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飛越泡沫時代


好看的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765. 好玩的事鑒賞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料岩桥慎一也想不到,她会杀个回马枪。
只要中森明菜自己不说,岩桥慎一就不会知道她又去看了一次演唱会。
他在电话里把中森明菜绕得团团转,绕得她一时心血来潮,想再去看第二天的演出,看看他重新换了哪一条领带。
桃浦斯达一冒鬼点子,经纪人就得跟在后边儿跑腿。
演唱会开始的前一天晚上,打电话过来说是想去看,说任性是有那么一点儿。不过,提要求的是事务所最大的一棵摇钱树,那么,就要为了她竭尽所能——
当然,也不是件需要“竭尽所能”做到的事。
大本接完中森明菜这通临时起意的电话,又把电话打回研音。这种时候还要看演出,最合适的办法就是去联系乐队的事务所,问一问还有没有关系票。
……
九月十日,乐队户外巡演最终场就在这天举行。
渡边万由美预定了去看今天的最终场,为此事先空出了行程。巡演最终场,她又是乐队的老板,开场之前,她还要去后台露个面。
连续两天开大型演唱会,演出一结束,参与演出的人基本都累到极限。因此,今天的演出结束以后只有聚餐,正式的庆功会再往后拖一两个星期。
现场的工作人员从一早就开始工作,中午之前,参与演出的人到后台,而后,等着演唱会开演。
巡演最终场的门票,往往最为抢手,哪怕事先有过预告,这场演出会进行录像。
午后,司机送她去湾岸广场。
早知道乐队现在正当红,但是,当看到提前不知几个小时就在场地外聚集、排队的人,这才算直观体会到乐队的号召力到底有多强。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还是看到聚集起来的人,才更有实感。”进了演唱会的后台,在休息室和岩桥慎一见了面,渡边万由美和他感慨方才所见的情形。
“是这么回事。”岩桥慎一随口跟她提起来,“我和吉田桑刚组乐队时,为二百五十名观众就欢欣雀跃了。”
二百五十个人听着不多,但站在台上看下去,那种正被支持着的实感才是珍贵的。
现场演出的魅力数也数不清,但“被支持的实感”一定在这其中。
听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聊刚组队时的事,旁边的美和酱跃跃欲试,有一大堆关于那时候的事都还记在心里。可当着渡边万由美,就没有平时那种撒欢的劲头儿。
她老老实实待在那儿,连GAMEBOY游戏机也不玩——果真是耗子扛枪。
岩桥慎一陪着渡边万由美从休息室出来,在后台的大迷宫里走一走。路上遇到的工作人员里有认识渡边万由美的,向她欠身行礼。
“今天收尾了。”
岩桥慎一点头,“巡演结束,担子就轻一半儿。”
“之前你提过的事,过后,差不多也要拿到台面上来说。”待在演唱会的后台,不知不觉,就聊到这些。
“嗯。”岩桥慎一答应着,“明年的巡演期开始之前。”
就算不提明年新专辑的主题巡演,这次的户外巡演,富士胶卷担任赞助商,条件之一就是明年乐队替富士胶卷开一轮招待演唱会。
“过阵子,找个机会把话说开。”
岩桥慎一道,“要做这样的变动,不仅要吉田桑和中村桑答应,还要和唱片公司那边通气,征得那边的同意。”
这些都打点好了以后,再借着明年的主题巡演和招待演唱会,把这件事公之于众。
除此之外,还要一并决定好,户外巡回演唱会多久举办一次。
间隔的时间过短就没有意义,再说户外巡演成本过高,一两年办一次吃不消。再说,还消耗观众对户外巡演的期待度与参与的热情。但也不能间隔太久,隔得久了,也就没有办法把户外巡演做成乐队的一个招牌。同样,也会消耗观众的积极性。
岩桥慎一考虑什么,渡边万由美也跟他想差不多的事。但是,她只点到为止,没有再深入谈下去。
渡边万由美主动提起这件事,固然有催促的意思,但是,她心里更清楚,这件事须得岩桥慎一自己去解决。
以吉田美和的个性,只有岩桥慎一才能说服她。
同样的,岩桥慎一自己,想出了大约的对策,但也就此打住,不再多想。这件事是乐队整体的事,他如果事先把方方面面考虑好、然后把方案拿去给两个队友看,反而不妙。
两个人都心中有数,话说到这儿,就此打住。
顺着细长的通道往前走,渡边万由美停住脚步,打量了一下舞台升降机的开关,又抬起头,往上看了看。
“万由美桑要试试吗?”岩桥慎一和她开玩笑。
渡边万由美不接话茬,看着贴在升降机开关旁边的那张白纸,“这是中村桑登场的地方。”
“要是刚才从那边走,就是我登场的地方了。”岩桥慎一说道。
“真不得了。”渡边万由美道。
两个人又原路返回。
“慎一君的家人有来看演唱会吗?”
“看了昨天的场次,今天就回静冈去了。”岩桥慎一说着,随口跟她吐槽自家姐姐,“不过,朝子就完全没兴趣,很干脆的拒绝了。”
“不过,”他自嘲,“这才是朝子的风格。”
渡边万由美听了一笑。她和朝子私下里有一点交情,不深、但是也有淡淡的来往。而岩桥慎一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跟她吐槽自家姐姐。
她脑海当中转了个念头,想起研音的经理往事务所打电话,要今天的演唱会门票的事。
这点芝麻小事,按说惊动不着她。可进了她的耳朵,也不稀奇。
提前一天想起来要门票,有够心血来潮的。
好在事务所手里,还留着几张应对突发情况的门票。这个时间,邮寄门票来不及,电话沟通了以后,白天,中森明菜的小助理过来跑腿,拿到了门票。
就这么着,才让渡边万由美给知道了。
她心里觉得稀奇,中森明菜要看DREAMS COME TRUE的演唱会,竟然不是从岩桥慎一那里拿门票。绕个圈子,在最终场的前一天,通过事务所要门票。
现在过来,见着岩桥慎一,渡边万由美心里想起这件事,稍一琢磨,觉得怪好玩的。
“这儿,”岩桥慎一在又一架升降机前停步,“吉田桑等下从这里上去。”
他说着,一扭头,看到渡边万由美面带笑意,有点好奇:“想到什么好事了?”
“好事没有想到。”渡边万由美回道。
她语气一顿,看着岩桥慎一一无所知的表情,觉得有意思,“好玩的事倒是稍微想到了一点。”
“好玩的事?”
渡边万由美却就此打住,不再说下去。
“……”岩桥慎一无语。
真是一个对猫不够友好的世界啊。
……
下午,冈田有希子和大学里的朋友,一个叫“绫子”的女孩,两个人一起来看DREAMS COME TRUE的演唱会。
热衷侦探小说的冈田有希子,参加了学校的推理小说研究社团。小团体里的人定期组织读书会,也自己动笔试着写侦探小说,制作同人志。
在小团体里,冈田有希子跟绫子关系最好,两个人脾气合得来,常常一起行动。
绫子是DREAMS COME TRUE的粉丝,东京场的演唱会一票难求,本来以为没有机会来看现场,没想到,之前冈田有希子邀请她一起去看演唱会。
“有希子竟然能拿到门票,不愧是前·当红偶像。”绫子和她说笑。
冈田有希子引退时,DREAMS COME TRUE还没出道,怎么想,也想不到她跟乐队有私交这上面去。绫子只能认为,引退后还在录音室打工的冈田有希子,还跟艺能界有联系。
“只是凑巧而已啦。”
冈田有希子小小的笑了一下,“是之前还做偶像时,一位关照过我的Staff桑,现在负责DREAMS COME TRUE的事,所以,就拜托了他。”
今天,来看乐队的演唱会,冈田有希子又有那么点替岩桥慎一保守秘密的感觉。
“诶~”绫子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诚心实意感谢道:“真是位好人。”
冈田有希子认认真真点头,“没错,是位非常好的人。”
两个女孩把在周边摊位买的长颈鹿角戴在头上,手里还拿着印有乐队巡演LOGO的团扇,这副打扮,在人山人海的湾岸广场,再平常不过。
“有希子戴着长颈鹿角的装饰真合适。”绫子相貌清秀文静,是跟活泼的性格不太相符的长相。她不算是长相普通,但跟前当红偶像在一起,还是不能相比。
“超~可爱的!”绫子觉得赏心悦目,发自内心称赞。
引退的前当红偶像,这种身份、以及远超普通人的相貌,有时反而使得同龄的、有些姿色的女孩子不愿意和她形影不离。倒是绫子,完全不在意。
“是吗?”
被夸了合适,冈田有希子高高兴兴,抬手摸了摸那对长颈鹿角,露出略显天真的神情。她抬起头来,看看绫子,“绫子也是,很可爱哦。”
“那当然了~”绫子坦然收下夸奖。
两个女孩有说有笑,准备去检票进场。
“拿关系者票,会不会遇到名人之类的?”绫子跟冈田有希子咬耳朵。
两对长颈鹿角轻轻挨到一块儿。
“也许会吧?不过,人这么多,入场的入口也这么多。”冈田有希子的目光扫视这人山人海。
这种大型户外演出,拿关系者票的人也都分散着进场了。不会像室内演出那样,有一片专属关系者的坐席,前后左右不是名人、就是赞助商、制作人之类的人物。
就算遇到名人,也就是擦肩而过。
冈田有希子当偶像时,从来没开过这么大阵势的演唱会,觉得这场面很厉害。倒也不是没看过超大型演唱会,但是,想到这演唱会的主角是岩桥慎一的乐队,就格外觉得不一样。
岩桥桑真的好厉害啊。
这时,听到旁边的绫子小声尖叫了一下。不过,她反应快,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
冈田有希子不知道什么事,扭头去看她,“怎么了吗?绫子。”
“快看那边!”绫子对着斜前方的某一处指指点点。
那里有个衣着普通,戴着副古板的黑框眼镜的年轻女性。
“有点像明菜酱吧?”绫子颇为兴奋。
冈田有希子心里一动,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距离不近,又看不到正脸,更没办法求证。但是看体型,仿佛跟中森明菜是有个几分像。
明菜桑也来看乐队的演唱会了……吗?
但也或许只是相似的人。只不过,是因为拿的是关系者票,“有可能会遇到名人”的心理暗示,让绫子对着长相相似的人兴奋不已。
如果明菜桑来看乐队的演唱会,那也不奇怪。
但是,如果她来看演唱会,是因为喜欢乐队的歌,……还是因为这是岩桥桑的乐队呢?
明明只是对着一个相似的身影,但冈田有希子心里,一瞬间冒出这么个念头。自然而然,仿佛本来就应该如此。
越是中间隔着一段距离,越是不够确定,反而有了想象的空间、以及胡思乱想的余裕。
冈田有希子对着那个未必是谁的身影,若有所思。
正在这时,绫子又发出压低了声音的尖叫,拉着冈田有希子看别处,“那边的帅哥,好像是阿部宽!”
相比衣着朴素混在人群里的中森明菜,那边宛如鹤立鸡群的阿部宽更加显眼。
“据说阿部君的身高有190公分!”绫子热情四溢,“好高!”
看样子,模特出身的帅哥演员,比疑似桃浦斯达的年轻女性更得绫子的心。
就这么一会儿,冈田有希子再看回去,疑似中森明菜的身影已经不见踪影了。可是,因为这个相似的身影而产生的念头,却越来越清晰。
那边的绫子也结束了对帅哥演员的关注,两个女孩继续排队入场。绫子夸够了阿部宽,又想起刚才那个疑似桃浦斯达的身影,“也不知道是不是明菜桑本人。”
看样子,心里还是有点在意。
“不知道。”冈田有希子回答。
话说出口,她想到些什么,忽而一笑。
绫子扭过头,看着冈田有希子翘起的俏皮的嘴角,忽然认认真真说了句,“不过,我身边的这一位,可确确实实是偶像有希子本人!”
冈田有希子反应了一下,叫她给逗笑了,“是前偶像哦。”
“就算这么说……”
绫子看看她的前偶像朋友,玩笑着说了句,“说不定附近也有认出你的人呢。”
找了半天名人,其实自己同行的朋友,在别人眼里也是名人。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ptt-726. 中森露餡閲讀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通过石桥时,中森明菜走到一半,停下脚步,蹲在边上往下看。
石桥又短又笨,没有围栏。
“好深~”她探头探脑。
桃浦斯达好奇心旺盛,岩桥慎一就站在她旁边等着。中森明菜看够了,把手往他手里一递,拉着他的手站起来。
“晕乎乎的。”她苦着脸抱怨。
要是蹲得再久一点,还会更头晕呢。
不过,这点小烦恼转瞬即逝,她开始绘声绘色,描述自己看到了什么。中森明菜似乎是有种错觉,错认为岩桥慎一是因为恐高,所以不敢和她一起往下看。
她高高兴兴大说特说,岩桥慎一就听着,顺便先把她从桥上拉下来。
雨后的空气清新湿润,山里荡漾着草木的清香。阴沉中透着明亮的天空,衬得被雨水充分浸润过的植物格外青翠鲜亮。
山里虫鸣阵阵,博多织腰带上挂着的鸣虫笼子,和它们相互应和。
过了石桥,走出去没多远,中森明菜又在灌木丛前蹲下来,伸出手指,捏住一朵小花,“这是什么花?”
岩桥慎一摇头,她都不认识,自己更不可能认识。
不过,有没有答案也不重要。她好奇的手指在灌木丛里翻弄,手指上岩桥慎一送她的戒指,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灌木丛里同样不知名的一朵小花。
“戒指你一直戴着呢。”岩桥慎一看着她指间那一朵自己知晓名字的小花。
中森明菜理所当然的点头。
“上节目也戴吗?”他好奇。
“偶尔。”中森明菜站起来,把手举到岩桥慎一眼前,“戴的时候,还在别的手指上戴几个别的,那样就不会被特别注意了。”
她向岩桥慎一分享自己的小窍门。
岩桥慎一瞧着她这副又像是没心没肺、又似是无可奈何的天真模样。
“我很喜欢这戒指哦。”中森明菜高高兴兴,“而且……”
“而且?”岩桥慎一好奇。
她笑眯眯的看着他,开始久违的迫害猫环节,“现在先不告诉你。”
“唉。”岩桥慎一叹气,“说一半留一半,这种事最让人觉得难受了。”
中森明菜不吃他这一套,打定了主意,不把那句话给说出来。把他留在原地,自己迈步向前,走了几步,远远看见一个大大的积水洼,先往旁边迈一步,做好避开的准备。
要是一脚踩下去,溅起来的水准得把袜子跟和服的下摆都给弄得湿答答的。
可是,等真的走近过去,看到积水里倒影出的天空与树木,她又停住匆忙忙的脚步,站在那儿弯下腰,看得津津有味。
穿和服的走不快,岩桥慎一不紧不慢跟在她身后。
“水里还有我。”岩桥慎一刚走过去,中森明菜就指着水洼里的倒影,笑着和他说。
他听了,也跟着她学,弯下腰,端详这个大水洼。
两个人的倒影,在水中叠成一个。
中森明菜哈哈大笑。笑够了,伸个懒腰,深呼吸一下,“走吧、走吧~”
走走停停,时不时被沿途的什么给吸引,一段不长的路,足足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离开了东京,在这里,中森明菜似乎对能见到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充满好奇心。
而对岩桥慎一来说,更为新鲜的,是这个孩子一样跑跑停停、为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发现也停下脚步的中森明菜。
……
晚饭是在外面吃,伊东有山有海,时令物不少,席间颇为丰盛。可惜岩桥慎一还要当车夫,不能好好喝一杯。
他不喝,中森明菜也不愿意喝。明明是为了陪着他,就这样,嘴上还要赚点便宜,故意揶揄他,“当着制作人的面喝酒,可是会被骂的。”
真够记仇的。岩桥慎一失笑。略一考虑,不紧不慢,反过来回敬她一句,“阳奉阴违,只当着制作人的面好好表现,这样更不行。”
“……”
中森明菜说不过他,“嘁”了一声,冲他皱起鼻子,“你还真摆制作人的架子啊。”
“毕竟真的是‘制作人桑’。”岩桥慎一说。
制作人和即将被制作的歌手同游。感觉还行。
听他这振振有词的,中森明菜直发笑。拿起茶杯,从位子上起来,伸过去碰了碰他的茶杯,“知道了、知道了。制作人桑。”
过来度假之前,定计划的时候,岩桥慎一就提前打听好,预约了餐馆。
今天晚上,就他们两个在这儿。
跟个桃浦斯达谈恋爱,就算时不时被她招待一碗又软又香的饭,自己的荷包不够鼓也行不通。
两个人待在和室里,敞开的拉门,外面就是日式的庭院。
饭也差不多吃完,自远处隐隐约约,传来轰隆隆的闷雷声。看看天空,远处黑压压的。
“好像要下雨了。”
雷雨将至,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反倒相视而笑。
白天的行程已经过完,现在就算下雨,也用不着担心搅乱了计划。对这两个制作了晴天娃娃、把鸣虫笼子挂在腰间,以如此的心情期待着今天的出游的人来说,已经是幸运。
两个人于是不紧不慢,继续这顿晚饭。
期间,时不时听到轰隆隆的闷雷声。声音似乎很远很远,却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又像是正慢慢接近。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下,吃完饭,离开了餐馆,两个人哪儿也没再去,直接回别墅。再说,雷雨压境,又闷又潮湿,叫人身上不舒服。
吃饭时没能喝的酒,回来以后,到底没有少。
当制作人的嘴上教训着,当歌手的嘴上应和着,但身体却都诚实的很。
在外面逛来逛去,从一个地方换到另一个地方,中森明菜劲头儿十足,全力以赴。这会儿回来,终于开始感到疲累,衣服也没换,倒进沙发里。
岩桥慎一拿了两罐啤酒,打开其中一罐,递给她。
“你也坐在这儿。”中森明菜跟他撒娇。
岩桥慎一依言,挨着她坐下。
窗户出门之前关好了,成功执行了今天任务的晴天娃娃挂在窗边,纹丝不动。
“明天下午就回东京了。”
中森明菜大口喝着啤酒,发出一声叹息。叹完气,慢半拍的对着岩桥慎一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这副模样真是叫人见笑。
岩桥慎一笑了笑,并不放在心上。
“明天要是不下雨,还能出去玩。”岩桥慎一把啤酒倒进嘴里。
这个糊涂侦探听了他的话,一边期待,一边又开始她的断言,“雷雨不会下一整夜的。”
“嗯。”岩桥慎一听着。
她喝完了啤酒,长舒一口气。低下头,瞧一瞧自己的脚,孩子气的上下晃动着大脚趾和其他四根脚趾。
“大脚趾孤零零的。”她盯着自己的脚趾嘀咕。
确实,穿分趾袜,就把大脚趾和其他四根脚趾给分开了。可对着脚指头说出“孤零零”这样的话,多少可见中森明菜这个人的个性。
岩桥慎一瞧着她无意识晃动的脚趾,把脚伸过去,碰她的大脚趾。中森明菜直发笑,“做什么?”
“跟你的大脚趾交朋友。”他一本正经。
得到这么个回答,中森明菜哈哈大笑。可真的配合他的话,晃动起了脚趾,甚至还借机发挥自己的声优技能。
“谢谢。有你做我的朋友,我就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了。”她捏着嗓子,像个孩子似的在说话。一边说,一边想到在身边的这个人。
因为有他在,因为遇到了他……
岩桥慎一盯着她晃动的脚趾,愈发好奇这双分趾的袜子,低头端详,“这个是怎么穿的?”
中森明菜回过神来,看看他这认认真真好奇的样子,觉得好笑又无奈。
接受了他在有关和服的事情上跟外国人没什么两样这件事以后,中森明菜也就不对他这些肤浅到让人怀疑是在装傻的问题感到奇怪了。
唉,就当他是个外国人好了。……在关于和服的事情上面。
她稍微掀起和服的衣角,露出分趾袜的脚踝,顺带一小块小腿的肌肤,“这儿。”她用另一只脚去碰袜子的脚踝后面,“有固定的夹子。”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岩桥慎一目不转睛,看着她调皮晃动的脚,还有露出来的那一截儿小腿。
中森明菜存心要捉弄他,玩笑着问他,“你要不要看看?”
话说出口,多少又感到不好意思。
她发话,岩桥慎一也不客气,弯下腰,手伸过去,摸了摸她穿着袜子的脚踝。果真碰到了像是夹扣一样的东西。
他手上稍微使劲儿,握住她纤细的脚踝。
中森明菜一低头,看着岩桥慎一的后脑勺,觉得他像是趴在自己膝上似的。自己手里还提着和服的下摆,而他的手正攥着自己的脚踝。
这副情形,让她浑身不自在。像是酒劲儿上来了,浑身发热。
岩桥慎一握着她的脚踝,手稍微往上一点,就是她小腿的肌肤。眼睛往下看,则是她穿着分趾袜的脚。
他看着大脚趾和第二根脚趾之间隔出来的那道缝隙,心里冒出个鬼点子。
中森明菜正走神,冷不丁大脚趾和第二根脚趾之间,忽然被塞进去个什么东西,吓了一跳,下意识蜷起脚。低头一看,是根手指头。
她好气又好笑,又羞又恼,抬起手来,推了那个坏心眼的家伙一把。
岩桥慎一把手收回来,直起身。
这个被暗算了桃浦斯达不肯放过他,啪叽啪叽抡着胳膊打他。岩桥慎一自己理亏,老老实实接着。和服宽大的衣袖在他眼前飘来晃去,宛如衣料上的蝴蝶花纹有了生命。
中森明菜打着打着,开始觉得好笑。一边笑,一边骂他坏心眼。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中森明菜出完了气,一扭头,看看岩桥慎一那张无辜的脸。
明明看着这么稳重的一张脸,心眼却这么坏。中森明菜使劲儿瞄着他,又开始气不过,扑到他跟前,伸过手去,捏住他的腮帮子。
岩桥慎一眨眨眼睛,看着中森明菜这张气鼓鼓的小脸。
理亏在前,做了坏事被讨伐倒也没得说。不过,当中森明菜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他开始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垂下视线,打量她身上的和服,还有腰间的腰带。
不是说很容易起皱褶、腰带也很容易弄开——所以才不让他抱吗?
岩桥慎一想说话,但腮帮子还被她捏着,什么也说不成。他抬起手来,放到中森明菜两只小施惩罚的手上,握住。
她手上本来就没用什么力道,借着这个劲头儿,就被岩桥慎一拿下来,攥在手里。
“你怎么这样啊。”中森明菜软软的抱怨他,不过,到底话里不觉得生气了。
岩桥慎一干脆不接这个话茬,把她往怀里拉。中森明菜闹了一通,反倒泄了劲儿,老老实实被他拉进怀里,靠着他。
两个人一时之间,谁也没再说话。
屋子里安静,喘气声听得清楚。她扭动腰肢,腰带上的鸣虫也吱吱响。
岩桥慎一低下头,亲了亲她的嘴唇。
中森明菜翘起嘴角笑。他看在眼里,又去亲她翘起来的嘴角。越亲,她就越是笑得厉害。
“虫子又在叫了。”
岩桥慎一手放到她和服的腰带上,轻轻摩挲,开始琢磨着要怎么解。
中森明菜“嗯、嗯”点头,“所以雨才一直不下。”
她倒是真敢说。
“明天不下雨的话,打算去哪儿?”
岩桥慎一告诉她,“到伊东和伊豆之间……”一边说,一边动手解她的和服腰带。可解来解去的,完全不得要领。
像个收到了精心包装的礼物,却因为解不开系在包装盒上的丝带而焦躁的小孩。
“不是说腰带很容易就能弄开吗?”
岩桥慎一又想起她白天出门之前的话,问她。
中森明菜想起自己糊弄他的那一大堆有的没的,哧哧笑,按住他的手,“骗你的。”她一边笑一边说,“和服的腰带最难解了,不懂得的人,不管费多大的劲儿都没用。”
“……”
岩桥慎一无语,试探着问:“那女人穿和服时,男人不许看的规矩?”
中森明菜眨巴眨巴眼睛,“那是因为会很害羞。”
“……”所以也没有就是了。
岩桥慎一开始怀疑,今天早上她说的那一大通和服知识,到底有几句是真的,有几句是她在借题发挥,故意捉弄他。
意识到已经露馅,中森明菜开始体会到恶作剧被抓包的感觉。
眼看岩桥慎一开始全方面怀疑,她努力替自己找补,“不过,很容易弄乱、变得皱巴巴,这些可都是真的……”
“……”
岩桥慎一盯着她看。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722. 敬仰之情鑒賞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合作的歌曲,曲子是由森友岚士完成,歌词方面,因为是要跟演歌歌手合作,所以在写的时候,经由酒井政利的介绍,得到了作词家阿木燿子的协助,在森友岚士所写的歌词的基础上进行了改变,并使用了歌谣曲的写作手法。
白 發 皇 妃
阿木燿子和宇崎龙童夫妇,是业内知名的夫妻档,演歌、歌谣、流行,涉猎的范围无所不包,山口百惠的名曲,相当一部分都是这夫妇两个提供。
这次请她协助,还一并把这首歌的设定和安排也告诉她,在这个基础上来进行了创作。
这支曲子的气氛,颇有些忧愁缠绵之感。最终版的歌词还没出来,只是听取小样的阶段,岩桥慎一就为收到这么支曲子感到些许惊讶。
不为别的,就是觉得,森友岚士在曲子里表现出了一种超出“写作业”范畴的、似乎真实发生了的,爱而不得的踌躇。
简直让人怀疑,这个青年真的经历过什么看不到希望、却又不能放弃的苦恋。
渡边万由美形容森友岚士是个脆弱的美男子,每每想起她这个“脆弱”的评语,岩桥慎一都要在心里佩服霸道总裁超群的眼光。
不管怎么说,能拿出这么首曲子,不仅岩桥慎一无话可说,酒井政利听到曲子以后,也对这个青年的创作力赞不绝口。
这位前山口百惠制作人,肯帮忙介绍相熟的阿木燿子这样的名家来协助作词,自然不仅是因为藤彩子的音乐制作现在由他负责。
藤彩子向岩桥慎一行过礼以后,又和森友岚士致意,“请多指教。”
森友岚士更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有点害羞、又有点拘谨,点点头,“嗯”了一声。顿了顿,回过神来,觉得这个反应不礼貌,又欠身,“您请多指教。”
“一点摇滚歌手的样子都没有。”等两边都进了录音间,酒井政利对岩桥慎一吐槽。当然,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台上看着凶恶、台下却害羞腼腆的歌手一抓一大把。
岩桥慎一只是笑笑,“还是要看唱歌时的表现力。”
过后,森友岚士展现出了让酒井政利收回那句话的唱功和表现力。
……
七月,梅雨季还有个尾巴。
刚进七月,不知道着了什么劲儿,一连好几天都阴雨绵绵。中间停一停雨,天空也阴沉沉的。
这样的天气,叫人头昏脑涨。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这样的天气,叫人时刻心存感谢。一边感谢烘干机这伟大发明,另一边替还没有长毛的东西谢天谢地。
连续的阴雨天气过后,这一日云开雨消,来了个难得的超级大晴天。
早上,岩桥慎一从浴室里出来,餐桌那边,已经布置妥当。
上次去大阪时,寺田光男许诺的他母亲送的干货,过后按期被他带着上京,又在今天早上,被中森明菜细心烹饪过、摆上餐桌。
托干货社交的福,射乱Q那几个染着各色各样头发、看着不像是正经人的青年,时不时就得背着一包干货上京,辛苦塑造的型男形象,在干货袋子面前荡然无存。
这包干货照例被寺田光男给带去代代木的录音室。上次订购的一大包才过去没多久,立刻又拿来一包,录音室上下都被岩桥慎一家里干货消耗的速度给惊呆。
打工小妹冈田有希子过去时,看到那新一包的干货,在惊讶之余,更加崇拜岩桥慎一了。
岩桥桑果然是个厨艺高手!
第一次见到这情形时还知道隐藏,第二次见到这么一包干货,冈田有希子的敬仰直接写到了脸上。
岩桥慎一接收到冈田有希子的崇拜目光,除了装傻别无第二个选择。看她那副模样儿,岩桥慎一如果敢客气一把说要请她吃饭,她就敢答应着到他家来洗盘子。
如果自己真是个料理高手还另说,既然是误会……就一定要少说话。
嘴巴要像蚌壳那样紧。
中森明菜说到做到,说好了不要就是不要。不过,两个人说好的除了不送干货给她,还说好了,等她到岩桥慎一这儿来的时候用掉它们。
不能把干货送去她家,就只能等着她来他的家。
办法总比困难多,绝不能把干货给浪费掉。
久违的大晴天,岩桥慎一一早起来神清气爽,中森明菜更是劲头儿十足。三下五除二吃完早饭,兴冲冲跟他提议,把被子拿去阳台晒一晒。
“等我走的时候,再替你收进来。”她想的倒是够周到。
今天,中森明菜午后才工作,听话听音,自然是先给岩桥慎一收拾完屋子再回去。这个商店街孩子,最喜欢整理房间,什么都弄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难得的晴天,要是不清扫整理屋子的边边角角,不把被子拿出去晒一晒,仿佛就少了点什么。
“行啊。”
岩桥慎一看她这么劲头儿十足的要整理家务,肯定不可能给她泼冷水。
他越是随便她东一下西一下的在他家里折腾,中森明菜就越是觉得心情愉快,一点也不觉得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是无聊的事。
倒不如说,她心里就期待这种在他家里整理的自由。
不过,今天一大早就兴奋十足的中森明菜,显然不只是因为能在大晴天放开手脚收拾屋子。
我自逍遥道 寄望
岩桥慎一吃完早饭,看看时间,准备上班。
出门之前,中森明菜高高兴兴的和他约定,“明天见~!”
岩桥慎一答应着,“我回来收拾行李。”
中森明菜“诶”了一声,拿眼睛瞄他,“还没有开始收拾吗?……可别忘记东西哦。”
“忘不了。”岩桥慎一觉得她这副模样又孩子气又好笑,忍不住逗她,“今天晚上可别睡不着。”
只有远足前一天期待又兴奋的小学生才会睡不着。
中森明菜心里补齐岩桥慎一要说没说的话,鼓起一边腮帮子,眯着眼看他,“才不会。”
岩桥慎一见好就收,和她说,“我出门了。”
……
两个人事先约定过要在七月出去玩一次,明天下午是出发的日子。
梅雨季还没结束,一进七月,接连阴雨连绵。尽管定计划的时候就考虑到会有这样的情形,但是,出发前一天是个大晴天,还是让中森明菜为此感到欢欣雀跃。
明天是星期四,两个人要去伊东的山里住两天。
中森明菜有两天假期,六月底,定了要一起出去玩以后,岩桥慎一去调查了离东京不是、太远、又能安静度假不被打扰的地方,拿给她看。
定了地方,岩桥慎一把手头的工作放了放,配合她的时间,提前空出了行程。
这个月十三日是她生日,但她生日当天反而有工作,不一定能在一起庆祝。先一起出去住两天,多少也算是庆祝生日的一环。
而且,七月中旬,她生日以后没几天,接着就要为企划专辑进录音棚。
到时,就要一口一个岩桥桑、一口一个明菜桑的互飙演技了。
大晴天叫人心情愉快,岩桥慎一出了门,先去公司,午后再去索尼的录音室。今天,藤彩子没到场,只有BOLAN在这儿录伴奏音轨。
岩桥慎一跟酒井政利都到场,跟三个青年斟酌着应该如何编排。
六月底,双方都到场,合录了一次音以后,七月二日,又录了一次。前期的阶段,基本上都是在相互试探、看一看能打磨到什么程度。
能被选中唱演歌的歌手,就没有唱功差的。再不济,也比流行歌手唱得好。
但反过来说,流行音乐歌手,比起唱功、更重要的是辨识度。因为流行音乐是可以被模仿的,所以差一点也无妨。但演歌是要观众坐在台下静静欣赏的,所以就不容许有瑕疵。
森友岚士唱功扎实,倒也叫人放心。
风格相差太多的合作,格外要注重沟通。这也是为什么这支合作曲的录音进度不快的缘故。歌手和歌手之间沟通,歌手和制作人也要沟通。
这样的情况下,尽管唱功更强的是藤彩子,但表现更好的却是森友岚士。
写出了这首哀愁缠绵的曲子的森友岚士,在录音的时候,再一次让岩桥慎一在心里暗戳戳觉得,这个青年该不会真的在别人不知道的角落有过这么一次无望之恋吧?
继承者驾到:校草,闹够没!
当然,只是暗地里想想。
感情经历神秘空白的森友岚士表现不错,相比之下,反而是藤彩子还处在要摸索的阶段。
……
星期三的大晴天过去,到了第二天,一早却又开始阴天,一副随时有可能要落雨点的模样。
岩桥慎一出门之前,把昨天晚上整理好的旅行包带着,放在后备箱里。今天上午,要先去一趟东芝EMI的录音室,跟“太妹刑事”们先见上一面。
萌萌哒包子脸的坂本冬美——今天再见面,突然发现她的包子脸小了一圈。人一瘦,看着秀气了。
“从收到完整的企划开始,我就在减肥了。”坂本冬美见了岩桥慎一,对着他说。
她叹口气,认认真真的和他倒苦水,“本来唱偶像歌曲就很害羞了,没想到同台的对象还是南野阳子酱和浅香唯酱那样的偶像,混在她们两个身边,实在太不好意思了。”
“没问题的,坂本桑有坂本桑的可爱。”岩桥慎一鼓励她。
坂本冬美听他这么说,忍不住笑起来,但到底松了口气、或者说不好跟他计较,转而告诉他,“帮助我减肥的人是真奈美——”
想起岩桥慎一未必知道藤彩子的真名,又改口,“藤彩子酱。”
“彩子酱还帮我看减肥食谱,每天叮嘱我要好好吃饭。”坂本冬美说。
岩桥慎一听着,“知道了藤桑的另一面。”
“别看她那个人好像难以接近的样子,其实人又热心肠、又天真开朗。”坂本冬美说的,和岩桥慎一见过的藤彩子,仿佛不是一个人。
南野阳子和浅香唯差不多同时过来,两个女孩进来的时候还在说话。看样子,关系不至于差。
两个女孩差不多同时出道,又一前一后,都靠着《太妹刑事》走红,平时难免也会被放在一起讨论。不过,双方对这一点都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反过来说,正因为既不在意《太妹刑事》的标签,也不介意跟同一系列的电视剧女主角同台,所以这次的邀请才会如此顺利。否则,至少有一边会反对这个企划。
最大的阻碍都仓俊一,也不是因为不想让她们同台才反对。
南野阳子的唱片公司是索尼,浅香唯的唱片公司是蜂鸟唱片。这家唱片公司是由原先华纳那边的一部分人独立出去以后成立的新公司,浅香唯是他们的王牌。
两个女孩差不多前后脚出道,走红的程度也差不太多。不过,南野阳子要比浅香唯年长两岁,按说,该让南野阳子先开口说话。
不过,个性更活泼的浅香唯却先开了口。
浅香唯个子小小一只,事务所对外公布的身高数据是151公分,但实际上看似乎还要娇小。刚出道时,是个一脸婴儿肥、看着像个小学生的小孩子,现在张开了,五官秀气、十分可爱。
岩桥慎一还是头一回跟浅香唯见面。
偶像在面对着制作人的时候,礼仪都无可挑剔。浅香唯鞠躬行礼,自报姓名,向岩桥慎一问好。
和她一起低下头的,还有随行的经纪人。
跟浅香唯打了招呼,他又把目光落到南野阳子脸上。
南野阳子个性颇为温和,浅香唯抢个先,她就耐心等一等,在一边默默看着岩桥慎一。一边悄悄端详这个年轻制作人,一边把他和自己脑海中的“岩桥桑”的形象对号。
她想起曾在冈田有希子那里,听过很多关于“岩桥桑”的事。
岩桥桑是厉害的制作人、岩桥桑头脑超好、岩桥桑人很温柔……托冈田有希子的福,南野阳子也单方面和岩桥慎一挺熟的。
没想到,会有收到他的邀请的这一天。
正想着这些,岩桥慎一突然看过来。两人的目光刚好碰了一下,南野阳子没忍住,露出个笑容——
然后,立刻反应过来,就着这个笑容,向岩桥慎一鞠躬:“您好,岩桥桑,我是南野阳子,请您多关照。”
“您好,南野桑。”岩桥慎一欠欠身,还了个礼。
然后,他又跟南野阳子和浅香唯的经纪人交换了名片。