B也不管有没有事了,两个人上来就是一通全是星号的激情对骂,很快啊!结果呢,两个本来可以在以后一起成为长期一起玩游戏的朋友的人,就这么变成了仇人!鬼知道「不玩」两个字会被屏蔽,变成星号啊?你说这些设定屏蔽字的人,是不是猪脑袋,是不是【数据删除】,是不是没事找事做?』
固然有一些不文明的用语,以及一些各个方面的敏感词是应该屏蔽掉的,但不分青红皂白,什么都屏蔽,那就很过分了。导致有的游戏玩家表示:「沃德玛雅!那XX游戏的屏蔽字库,竟然比我认识的字儿还要多!这还要不要人愉快的玩耍了啊?」,关键是这里用的并不是夸张的手法,而是事实!这就很过分了!
一世封仙 北七三生
戰神聯盟奔跑吧兄弟
『这个问题嘛……』许非凡思量了一番,而后说道:『我只想说——末*使者已经**如麻了!提问:兵马未动的下一句是什么?回答:是粮*先行!很遗憾,回答错误!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真就简单粗暴五毛成本的屏蔽系统?别人个人练习生还要练习时长两年半呢,搁你们这儿开发一个屏蔽系统就只要五分钟?有毒吧?』
四夫争宠:夫君个个都倾城
『哦!我的上帝啊!这都是什么坑爹的屏蔽字!』苍冥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开始了他的表演,道:『如果我们没有**,那么就只能**,因为**,所以导致了**,这个**的**,并不能证明**是**的**,但是却可以说明**确实有**的可能,并不是只有**的可能,所以说**是有多种可能性的,可能是**,也可能是**,当然也可能是**和**都是,又或者**和**都不是,只是介于**和**之间,同时可能还一并介于**与**之间的一个**!』
一切如上,苍冥说的这些话,从头到尾几乎全都是屏蔽字,别人完全都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毕竟被屏蔽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然,如果按照苍冥的一贯习惯而言的话,那并不是被屏蔽成的星号,而是他说的话本来就是星号,本来就是没有实际内容的东西,只是前前后后加了一些其他的文字,使得整句话乍看之下好像是有意义的,仅此而已!但是,关键词都是星号,缺少最关键的条件,也无法准确的判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根据苍冥以往的行为习惯分析,分析出他有这么做的可能,并且可能性还不低,仅此而已!
『其实整成这样也还不是最糟糕的,就好像那些毒又鸟汤一样,996并没有什么累的,毕竟跟007相比,996那就是小巫见大巫嘛!』许非凡振振有词的说道,『有屏蔽字,屏蔽字被替换成星号,如果对于这套系统比较熟悉的话,又或者是天天耳濡目染,都已经习惯了这种一句话里不带两三个星号都感觉不像是一句正常的话的情况的话,那肯定还是能靠着半蒙半猜的明白这些带星号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最要命的是什么呢?最要命的是但凡有一个屏蔽字,甚至是一个屏蔽字的数,整句话都给你吃掉了,发不出来!就好比某DOTA类游戏里曾经有段时间只要文字里面带有2200这个数,整句话就发不出去,一发就被吃掉了一样!有屏蔽字的话,好歹蒙蒙猜猜的,半蒙半猜的,多多少少还是能看懂,或者差不多理解个大概意思的!但如果整句话都给吃掉了,那还看什么?看了个寂寞么?』
于是,话题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又跳到了屏蔽字这里,并且由于许非凡对这方面的事情也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各种奇葩的屏蔽字,各种粗制滥造的屏蔽系统与设定,声称叫作「智能屏蔽系统」的东西,却做的全都是「智障屏蔽系统」的事,甚至还有厉害到游戏官方连自己发的系统消息都可以屏蔽的情况,别提有多尴尬了!所以,这次走题的时间显然会比先前要长,而且要长很多,毕竟连先前负责说回正题的许非凡都开始喋喋不休了,自然也就只能等到大家说够了,说完了,才能真正的结束,等到那之后,再重回正题!
『事实证明,屏蔽系统对那些打广告的,还有那些骗子,什么100块可以获得几十万游戏资源什么的傻子都不一定会相信的骗局,根本就一点儿用都没有!还不如这个连一根毛都没有的不毛之地呢!至少这里一根毛都没有是肉眼可见的,而那些屏蔽系统却是专门限制正常玩家,对应该屏蔽的人却反倒没有起到作用的!』苍冥使用了一个十分莫名奇妙的比喻,『每天依然可以看到他们使用各种火星文或者错别字来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反倒是普通玩家的正常交流被影响到了,也跟着被迫使用错别字或者火星文!开发和使用屏蔽系统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是能不能开发个正常点的?弄那种说是「智能屏蔽系统」,但实际上却做着「智障屏蔽系统」的事的破烂玩意儿,有意思吗?像话吗?像话吗?像话吗?』
『哦!我Day到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通假字」的由来吧?』苏子琴猜测道,『因为原本的字被屏蔽了,为了不让字显示为星号或者其它屏蔽符号,或者被直接吃掉,所以就用错别字或者火星文代替,是这样么?反正最后的意思还是能表达出来的,也没什么区别啦!』
壹笑傾城 凰雨緋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通假字不是这个意思啊喂!通假字并不是错别字,而是一种含有更多含义的表达!』许非凡赶忙解释道,『比如说「怎么肥四?」,大家一看就知道实际上要说的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你用通假字型的「怎么肥四?」来说的话,就除了原本的意思之外,还额外表达了一种「关我什么事?我就随便问问而已!」的意境!这种用法的本质,就跟喊人名字之后,加个括号,再加个「无慈悲」是一样的道理!具体来说也就是像「奥尔加(无慈悲)」这样的表达!这个语句,表达了当事人虽然看到了悲伤的场面,虽然喊了对方的名字,但是却并没有关心别人的意思的意境!』
『哦!原来是这样!我Day到!』苏子琴特意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有一股非常浓烈的,肉眼可见的浮夸感。
『哦!我也Day到了!』苍冥亦是如此,表情也是十分的浮夸。
就这样,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小时……
经过一番还算是比较激烈的讨论之后,众人达成了一个统一的意见,那便是——让夏凌锋去分别尝试两个密码,也就是分别尝试「12*」和「12#」这两个不同的密码,运气好的话可以一次试多,运气不好的话两次也可以搞定。
全能管家 西窗閑人
当然,还是不能排除这两个答案都是错误的情况,毕竟许非凡也只是说自己「试着推理了一下」,并没有给出任何决定性的证据,甚至连普通的证据都没有给出,纯粹就是随口一猜而已!
如果两个答案都是错误的话,那就——等错了再说!反正众人现在的想法都很统一,那便是让提供提示的夏凌锋亲自去尝试,如果他自己觉得许非凡给出的答案不靠谱的话,那就让他自己给出答案!
和老师同居:风流学生 十指炫舞
『我反对!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去尝试啊?你们就不能使用一个公平一点的方法么?』对于这种荒唐的要求,夏凌锋当然是拒绝的,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也是会拒绝的,这是个十分平常并且正常的心态,根本没有理由为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冒险。
『哼哼……』苏子琴笑道:『如果你是试的话,那就可以证明你合作的诚意!如果你不愿意去尝试的话,那我们就很怀疑你合作的诚意了!』
狂鳳逆天:邪王蝕寵小毒妃
『这跟合作诚意压根儿就没有关系吧?』夏凌锋反驳道,『这完全就是选一个人去送死,而你们故意要选我啊!不公平!根本就不公平!』
王牌特工妻:軍少,來單挑
『嗯?不公平?那你认为怎么样才算公平呢?』苏子琴问道。
那么,夏凌锋又将如何回答这个关于「公平」的问题呢?要怎么样做,才能让夏凌锋觉得公平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